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101章 换个人继续打

第1101章 换个人继续打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01章 换个人继续打

    再则,想必严邦也十分乐意替他封行朗挨了一顿打!

    “慢着。”

    突兀的,封行朗叫停了正押走严邦的三个迷彩服,“我要见你们少将。”

    为首的迷彩服顿下脚步转过身来,斜目睨了封行朗一眼,“我们方少将说了:现在还不是时候!”

    “现在不是时候?”

    封行朗清冷着声音追问,“那什么时候才是时候?”

    “等人到齐了,方少将会来提人会面的。”

    为首的迷彩服丢下这句很有信息量的话,便带着严邦离开了。

    等人到齐了……什么意思?

    换句话说,现在只有他封行朗在这里,还不算人全?

    那姓方的要等到人齐……究竟是要等谁?

    打他儿子的是他封行朗;而导致方亦言母亲急火攻心去世的,是……

    隐隐约约,封行朗似乎有些不好的感觉,整个人开始忧心忡忡。

    不过封行朗还是不愿往最坏的方面去想:毕竟方父是军中的少将,在军队里严明的纪律之下,应该不至于发难一个才6岁的小毛孩子!

    那他要等的人是谁呢?

    封行朗变得焦躁了起来。

    大概半个小时后,严邦骂骂咧咧的声音由远及近,还有那些兵人整齐划一的脚步声。

    ‘哐啷’一声,船舱门从外面打开;封行朗试探着冒险突袭,却被黑洞洞的枪口顶了回来。

    这帮人,都是训练有素的兵家伙;他们的反应敏锐程度,要远比正常人快捷很多。

    所以封行朗想突袭,或是抢夺他们的配枪,无疑都是不明智的自讨苦吃。

    严邦被丢了进来。看不出身体上有明显的受伤,只是嘴角溢出了少许的血迹。

    看来他们打人的手段还是相当高明的。应该平日里没少当打人的刽子手。

    “啐!”

    严邦粗鲁的朝丢他的那三个迷彩服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

    “你怎么样?”

    封行朗上前来扶住打晃不稳的严邦,并没有叫唤严邦的名字。

    “我没事儿!”

    严邦安抚了封行朗一声后,又朝那三个迷彩服骂骂咧咧,“老子都给你们记下了!小心点儿,下次要是落到老子手上,一定十倍奉还!”

    见严邦骂人时还能中气十足,应该没受什么很严重的内伤。

    想来论起挨打,的确是严邦更适合一些。

    就在封行朗以为这帮兵痞子打完人就会离开时,却没想……

    “轮到你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为首的迷彩服朝着封行朗厉声冷呵。

    “什么意思?这封行朗,你们不是已经打过了么?”

    封行朗刚刚还在腹诽:这群傻兵崽子还真好糊弄。现在看来,他们并不傻。

    “我们少将说了:宁可错打,也不能错放!”

    为首的迷彩服冷森森的哼哼一笑。好似在说:跟我玩手段的下场,就是两个都得挨顿打。

    “你们不能动他!”

    严邦立刻横身过来,将封行朗拽到了身后,“要打就打我吧!老子就陪你们玩个够!”

    “别着急。你们两个,一个一个轮着来,直到你们没力气顶撞为止!”

    为首的迷彩服并不着急,也不气愤。在用他极度的好耐心和好脾气在打磨严邦和封行朗两人的戾气。应该是他惯用的手段,去教育那些违背上级命令的刺头儿。

    微顿,又补充上一句,“我最喜欢像你们这样的刺头了!”

    “这封行朗你们打也打了,为什么还要牵连无辜?”

    封行朗冷嗤一声,“难道堂堂的少将,平日里就是这么办冤假错案的?”

    “封行朗,你在出手羞辱并殴打我家少将的公子时,就应该想到:终究会有这么一天,你也会被人肆意殴打!这便是因果循环的报应!”

    迷彩服的话,让封行朗小怔了一下。

    或许,自己真的在申城横行霸道习惯了。

    只是封行朗依旧觉得:方亦言那个伪君子该打!如果有下一回,姓方的还得挨打!

    见封行朗要被他们强行带走,严邦不顾一切的冲上前来想抢夺其中一个迷彩服身上的配枪……

    “咔哒”一声,那是枪支上膛的声音。

    “再敢动,你们两个都得死!”

    对于严邦来说,只要能跟封行朗在一起,死在哪里都是无所谓;

    可封行朗却不想死。他可是有老婆和孩子的男人!他可不想别人睡了他的女人,然后还打着他的娃。

    “行,我跟你们走!想必你真要了我们俩的命,怕也不好跟你家少将交待吧?”

    “看来,你叫封行朗无疑了!果然是个奸诈之辈!”

    “……”

    封行朗只是没想到自己的名声,竟然比自己这张俊逸非凡的脸传得还要响亮。

    ******

    万幸的是:这帮迷彩服并没想要封行朗的命,也就没有真往死里打。

    封行朗被丢进来的时候,四肢尚得活动自如;只是那满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疼。

    “朗……朗……怎么样?”

    严邦将封行朗的身体小心翼翼的放平在地面上,“打伤哪里了?”

    “没……没事儿……还死不了!”

    封行朗的气息有些粗重,“它娘的,这群兵痞子……真会挑地方打……还真它妈的疼!”

    严邦解开了封行朗身上的衬衣,开始用指腹和手掌测探有可能被打伤的器官。

    封行朗吃疼的微眯起眼眸,看着严邦那心切的神情,苦涩的笑了笑。

    “这帮狗东西应该早就知道我是封行朗了……害你白白挨了一顿打!”

    “他们打伤不了我的!到是你……挨疼了吧?”

    严邦刚刚挪了一下封行朗的左腿,他便吃疼的闷哼了一声,“别动!疼!”

    新伤加旧伤,看封行朗熬疼的样子,应该是旧疾复发了。

    “一帮狗x的!别落到老子的手上!一定让他们生不如死!”严邦又是几声骂骂咧咧。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从船舱窗口外丢进来一个饭盒,还有一瓶饮用水。

    “喂,我们两个人呢!”严邦冲着舱门喊了一嗓子。

    “只要饿不死你们,就已经够开恩的了!怎么,你们还想吃饱啊?”

    看着那一盒子米饭,以及仅有的一瓶水,封行朗心间涌上了无尽的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