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84章 快来打我啊!

第1084章 快来打我啊!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84章 快来打我啊!

    说话的是巴颂。

    巴颂一直跟在太太林雪落的身边,寸步不离。只是从不伸手帮忙,任由那些孩子哭闹着。

    从方亦言对太太雪落‘过分’的担心,以及那群义工们所开的玩笑中可以读出:这个叫方亦言的家伙,貌似跟林雪落有过那么一段过去!

    过去什么的,巴颂压根没兴趣知道;但现在,巴颂必须善意的去提醒方亦言。因为就封行朗那极强的占有之欲,方亦言挨打,那简直就是送上门的!

    不过巴颂的话着实的不好听。落在方亦言的耳朵里,简直就是刺耳之极!

    “就因为我把他妻子送回家,你家二少爷便要打我?”

    方亦言不动声色的哼声问道。

    “巴颂说得对,我家行朗是真的……小心眼儿!”

    雪落附和着巴颂的话,并将肩上的西服外套脫了下来,还回了方亦言的手中,“方亦言,你放心吧,有巴颂在,我会很安全的。”

    林雪落都这么说了,方亦言自然也不再继续坚持着要送她回去。那样便有强迫的意味儿了。

    “看来,你丈夫很紧张你啊!”

    一句不温不火的话,却又能嗅出点儿酸涩意味儿来。

    “方大学长,那就告辞了!你路上开车小心点儿!”

    言毕,不等方亦言作答什么,雪落便转身钻进了巴颂已经替她开好的车门。

    不是不礼貌,而是避免夜长话多。雪落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个有夫之妇,也一直惦记着自己的丈夫和儿子诺诺。

    听小家伙打来催促电话时说:亲爹封行朗送喝醉了的大邦邦回御龙城去了,直到电话时,也没见着他回封家呢!

    雪落寻思着:都能把严邦喝醉趴下,那丈夫封行朗不知道要醉成什么样呢!

    大哥封立昕也是的。都事先跟他说好了:要看着点儿封行朗,让封行朗少喝点儿酒;得拼上多少酒,才能把严邦给喝醉了啊?

    快到封家别墅小区时,雪落朝开车的巴颂看了过来。

    “巴颂,关于方学长,封总要是不问……”

    “太太你放心,封总不问,我当然什么都不会说;要是封总问起:我就说我不知道那个义工叫什么姓什么。”

    巴颂的领悟能力,在去了一趟佩特堡后,好像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雪落默了一会儿,本想解释点什么,却觉得无需越描越黑,自己跟方亦言,本就是清清白白的。

    不让巴颂跟封行朗提起,只是不想让方亦言遭受无妄之灾。更不想让丈夫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雪落似乎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紧张了?也许丈夫封行朗早就忘了有方亦言这号人!

    而且即便有人在他面前提起,也只有几年前被尘封的往事罢了!丈夫封行朗会那么紧张自己吗?

    自己这是怎么了?

    跟个不谙世事的少女一样,竟然还想着让心爱的男人紧张自己?林雪落,你现在可是有丈夫和孩子的家庭主妇了!

    ******

    方亦言一直目送着雪落离开。久久的站在原地,纹丝未动。

    不是他不想动,而是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往何处。

    几年前,雪落失踪之后,方亦言也满申城的找过雪落。以及她有可能会去到的任何地方。只是人海茫茫,实在是无从寻找。何况他还有病重的母亲要照顾。

    微微叹息一声后,方亦言才缓满的转过身来想上车离开。却在他的手触及车门的那一刻,被身后的人拍了拍肩膀。

    “别着急走啊!我们聊聊!”

    方亦言转过头来,便看到封行朗那张阴森森的脸。一张染着不明朗阴笑的脸。

    “封行朗?怎么,怎么是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方亦言着实的诧异:难道封行朗刚来?还是已经来了好久?

    “就在你跟我老婆告别的时候!准确的说,我停好车刚准备进去福利院,你跟我老婆刚走出来!”

    从封行朗的话意不难听出:他正好目睹了整个妻子跟方亦言的整个告别过程!

    至于嗅觉敏锐的巴颂有没有发现封行朗,那就不得而知了。

    “怎么,你鬼鬼祟祟藏在这里,难不成是想打我一顿?”

    方亦言扫了封行朗一眼,眸子里已经没有了昔日生涩学生的胆怯,更多了岁月的沉稳感。

    “难道你不该打吗?林雪落有我这个‘夫’,还有我儿子这个‘子’,你还跟她走得如此的近……你是骨头痒呢,还是皮痒呢?”

    封行朗阴寒着声音,生冷着眼眸盯看着方亦言那张斯文的脸。

    “封行朗,你恐怕是误会了:我跟雪落都只是义工……”

    “啪!”

    方亦言的话还没有说完,封行朗一记响亮的耳光便狠抽了过来。

    “‘雪落’也是你叫的?”

    封行朗那戾气的眼眸中,迸射着凶狠的寒光,“你最多只能称她为封太太,懂么?”

    方亦言下意识的抚了一下自己被打疼的脸颊,“封行朗,你这么不自信呢?!我喊她雪落的时间,可不比你短!如果我偏要一直喊她雪落呢?你是咬我啊,还是杀了我啊?”

    方亦言的话,即便内容极富攻击性,但听起来依旧温文尔雅。

    封行朗懒得再跟他多说什么,径直用自己健硕的体魄,将比他矮上半头且瘦弱的方亦言顶撞在了车身上。

    ‘刺啦’一声,封行朗手中的匕首,瞬间就将方亦言身上的西服外套割破。

    “自己的衣服自己不好好穿着,去献殷勤的送给别人的老婆披上?老子今天就要好好教教你,衣服该怎么穿;你惦记别人家的老婆,那就是犯罪!懂么?”

    封行朗不但割破了方亦言身上的西服,连同他的衬衣和裤子一起,都给他割成了乞丐装。

    “封行朗,你会为你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方亦言极力的反抗着,可他又怎么会是身强力壮的封行朗的对手呢!

    挨打是在所难免的。

    不光是挨了打,而且封行朗还拔掉了方亦言的车钥匙,并将车给锁死,让乞丐装的方亦言就这么在深晚的寒风中瑟瑟发抖!

    说乞丐装,那是含蓄;方亦言身上差不多就只剩下个男内了!

    “还它妈的穿个红的……真够变态的!”

    封行朗赏了方亦言一记冷眼,便晃动着手上的匕首离开了。

    而这一切,都被福利院不远处的摄像头给拍了个正着。

    拍了又怎么样?封行朗根本就不会计较!

    ******

    以为能在三楼主卧里的大庥上看到酣睡中的父子俩,却没想偌大的床上就只有儿子林诺一人。

    儿子林诺给自己打过两次电话,说是混蛋亲爹送喝醉酒的大邦邦回去御龙城了,一直追问她什么时候才回来;却没想丈夫封行朗也一直没回来?!

    看着独自睡在大庥上的儿子,雪落心间涌上了愧疚。福利院的孩子是孩子,需要照顾;可自家儿子也是个孩子啊!

    这个封行朗也真是:竟然丢下儿子去拼酒?!

    原本封立昕是想让诺诺和团团都跟他一起睡的;可小东西说什么也不肯跟团团睡,便独自睡回了三楼的主卧室里等着亲爹亲妈。还把上楼来陪睡的安婶给轰走了。

    在小家伙看来,自己一个人睡,都好过跟鼻涕虫,又或者唠唠叨叨的安奶奶睡!

    其实封立昕来看过三四次了,直到小家伙睡绵实之后,他才安心睡下。

    快速洗漱完毕的雪落,将睡熟的儿子拥在自己的臂弯里,亲了亲被冷落了一天的小家伙。

    这个时间点,她已经懒得再去给那个男人打什么电话了。

    自己刚刚还傻乎乎的以为那个男人会紧张自己……

    现在看来,自己跟儿子的分量,还没那些红酒白酒重要呢!

    半个小时后,雪落还没完全睡着,便听到洗手间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几分钟后,一个带着水气的温热怀抱,将她们母子抱了过去。

    雪落本想忍住的。丈夫在外应酬,她可以理解;但她实在接受不了丈夫抛下儿子跟别人拼酒。

    带上怒气的女人,在男人的怀中乱拱着;就是不想让男人随心所欲的碰到自己。

    “别拱了!都把老公拱起来了……你看看。”

    封行朗握住雪落的手,却被女人用力的甩开。

    “怎么到现在才回来?竟然让诺诺一个人在家睡觉?”

    “去福利院接你,不想遇到了方亦言……跟他多聊了会儿,于是就回来晚了点!”

    封行朗微眯着眼眸,看着女人瞬间惊诧的眼眸。

    “啊?你,你去了福利院?还,还见着了方亦言?”

    雪落打愣得利害,“你……你跟他聊什么了?”

    “两个男人在一起,还能聊什么?!这方大学长也真是的,这么多年不见,回申城也不通知一声,也好让我这个学妹夫替他接风洗尘啊!”

    封行朗悠然着声音,微带着困乏之意。

    “你们……你……你没……没欺负他吧?”

    雪落愣了几愣,才支支吾吾的问出了口。

    “欺负他?拜托,你老公我又不是个gay,没那个兴趣的!”

    打了他一顿,顺便将他的衣服给弄废了,应该不算欺负他吧!

    很显然,封行朗并不想好好的回答女人问他的话。

    想必方亦言那家伙也不好意思将这么糗的事儿告诉别人的。尤其是学妹林雪落。

    雪落觉得:应该只是自己想多了,封行朗根本就没想怎么着方亦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