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90章 唯一的好!

第1090章 唯一的好!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90章 唯一的好!

    严邦深深的凝视着封行朗,原本彪悍的眉宇,却变得温情。

    “你在我心目中,永远都是最好的。”

    言顿,严邦又沉声补充了一句,“唯一的好!”

    封行朗抬眸冷扫了严邦一眼,“食物我收下了,你人可以滚了!”

    严邦当然不会滚。来都已经来了,而且封行朗也需要他的陪同。至少客观上是需要的。

    见严邦四平八稳的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封行朗的眼眸锋芒了起来。

    “让你滚,没长耳朵呢?!”

    “火气这么大?对了,我给你带了降火的东西:雪梨炖燕窝。你尝尝。”

    严邦将燕窝盅取了出来,送至封行朗的手边。

    封行朗赏了严邦一记冷眼后,才一边谩斥一边开吃。

    “你还真打算在这巴掌大的地方过夜啊?”

    严邦瞄了一眼门口,“要不今晚我带你去我的御龙城,明早再送你回来?保证神不知鬼不觉!”

    “你觉得老子要真想出去兜风,会有人拦得了我?”

    封行朗横了严邦一眼,“老子喜欢呆在这里,你不服气么?”

    “服气!相当的服气!封二爷想在申城横着走,谁也拦不了!我就是你最忠实的狗腿!”

    严邦立刻奉承上了。

    封行朗能有如此的倨傲气焰,严邦可谓是功不可没。

    见严邦没有要走的意思,而封行朗也不想自己的漫漫长夜孤家寡人独熬,英挺的眉宇微微上扬,他便给白默打去了电话。

    已经成为女儿奴的白默,想把他给弄出来,着实不易。

    不过封行朗就喜欢做不容易做的事儿。

    “默,过来陪我,你朗哥正寂寞着呢!”

    “切……你会寂寞?你老婆孩子呢,没给你暖着被窝?”

    白默不以为然的嗤声,随后又显摆似的急声:“朗哥,我跟你说:我家豆豆会叫爸爸了!”

    “真的假的?才一个多月的小奶娃子,会叫爸爸?你这臆想症越来越严重了!”

    才一个多月的小奶娃子会叫爸爸,也就白默这种人能把他女儿的哇呀啼哭声,听成是他女儿在叫爸爸。

    “真的!不骗你!朗哥我跟你说,今天早上豆豆起床的时候,真叫了我一声爸爸!特别的清晰!我家豆豆的声音可好听了……”

    白默说得神如其神的。这话匣子一打开,便没完没了。

    “我信!我真信!”

    封行朗没想到白默还有说书先生的天赋,果断的打断了他没完没了的絮絮叨叨,“默,朗哥想你了!来看守所陪我一晚吧!”

    白默似乎愣了一下,“哪儿?看守所?我没听错吧?”

    封行朗诙谐着口吻,“朗哥犯事了!被警察叔叔关在局子里呢!过来陪我!”

    “真的假的?好好的怎么会被关在局子里了呢?朗哥你犯什么事了啊?”

    白默觉得封行朗不像是在跟他扯假话;可也没觉得是真话。

    “哥就问你一声:来,还是不来?”

    封行朗叫停了白默那越发絮叨的问话。

    “来来来,我这就来!”

    平日里,或争或斗,或吵或扛,但兄弟有难,白默当然不会坐视不管。

    第一件事,当然是跟女儿们请假。

    “豆豆芽芽,爸比的乖女儿们,那个超级无敌坏的混蛋封行朗,被警察叔叔给逮进局子里去了,爸比要去陪着他,特此向你们请假!”

    两个可爱的小东西,用无声的酣睡作答了爸比白默的唠叨。

    “什么?封痞子被关进局子里了?他……他犯什么事了啊?”

    袁朵朵吃惊不小。虽说她觉得封行朗又阴险又狡诈,但能把他自己弄进局子里的事儿,一定不是什么小事儿。

    “我还是去趟看守所里看看吧。可能今晚不回来了。朗哥说他寂寞要人陪!”

    “那快去吧!要封痞子真出什么事了,雪落又要着急了。”

    白默一一亲吻着女儿豆豆和芽芽,“朵朵,你要照顾好她们哦。”

    以为白默也会亲上自己一下,却没想到他穿上家佣递送来的风衣,转身便要出门,完全没有要亲上妻子袁朵朵一下的意思。

    袁朵朵还真有那么点儿小小的失落。感觉丈夫现在满心满脑的都只有他的两个宝贝女儿。连顺便亲一下她都省了!

    “默儿,如果行朗有什么要帮忙的,记得给爷爷打个电话!别让雪落和孩子着急了!”

    “知道了老爷子!对他那么好……真怀疑封行朗是不是你的私生子!”

    白默习惯性的抱怨一声。

    “……”

    半个小时后,不大的单间里,却是另一番热火朝天的景象。

    四个人:封行朗、严邦、白默,加上简队,四个人打起了桥牌。

    ******

    赶回封家的雪落,在听安婶说儿子诺诺没怎么吃晚饭便上楼睡觉去了,便热上儿子爱吃的食物端了上楼。

    却发现门被从里面反锁了。

    “诺诺……诺诺……妈咪的亲亲儿子……快给妈咪开开门……”

    雪落叩了两遍门,房间里都悄然无声。

    “诺诺,妈咪给你热了好吃的七色丸子,还有水果派哦。给妈咪开开门呗,妈咪好想亲亲儿子的!”

    雪落柔声一遍又一遍的好耐心好脾气的温声叫喊着儿子林诺。

    可任何雪落怎么柔声细语,房间里的小家伙就是不给开门。不知道是睡着了没听到,还是出了什么……

    “诺诺,睡着了吗?”

    爱子心切的雪落越发着急起来,担心小东西一个人睡在家里出什么意外。

    莫管家闻声上了楼,“二太太,诺诺睡着了吧?”

    “莫管家,诺诺把门给反锁了,我担心……”

    “太太你别着急,我这就下楼拿工具上来。”

    莫管家应声便匆匆忙忙的下楼拿工具上来开锁。小家伙只是睡着了没听到更好,就怕出什么意外。

    真是回得早不如回得巧;

    就在莫管家用工具快打开卧室的门时,林诺小朋友也被邢八从窗口里塞了进来。

    “诺诺?”

    “妈咪……”

    小家伙飞奔过来,扑进了妈咪雪落的怀中;身上还带着爬窗时的凉意。

    “诺诺,你没事儿吧?担心死妈咪了!”

    看到儿子平安无事,雪落一颗悬挂着的心,这才安然了下来。

    “亲儿子当然没事儿了!只是睡得太沉了,没听到妈咪叩门!”

    为了表达自己扯谎的歉意,小家伙殷勤的在妈咪的脸颊上响响的亲了一大口。

    只要儿子平安无事,雪落便信了小家伙的话,没有起疑心。但莫管家却感觉到了异常,尤其在看到小家伙朝窗口方向做了个ok手势。

    等莫管家走到窗口时,整个封家院落里已经就静寂一片;而在小区的出口处,却是剑拔弩张的景象:巴颂追上了邢八,两个人交了手;但邢八只是试探,随即便摆脫掉了巴颂的纠缠,消失在了夜幕里。

    温暖的房间里,林诺小朋友偎依在妈咪的怀中。

    “妈咪,你说一个人要是吐血了,会不会死掉啊?”

    林诺小朋友并不畏惧鲜血。但看到一个弱者老妇口吐鲜血,他还是有那么点儿小震惊的。

    雪落微微一怔,“你问这个干嘛啊?”

    “我就问着玩玩呗。妈咪不回答也没关系的,亲儿子也不是很想知道!”

    林诺小朋友拥紧着妈咪,微微吁了一口气:“唉,混蛋亲爹不在家的时候,我还真有点儿想他呢!妈咪,你想不想你的混蛋老公啊?”

    雪落被儿子可爱的小模样给逗乐了,“既然你这么想你亲爹,那为什么不跟妈咪一起去看他啊?”

    “亲儿子也很忙的。”

    微顿,小家伙偏了偏小嘴巴,“这次混蛋封行朗真没用!竟然被姓方的给搞输掉了,真丢人!”

    “什么输啊赢的?你亲爹随便打人,就是不对!他应该为自己的冲动和暴戾行为付出代价!”

    雪落纠正着儿子正确的世界观。

    “妈咪,你怎么帮着那个丑死了的家伙说话啊?我觉得我亲爹没做错啊,那个姓方的就该打!还想娶我妈咪呢,真不害臊!”

    林诺小朋友不满的哼哼卿卿,然后就撅起小p股开始睡觉了。这回是真困了。

    “……”

    ******

    凌晨三四点的时候,雪落被床头手机的振动给叫醒了。

    以为是丈夫封行朗,雪落接听电话的速度不慢,摸索中并没有看清打来电话的人是谁。

    “雪落……你能不能来一下军区医院?我母亲她……她……”

    “方亦言?”

    雪落睁大了惺忪的睡眼,“方伯母怎么了?”

    “我母亲她……她病危!一直念念不停的说要见上你最后一面……雪落,求求你……”

    手机那头的方亦言,似乎已经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了。

    “方伯母她怎么会突然病危呢?”

    雪落惊愕的问,“你不是说方伯母的病情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控制了吗?”

    “雪落,你是真不知情吗?”

    方亦言冷哼,随后又悲伤起来,“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雪落,你能来一下吗?我母亲这么多年一直很喜欢你,一直把你当成……”

    “方亦言,你别说了。我现在就赶过去。”

    雪落挂了电话,立刻起身。

    放心不下儿子林诺独自一人睡在床上,雪落将小家伙用毯子包裹好,抱送给了楼下的安婶。然后才叫醒了巴颂,朝军区医院赶去。

    可等雪落赶到医院的时候,方伯母却永远的闭上了眼。没能见到她最后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