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11章 大邦邦死掉了

第1111章 大邦邦死掉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11章 大邦邦死掉了

    曾经,严邦也做过他的主子。

    可现在,他却效命于丛刚!

    其实卫康一直就是丛刚的人,只是严邦当时没有能及时发现罢了。之后又阴差阳错的被封行朗从严邦身后给要走,最终又回到了丛刚的身边。

    要说卫康是否忠诚,那是毋庸置疑的。他从没有背叛过丛刚!至于封行朗那边……

    之所以会瞄上严邦一眼,并不是说卫康对严邦怀有仁慈之意,而是觉得这一回,严邦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堂堂的申城地头蛇,竟然要葬身在这茫茫大海里……想来难免凄惨了些!

    要不是因为封行朗那个‘祸害’,恐怕严邦在申城会活得分外的有滋有味儿才对。

    也正是因为封行朗那个‘祸害’,自己的boss才会畏首畏尾,在申城东躲西藏;还要时不时的看河屯父子的脸色行事。

    严邦伤得不轻,虽说不至于立刻丧命,但他的行动敏捷度已经是大打折扣;

    无论是河屯一派,还是丛刚这帮人,都不会带上严邦这个累赘。而且也没有带上他逃命的理由!

    他们只有要除之而后快的理由!

    所以,将身受重伤的严邦留在游轮上任其自生自灭,那是必然的了!

    河屯没给严邦从背后来上一枪,已经算仁慈的了。

    “义父……”

    邢老五冲了进来,跟河屯一通利落的西班牙语。大意跟卫康所说的差不多:方如海的舰艇正朝他们横冲直撞过来,邢老五在询问是否要避让。

    “将游轮自动定航,朝方如海那个老东西的舰艇直接撞上去!我看他避不避!阿朗他们已经不在甲板上了,正面的碰撞力应该不会伤到他们的。”

    河屯也是个争强好斗的主儿。要不是顾及还在舰艇上的儿子和儿媳妇,他肯定让人在游轮里埋上一堆的炸药。

    “好,我这就去安排。”邢老五应声去了驾驶舱。

    “义父,快艇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从后舱门撤离。”

    邢十二从河屯怀里接过小十五,以便让河屯的动作可以迅捷一些。

    可小家伙却突然大嚷大叫了起来,“大邦邦呢?大邦邦哪里去了?”

    “管他干什么?”

    提及严邦,河屯便气不打一处来。言亦自然就生厉了一些。

    “我答应过亲爹,要照顾好大邦邦的!义父,我们必须把大邦邦带上一起走!”

    小家伙扭动着小身子,想从邢十二的怀里挣扎下来。

    “严邦他就是个变态!他对你亲爹有非分……”

    河屯欲言又止,“反正你只要知道他不是好人就对了!他死有余辜!”

    “不行!大邦邦是好人!我们不能丢下他!大邦邦……大邦邦……”

    林诺小朋友挣扎不开邢十二的禁锢,只能扯着嗓门儿朝甲板方向大声嚷叫道。

    严邦的唇角上扬着一抹温馨的笑意,慢慢的在他那张疤痕满布的脸上扩散开来。

    他听到了小东西在喊他;也听到了小东西跟河屯的争执……

    一句‘大邦邦是好人,我们不能丢下他’,便足够了!

    没白宠这小东西,也没白宠那个大东西!

    以严邦当时的受伤状况,俨然不可能追上河屯他们,抢下一艘快艇自行逃离的。

    随着小家伙喊叫声越来越弱,想来他们已经上了快艇准备逃离即将被舰艇撞上的游轮了。

    邢老五跟邢八押后。

    “严邦,你的死期到了。”

    邢老五举起手中的枪,抵上了严邦的脑门。那蹩脚的中文,听得人直犯尴尬症。

    严邦冷冽着眼眸迎上邢老五那张横肉丛生的脸,“老子会记住你这张丑脸的!”

    “我来吧!你去替义父他们先将快艇推远一些。”

    邢八从邢老五手上夺下手枪;邢老五嘴巴里嘀咕咒骂了一声,便拔腿去追河屯一行人。

    严邦扫了邢八一眼,没吭声。视死如归似的冷沉着,他是不可能向邢八开口求饶的。

    枭雄落寂?

    一派冷凄!

    微微浅叹,邢八将手里的枪口调转了个方向,将枪托递给了严邦。

    “这枪给你防身!游轮快沉了,你……只能自救了!”

    邢八一个附身倒挂,用短刀从船舷上割下一个救生圈丢来给严邦,“祝你好运!”

    言毕,邢八便转身离开。

    邢八知道严邦不会朝他开枪。即便严邦真开枪了,也伤不到他。

    严邦朝邢八的后影举起了枪,却又干涩的笑了。

    是因为见他横竖都是一死,才对他如此的仁慈?

    “轰隆”一声巨响,游轮的船头和甲板被炸得碎块四溅。

    舰艇避开了舰头,却无法避开舰尾;无奈之下,只能选择炸毁横冲直撞来的游轮。

    又是几声连续的爆炸声后,游轮被冲天的火焰给整个的吞噬。

    舰艇冲出了集装箱货轮的包围圈,朝东南方向极速航行,想用最快的速度摆脫掉货轮的追逐和围攻。

    在一艘货轮的庇护之下,快艇航行出了安全的距离。

    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盯看着那冲天的火光,小家伙整个人都蔫下来了。

    “老十二,你说大邦邦会不会死掉啊?”

    “当然会死掉!他又不是神仙,插不了翅膀,上不了天!”

    对于严邦的生死,邢十二只是诙谐侃谈。

    “死掉了正好!肮脏的东西!”河屯冷声低斥。

    “你们都好讨厌!”

    小家伙嗷嗷的厉叫起来,“为什么要大邦邦死?大邦邦是好人!”

    “你一个小p孩子懂什么?!严邦死干净了,你们一家才能安宁!”

    河屯不满孙儿小十五对严邦的挂念和评价。

    “我亲爹让我照顾好大邦邦的……现在大邦邦都被你们害死掉了!”

    小家伙任性的推搡着抱住他的邢十二,整个人变得燥燥的。

    “是他自己自寻死路!敢惦记我河屯的儿子……找死!”

    河屯又是一声谩斥。也不方便跟才6岁的小东西多解释什么。

    “你们为什么不救大邦邦?为什么不把他带上快艇?你们都是坏人!见死不救!”

    小家伙叫着叫着,就哽咽了起来,“老十二,你快去救救大邦邦吧……说不定大邦邦还没死掉!大邦邦那么利害,他不会那么容易就死掉的!”

    “那么大的游轮都被炸成碎块了,严邦怎么可能还没死掉?!说不定早已经烧焦喂鲨鱼了!反正就是活不了了!”

    邢十二抱紧嗷嗷直叫的林诺小朋友,系上了牵引绳登上了最近的一条货轮。

    “你不救拉倒,我让大毛虫去救!”

    等林诺小朋友转过身时,丛刚跟卫康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大毛虫呢?大毛虫又去哪里了?”小家伙喃喃的问。

    “行了十五,别再给义父添乱了。义父还要想办法救你亲爹和亲妈呢!”

    邢八从邢十二怀里抱过又哭又嚷的林诺小朋友。

    “老八,我再也不喜欢老十二了……”

    “呵,你这是要移情别恋的喜欢你八哥了?”

    邢八亲了直嚷嚷的小家伙一口,“八哥我实在是……太受宠若惊了!”

    “那你去救救大邦邦好不好?”小家伙乞求道。

    “你八哥可没那个本事!”

    邢八含糊其词一句,便将林诺小朋友给打发了。

    刚刚几声剧烈的爆炸声,即便是关押在低舱里的封行朗也能听得到。

    从舰艇的晃动和震颤的幅度来看,应该是近距离的爆炸点。

    封行朗贴在舱窗口向走廊里张望,只能看到透进走廊尽头处的少许光亮。

    “行朗,是不是河屯他们的游轮出事了?”雪落连忙靠过来问。

    “应该是的。”

    封行朗敛沉着眼眸,满染着担忧之色。

    “那诺诺他……”

    雪落慌张了起来,双手本能的紧紧抓住了丈夫封行朗的腰际。

    “诺诺应该不会有事儿。河屯和丛刚他们会知道弃游轮逃命的。”

    封行朗知道有邢十二和丛刚他们在,一定会保全儿子封林诺的安全。

    这一刻他最担心的,却是严邦!

    或许当时用方亦言去交换严邦和诺诺,是河屯不得已而为之;

    但如果河屯他们真要弃游轮逃离,就绝对不会带上严邦一起逃命了!

    无论是河屯也好,还是丛刚也罢,都只有想干掉严邦的动机,却没有会救他的理由。

    而严邦又受了那么重的伤……这一回恐怕是必死无疑了!

    难道自己不该选择让严邦先逃离这艘舰艇?将严邦丢去了一个更危险的境地!

    “都怪我,不该去招惹姓方的这一家人!”

    心神不宁的雪落,又是思过又是埋怨,“这姓方的堂堂一个少将,竟然也能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来!连个孩子他都不肯放过……”

    封行朗将泣诉中的女人轻轻揽进自己的怀里,“现在埋怨这些也迟了!也不知道姓方的接下来会拿我们夫妻俩怎么着!但愿不会真要我们的命!”

    封行朗到不是真担心自己跟女人的安危。他清楚方如海并不会将事件闹到鱼死网破的地步。

    最多也就是给他儿子出出气,给他女人守个灵。

    至于最后会不会放他们走,又或者是怎么放,那就得看外界对他的倒逼程度是大是小了。

    ‘吭啷’一声,船舱门被打了开来;又是那四个迷彩服。

    “林雪落,跟我们走一趟。”

    这一回,为首迷彩服只提了林雪落,却没有要让封行朗跟着他们一起同行。

    封行朗横在了妻子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