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12章 得妻如此

第1112章 得妻如此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12章 得妻如此

    “你们要带我妻子去哪儿?”

    封行朗是不可能让这群兵痞子将自己的女人独自带离他身边的。

    “不关你的事!”

    为首的迷彩服似乎有些不耐烦。这来来回回的折腾,实属军命难为。

    迷彩服此言一出,就惹得封行朗暴怒而起,径直踹踢了那人一脚。

    “她是我老婆,你说关不关我的事!”

    封行朗的戾气说来就来。一时间将本有的冷静和城府统统抛之脑后。

    或许他这一刻的毛躁,还跟严邦的生死难测有那层密不可分的关系。

    “咔哒”几声,所有上膛了枪口都对准了封行朗的脑袋。

    “别开枪!我跟你们走!”

    雪落连忙挤了上前,抱住了丈夫的劲腰,阻止着他有可能的再次不冷静举动。

    “雪落……”封行朗厉呵。

    “行朗,你放心吧,他们是不会伤害我的。我去去就回。”

    雪落安抚着封行朗生怒的脸颊,“相信我,绝对不会有事儿。你也想早点儿回家看到诺诺吧。”

    “我陪你一起去!”

    封行朗还是不放心女人独自被带离。

    “把他关进去!”

    以一搏一,受了伤的封行朗未必有胜算,更何况他们三个还是强强联手。枪托重重的砸在封行朗的后颈上,他整个人立刻疲软了下去。

    “别打了……别打了!我跟你们走!快别打了!”

    雪落惊呼着,上前想护住挨打的丈夫,却被为首的迷彩服紧紧的拽住。

    半昏厥的封行朗被拖了进去,雪落也只能跟他们离开。

    刚出底层船舱,雪落便看到有个人堵拦在出口处。

    来人逆光而立,清瘦的身型有些书生意气。

    “雪落……”方亦言主动喃唤了雪落一声。

    雪落只是淡淡的看了来人一眼,便低下头来。事到如今,她似乎并不想跟方亦言多说什么话了。

    “我知道你在恨我……”

    “我为什么要恨你?其实我们都是受害者!方伯母的死,谁都不愿看到的。”

    想到被关在底层船舱里的丈夫封行朗,本不想开口的雪落,还是逼迫着自己跟方亦言‘敞开心扉’的交谈起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以求全。

    “雪落,我真的很抱歉……我不知道我父亲他……”

    方亦言欲言又止。

    “方大哥,我能理解方伯父的所作所为。我想方伯父也是护子心切,爱妻心切吧!”

    雪落尽量的压制着心头的怨怒,将口气一再温婉。听上去格外的懂事温顺,能设身处地的为他人着想考虑。

    方亦言微微叹息一声,“雪落,我会劝说我父亲放走你跟封行朗的。”

    “那我就先谢谢方大哥您了!”雪落恭谦的说道。

    “雪落,我们之间……”

    “言公子,将军要见林雪落。再耽搁下去,可就不好了。我们也无法交待的。”

    为首的迷彩服叫停了方亦言继续的表白,并强行将雪落带离。

    “雪落,你先顺着我父亲的意……我会想办法救你和封行朗的!”

    身后,传来方亦言的叮嘱声。

    雪落淡淡的勾了一下唇角:自己还不够顺他们父子俩的意么?他们一家人的自尊都已经被践踏在姓方父子的脚下了。

    不满又如何?生怨又如何?不想见又能如何?

    为了丈夫封行朗,雪落再一次的挺直了自己的脊梁。

    “方将军,您找我?”

    雪落主动的先开了口。

    她的声音依旧温婉清和,如一抹沐浴在阳光中的暖风,让人听着着实的舒耳。听不出一丁点儿的情绪和愤怒之意。

    “雪落,坐吧。”

    果不其然,方父十分喜欢这样温婉姿态的雪落。不抵触,不对抗,一副逆来顺受的弱弱模样。

    待遇明显的有所提高,直接从跪提升至坐。

    “听说,你当初是被夏家逼婚,才嫁去封家的?”

    方如海押了一口茶水,继续说道,“我还听说,你当初嫁的是封家老大封立昕,后来又被封家老二封行朗抢了婚?”

    这世间的以讹传讹,就是这么来的。不过这故事还是传得挺戏剧性的。

    其实也差不多。因为连雪落自己当初都以为嫁的是封家老大封立昕。

    见雪落不吱声,便以为她是默认了。

    “这个封行朗,竟然如此不仁不义的抢了自己大哥的女人?你就这么从了他?”

    方如海言语中竟有了埋怨雪落不忠贞于封家老大封立昕的意思。

    雪落默了一会儿,应该是在酝酿什么,然后才缓缓的抬起头来,迎上方如海微显埋怨的眸光。

    “方伯父,我想请求您将封行朗给放了!”

    不等方如海回绝,雪落又急声分析,“如果您把封行朗给放了,我想河屯应该就不会一直对舰艇穷追不舍的!方伯父您位高权重,也不想跟河屯一个恶徒扯上更深的关系!”

    雪落一下子便说到了方如海最忧心之处。

    只要封行朗还在他的舰艇上,想必河屯一定会穷追不舍的。以河屯那非直系皇室公爵的身份,还真不好对付。要是闹大了,他也不好跟上头交待。

    “你觉得我把封行朗给放了,河屯就能善罢甘休了?不是还有你这个儿媳妇在么?刚刚挑选人质的时候,河屯可是连他亲儿子都没选,而先选的你呢!”

    方如海又抿了一口茶水,“可见你在河屯的心目中,还是相当重要的。”

    “方伯父,我有办法让河屯带着他儿子和孙子先离开,不再追踪这艘舰艇。”

    “说来听听。”

    ……

    ******

    看着沉沉昏睡中的丈夫封行朗被捆绑在了皮筏艇上丢下海去,雪落的眼眸瞬间红润了。

    她知道丈夫不会同意先行离开,才会出此下策的给他打上了足够昏睡3天的药剂。

    封行朗已经受了伤,再也经不起这群兵痞子折磨了。

    就让她一个人留下来为方伯母守灵三日吧!

    再则,方伯母的死跟自己一家的确有无法抹掉的纠葛,三日的守灵,也是她林雪落应该做的。

    从海里捞上儿子封行朗,在看到儿媳妇林雪落留下的便签后,河屯果然让人调转货轮朝申城方向极速驶靠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