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97章 今晚,要起风了

第1097章 今晚,要起风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97章 今晚,要起风了

    没等来老婆孩子给自己送爱心饭,封行朗也没有亏待自己的胃。

    便跟着严邦一同吃起从御龙城里送来的大厨级美味菜肴。

    一饱口福下的胃是舒坦了,但内心难免会有那么点儿小小的落空。

    尤其是在听到安婶说:是二少奶奶不让诺诺给他送饭的。还要他好好的在看守所里面壁思过!

    思毛的过啊?

    自己有过可思么?

    下回再让他遇到有人想对自己的妻子图谋不轨,照打不误!

    不过方式方法要有所升级,不会再让自己这么受累了。

    “朗,想什么呢?”

    严邦将筷子上澳洲龙虾的鲜美虾仁塞进封行朗的嘴里。

    “老子想杀人!”

    封行朗将手中的筷子拍在了长桌上。

    “杀谁?我代劳!不用弄脏你的手。”严邦给封行朗盛了一小碗养生的松茸汤。

    封行朗丢来一记冷睨,“老子想杀你!”

    严邦先是一怔,随后抬眸睨看过来,笑了,“你想怎么杀?要我站着,还是躺着?我配合你!”

    突然间想起什么来,封行朗的剑眉微微扬动了一下。

    “要是你有孩子了……我跟你孩子之间二选一,你会选谁?”

    封行朗问这话时,纯属闲得发慌。就随便找了个话题来问,以打发时间而已。

    “无论跟谁放在一起选择,你永远都是我的唯一!根本就不用选!”

    严邦深邃着目光,紧紧的凝视着封行朗的眼底。

    “……”封行朗这才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相当愚蠢的问题!

    轻蠕了一下菲薄的唇角之后,便重新拿起筷子继续吃饭。

    简队推门进来,神情有些急切。

    “姓简的,你丫的可它妈越来越不懂规矩了!叫你进来了吗?”

    不等简队开口,严邦就是一声不爽的呵斥。

    简队来不及跟严邦解释什么,急声跟埋头吃饭中的封行朗低喘说道:“河屯来了!他想见你!”

    “不见!”封行朗连眼皮都没抬动一下。

    “让那老东西哪里凉快滚哪里去!”

    严邦的言辞本就恶劣。完全没有顾及河屯还是封行朗的亲爹。

    “这……他已经来了,就在外面侯着呢!”

    简队清楚得很:要拒绝河屯很难。何况上头已经同意了河屯的申请会见。

    “让他进来吧!”封行朗改了主意。

    “好好好,我这就去领他过来。”

    这棘手的问题终于得到解决,简队自然是松了一口气。

    严邦浅哼一声,“不想见就别见呗!干嘛要委屈自己?”

    封行朗朝走廊方向瞄了一眼,淡声说道,“邦,你先去隔壁回避一下。”

    “不去!”严邦冷哼。

    “……”封行朗怒眸盯了过来,“速度点儿!”

    可严邦却坐在原处,纹丝未动。

    知道严邦是个犟种,封行朗的言语缓和了一些,“乖,听话!一会儿让简队赏你块糖吃!”

    严邦唇角敛起,“要你给的糖……才行!”

    “行,一会儿给你!”封行朗随口便答应了。

    ******

    河屯进来的时候,封行朗正坐在小长桌前,悠然的吃着他的晚餐。

    这已经是他进看守所的第四天了,日子分外的难熬。尤其是见不着老婆孩子,更让他满心的惆怅。

    “阿朗……你还好吗?”

    看到被束缚在如此小的空间里的亲儿子,河屯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你来干什么?”封行朗淡问一声。

    “我是来保释你的。”

    河屯探手过来想抚一下儿子的肩膀,却被封行朗侧身给避开了。

    “不用!别给我添乱!”

    封行朗斜了河屯一眼,“要是我真想出去,你觉得我需要别人的帮忙吗?”

    或许这便是封行朗见河屯的原因之一。他不想让河屯跟方亦言的父亲对着干。

    匪永远大不过官!这一点毋庸置疑!更何况方亦言的父亲还是少将军衔。

    河屯这才发现:长桌上的伙食还不错。甚至于可以称得上奢华。不过从对面摆放的碗筷来看,一起吃饭的应该是两个人才对。这个人是在刻意回避他河屯的出现。

    河屯下意识的朝隔壁的单间瞄上一眼。两个单间外的走廊,是用铁栅栏相隔离的。而这一刻的铁栅栏却没有上锁。换句话说,两个单间里的人可以在里面自由的进出。

    用不着去看,亦用不着去猜,直觉告诉河屯:藏另一个单间里的人,一定是严邦!

    “阿朗,说什么爸爸都不能让你呆在这种鬼地方!”

    见儿子封行朗能心平气和的跟自己说话,河屯还是很欣慰的。然后就有点儿飘飘然的以‘爸爸’自居了。

    “河屯,这里没你儿子!少它妈在老子面前自称……”

    最终,封行朗还是没能说得出口‘爸爸’那两个字。千斤重的字,压迫了他三十多年。他觉得自己已经不需要再为这两个字而挣扎苦恼和彷徨迷茫。

    “行行行,我不说,不说!”

    河屯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不过你不能待在这里。雪落和十五还等着你回家呢。”

    “那是我的家事,用不着你一个外人操心!”

    封行朗冷生生的应答。

    “阿朗……你是不是在忌讳那个姓方的?无论他是什么少将,我可以对付他的。”

    河屯想不出儿子封行朗不肯离开看守所的理由。如果有,那便只有这一条了。

    “我已经说过了: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别给我添乱!”

    封行朗再一次拒绝了河屯的好意。至于原因,或许并不仅仅是忌讳姓方的少将身份。

    “阿朗……”

    “什么都别说了!不给我添乱,算是你对我最好的帮忙了!”

    河屯怔在原地僵化了几秒后,才微微的吁叹出一口浊气,“阿朗,那你自己保重!”

    封行朗埋头继续吃着饭,不再搭理河屯。

    可在河屯转身离开看守所后,封行朗却缓缓的放下了筷子。

    “朗,你不肯我捞你,又不让你亲爹救你……究竟想什么呢?”

    严邦坐了回来,温和着目光注视着静默中的封行朗。

    封行朗抬起头,环看了一下四周,幽幽的说了一句:“今晚……要起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