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05章 不要……不要!

第1105章 不要……不要!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05章 不要……不要!

    封行朗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他紧拥着怀中的儿子,厉眸看向方父,“没想到你一个堂堂的少将,竟然发难她们母子?!”

    见丈夫封行朗动怒,雪落连忙迎上前来,打断了丈夫的斥问。

    “我跟诺诺来祭拜一下方伯母,也是应该的!”

    雪落觉得,一个少将再如何的专横,也不会为难妇孺的。

    雪落的懂事,不由得让方父多看了她一眼。

    那眸中的深意好似还挺满意他儿子方亦言看上的女人。

    方父和方母的婚事,本是被父母包办的军婚;而方父当年却心有它属,以至一直远赴军区从而故意冷落方母。方母是个懂事的女人,为了维护军婚,维护方家的颜面,亦为了维护自己做为妻子的自尊,身怀有孕的她便远赴它乡,独自生下儿子方亦言……

    因为对妻儿深深的愧疚,使得方父铤而走险的想为他们母子讨回一个公道。

    “伯母,雪落来看你了。”

    雪落径直走到方母的遗像前,缓身跪了下来。

    “伯母,谢谢您这么多年来对雪落的厚爱……可雪落还是辜负了您!”

    雪落轻声的诉说,将在场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了下来。

    封行朗这才得以将儿子诺诺抱稳在自己的怀里,宠爱的亲了又亲。

    “有因才有果!伯母,这一切都是我跟亦言大哥的错……我们当初不应该假扮情侣来欺瞒您!其实亦言大哥只是想让您的病情能够好转起来,让您开开心心的多活上几年,好陪着他……亦言大哥从小就很孤独……他太需要您关爱他了!可谎言毕竟是谎言,终究会有被揭穿的那一天!”

    雪落的这一哭诉,听起来像是在忏悔,实则是在替丈夫和儿子叫屈;同时也在提醒方父,他曾经犯下的过错。

    方父眼眶泛着红润,久久的沉默着。

    “诺诺,来给方奶奶磕个头。”

    雪落转身过来,朝着儿子林诺召唤。

    “亲儿子不要!”

    小家伙赖在亲爹封行朗的怀里,说什么也不肯下来去跪拜一个相框里的人。感觉得太奇怪了。

    妻儿虽说被掳了来,但妻子看起来周身无恙,儿子更是活蹦乱跳的;想来这般兵痞子应该没有为难她们母子二人。还算有最起码的道德准线。

    封行朗听得出妻子的良苦用心。她想委曲求全着大事化小。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再则,方母的去世着实是件悲凉之事,能化解方父心头的怨气,使得他们一家三口平安的离开这艘军舰,那才是雪落最终想要的结果。

    至于跪拜一个已世的老人,也算是人之常礼。

    “诺诺,跟亲爹一起,去拜拜那个老奶奶,好不好?”

    封行朗柔声劝说着埋在他肩窝里不肯抬头的小家伙。

    “不好!是这个老奶奶自己摔跤吐血的,亲儿子没有错!”

    在林诺小朋友的认知里:如果给这个老奶奶下跪了,那就是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小东西并不觉得自己维护自己亲亲妈咪有什么错!

    “诺诺,死者为大。这是一种礼貌。”

    封行朗用余光扫到方父那张越来越阴沉的国字脸,便强行将怀里的儿子一起抱到灵堂前,有些屈尊的跪了下来。

    如此的委曲求全,完全是为了怀里的小东西。

    封行朗清楚:如果自己不够低姿态,不够诚意,这个姓方的老家伙很有可能让他的警卫们逼迫他们父子下跪祭拜;

    既然横竖都是要祭拜的,封行朗着实不想让儿子看到自己这个亲爹被痛打到下跪。

    在丈夫封行朗怀抱着儿子跪下的那一刻,雪落的泪水便涌了出来。

    要是丈夫打了方亦言有错,那10天的拘留,已经算是惩罚了;

    可现在却要如此的屈辱!

    要知道丈夫可是那般倨傲的男人!

    “你们一家三口,好好的跪在芳梅的灵堂前忏悔思过!守灵三日!”

    方父沉甸甸着声音,“要是你们有任何的不敬之举,就是在自取灭亡!好自为之!”

    林诺刚要开口驳斥,便被亲爹封行朗严严实实的捂住了嘴巴。

    守灵三日,也就意味着这三日他们一家三口应该是安全的。

    而有了这三天,应该足够他们赶来这片公海了。

    二百海里,差不多是三四百公里;一艘现代化的游轮,最高时速能达到二三十节,也就十来个小时……可这都快四十小时了!那家伙在磨叽什么呢?!

    不过也是,如果没有充分的准备,贸然前来,也只是多了几具炮灰而已!

    只是那家伙会如何备战姓方的这个老家伙呢?一艘军舰,并不是一般人能抗衡的!

    但愿那个家伙能聪明点儿,不要把他自己送来当炮灰!

    就在封行朗沉思之际,一个迷彩服走了进来。

    “那个孩子,也得跪好!”

    这一吼,直接触及了封行朗的底线。

    “太过分了吧?!他只是个孩子!”

    封行朗低厉一声,将怀里的儿子拥得更紧。

    “必须跪好!否则,就把你们三个分开关着跪地守灵!”

    为首的迷彩服不近人情的威吓。

    “你敢!”

    封行朗有些失控。他都已经委曲求全的下跪了,现在竟然还要逼迫他才6岁的儿子!

    “诺诺!过来妈咪这里!方奶奶是长辈,我们一起祭拜她。”

    眼看丈夫封行朗濒临发怒,雪落连忙挪过来想抱走儿子林诺……

    封行朗坚持着不肯放手;雪落的目光一柔再柔,她希望丈夫封行朗能够读懂她!

    她想提醒封行朗知道:要是把他们一家分开关,情况只会更糟糕!

    “诺诺……听妈咪的话。乖,来妈咪这里!”

    雪落温柔的坚持着。

    艰难无比,可封行朗却不得不放手!

    他清楚自己一时的于心不忍,或是怒发冲冠,只会让他们一家子陷入更困苦的境地。

    一个父亲的挣扎与无奈!

    封行朗的唇片被自己的牙齿咬得泛白,然后血痕隐现。

    “妈咪……为什么一定要亲儿子跪啊?”

    林诺小朋友哼哼卿卿的,“亲儿子一点儿都不想跪!”

    “诺诺乖,看在这个奶奶曾经视妈咪如亲生女儿的份上,替妈咪向奶奶尽孝一回,好不好?”

    雪落柔声的安抚着儿子。

    “那好吧……”

    小家伙这才闷闷不乐的点点头,勉为其难的跪了下来。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儿子被这群兵痞子给逼迫到下跪,封行朗的心被生生的拧疼。

    随之积聚起的,便是那满腔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