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81章 你姓傻!

第1081章 你姓傻!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81章 你姓傻!

    男人有些燥意的问。

    这种场合,似乎女人不在他身边且围着他们父子俩转悠,他就浑身不自在。

    雪落下意识的朝开车的方亦言瞄了一眼,“是男的啊,”又轻快着口吻反问:“怎么了?”

    “没怎么!外面坏人多,你呆在福利院里别乱走!我让巴颂去接你!”

    当时的封行朗并不知情有方亦言这号人物出现了,不然他铁定会亲自追过去扛回自己的女人,顺便把那不该出现在妻子生活中的家伙给暴打上一顿。

    以为妻子只是平常的好善乐施,便没有追问什么。

    把巴颂派过去保护女人,封行朗还是放心的。以巴颂的身手,申城一般的小混混根本奈何不了他的;而且又能把巴颂给支开方便他对严邦秘密下手,一举两得。

    封行朗随即便给巴颂打去电话:让他速速赶去福利院找到太太,并寸步不离的守着。直到等她处理好事情将她平安送回封家。

    挂断丈夫封行朗的电话,雪落暗自吁叹。

    “怎么了,心虚了?”方亦言笑问道。

    “我不是心虚,我是担心你平白无辜的挨上一顿打!你知道我丈夫那人的,脾气不太好!”

    雪落幽默着口吻作答着方亦言的调侃。

    说真的,她还真是担心方亦言会受无妄之灾。同时也不想丈夫封行朗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你丈夫挺关心你的。”

    方亦言从后视镜里扫了一眼怀抱着那个发病孩子温柔拍抚的林雪落。

    怀里的孩子很安静,看起来像是要睡了。这样的耐心和无微不至,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

    “嗯,是挺关心我的。”雪落哼应一声。

    方亦言默了一会儿,有些感伤的浅叹:“看来,我只能远远的祝福你了。”

    “谢谢。”雪落应得干脆利落。

    “谢什么啊?你我之间,这也用得着谢的?”

    方亦言拉长着声音,“但如果你过得不幸福……请记得:我随时都在原地等着你。”

    “这么煽情的话,你还是留着去跟其它小女生说去吧!我只接受你的祝福!”

    雪落机智且果断的结束了这个听起来有些爱昧的话题。

    既然已经断了,那就应该断得彻彻底底,不给对方留有任何藕断丝还会连的可能。

    更何况雪落还深爱着丈夫封行朗。还有他们共同的孩子诺诺。

    雪落一直珍爱着眼前得来不易的幸福时刻。就只想做个相夫教子的平凡女人。

    ******

    估计是果汁喝多了,在亲爹封行朗离开后没多久,林诺小朋友便急急的从椅子上爬了下来。

    “诺诺,怎么了?”

    “大伯,我要尿尿。”

    小家伙在包间里溜达了一圈儿,没找到洗手间。这里比起御龙城,差得不是一星半点儿。

    或许这里是度假山庄,更强调一些原生态的东西。

    “洗手间在这层的顶头,大伯陪你去吧。”

    封立昕立刻起身。这里人多又喧闹,他实在不放心一个才6岁的孩子自己一个人去上洗手间。

    团团侧头瞄了一眼横肉满面的严邦,立刻也跟着爬下了椅子。

    “团团也要陪诺诺哥哥一起去!”

    她当然不肯一个人留下,去面对凶狠的严邦。

    一听鼻涕虫说她也要跟着,林诺小朋友立刻头大,直嚷嚷:“你跟着我干嘛啊?我是去男厕所的。”

    “团团可以站在外面等着的!”

    封团团抱住了封立昕的长腿,说什么也不肯留下跟严邦呆在一起。

    “不可以的!你不许跟着!”

    林诺小朋友一边急声嚷嚷,一边微躬着身体跑了出去。

    “封立昕,你留下吧,我跟着去。”

    见小家伙不愿意被封团团跟着,严邦便起身追了出去。要是封二爷命的根子被人给拐跑弄丢,那他还不得跟自己玩命呢。

    “诺诺,慢点儿跑,要注意安全。”

    见严邦起身追过去了,封立昕便朝着门口方向提醒一声。

    封团团盯着诺诺哥哥跑离的方向,怅然的嘟起了嘴巴.

    “怎么了团团?”

    封立昕抱起女儿,柔声询问。

    “papa,诺诺哥哥是不是不喜欢团团啊?”

    “当然不是。诺诺哥哥是男孩子,团团是女孩子,他会害羞难为情的。”

    小可爱点点头,算是信了爸爸封立昕的话。

    封立昕亲了一下女儿的脸颊,把脸贴过来父女俩偎依在一起。

    他真的很宠爱自己的女儿,几乎快把小东西给宠进骨子里了。

    封行朗进来的时候, 没见着儿子诺诺,他急声问道:“大哥,诺诺呢?”

    “诺诺上洗手间去了。”

    知道弟弟心疼侄子,封立昕连忙补充道:“严邦跟着呢。”

    有严邦跟着,自家诺小子应该可以在度假山庄里横着走了。

    这是个机会。

    封行朗刚刚还寻思着怎么在酒水里做手脚呢,现在就是个机会。

    原本封行朗是想随便拿来一瓶酒,把东西放进去后再带进包间里的。

    虽说严邦是个粗俗之人,也不会计较这突如其来的酒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估计只要封行朗逼着他喝,他也不会不喝;但为了免除后顾之忧,封行朗觉得还是把细节做得无可推敲更好。

    “团团,叔爸刚才看到豆豆和芽芽穿着漂亮的公主裙,就在包间门外呢。”

    “真的吗?团团要瞧瞧。”

    要把一个四五岁的小p孩子骗离开包间,封行朗有的是方法。

    “团团,你小心点儿,慢点儿跑。”

    连锁反应就是,还可以成功的将封立昕同时给骗出去。

    要将小瓶里的东西倒进严邦的酒杯中,封行朗只要几秒的时间。

    封团团在过道里跑了个来回,也没见着穿着公主裙的豆豆和芽芽;到是看到被严邦举过头顶,正一路欢笑着的诺诺哥哥。

    “叔爸,豆豆和芽芽去哪里了啊?我都没见着她们。”

    封团团跑回了包间,腻歪在封行朗的身边,将头匍匐在他的腿上撒娇。

    “估计下楼去了吧。一会儿让你亲爱的papa带你去看她们。”

    “亲爹,我妈咪呢?”

    林诺小朋友坐在严邦的脖子上,一路欢声笑语的骑了回来。

    “你妈咪正在献爱心呢!乐善好施中!”

    封行朗起身,从严邦的肩膀上把小家伙给抱了下来,“不过她有吩咐亲爹:一定要盯着你好好的吃蔬菜!”

    小家伙吐着小舌头,坐回自己的位置,充耳不闻的继续啃他的红烧蹄膀。

    “邦,我敬你一杯,感谢你替我伺候儿子拉撒!”

    这个借口,也只有封行朗才拿得出手。

    封行朗等严邦进来之后,才往他的酒杯里倒酒。酱香型的飞天茅台,立刻跟高纯度的安眠药剂融合在了一起。

    “今晚我还要带孩子,你不介意我喝红的吧?”

    封行朗给严邦倒的是白酒,可给自己倒的却是红酒。

    “不介意!只要你有心,喝白开水我都陪你!”

    封行朗能主动敬他酒,严邦当然是来者不拒的。

    “两个孩子由我来带!你就放心大胆的陪我邦哥喝!”

    起哄的,是白默。老爷子逼他给那群达官显贵们敬酒,他索性跑上楼来找严邦和封行朗寻乐。

    “邦哥,够男人,今晚就必须把封老二给我放倒啰!”

    这二彪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坏他好事呢?

    那个速效的药剂,要放倒严邦,估计前后只要十分钟左右。要是这个二彪子一直都在,自己想成功的把严邦带走,估计有些难度。

    而且大家都知道严邦的酒量。千杯不倒的家伙,突然喝一杯就醉倒了,能不让人引起怀疑么?

    万一白默好心把严邦送去医院,那今晚岂不是又要落空白忙一回了。

    “默老三,这儿有你什么事么?再说了,今晚你是东家,即便要放倒我,也应该是你来放!不是么?赶紧滚回去伺候你女儿喝奶吧!”

    封行朗起身,将白默半推半搡着往包间门外推去。

    “行!我放就我放!封老二,今晚不是你倒,就是我趴!”

    今晚的白默,似乎跟封行朗扛上了。

    “……”

    这默老三今晚吃错什么药了?怎么彪呼呼的?估计是记仇了!

    “大白叔叔,豆豆和芽芽呢?团团想看看她们。”

    “她们在楼下,你朵朵阿姨正哄她们睡觉觉呢。”

    白默一边作答着吊着他衣服的封团团,一边给自己斟酒。

    “喝什么喝?还真喝呢!”

    封行朗一把从白默的手中夺下了酒杯,“赶紧的带团团下楼看你家小豆芽去!”

    “封老二,老子今晚不把你喝趴下,我就不姓白!”

    “你当然不姓白了!你它妈的姓傻!”

    “立昕哥,你家封行朗老这么欺负我,你到是管不管啊?”

    封行朗扭抓他臂膀的力道不小,本就清瘦隽秀的白默,根本无力反抗。

    “行朗,今晚是白默女儿的满月宴,他敬你酒也是应该的。不过一杯就行,别伤了身体就好!”

    在封立昕看到,白默做为今晚宴请的东家,给来宾敬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那你们就来杯白的吧!”

    严邦将自己跟前的,封行朗给他斟满的那杯白酒拿放到了白默的跟前。

    严邦纯属看热闹不嫌事大。要是白默替他灌醉了封行朗,更省事。

    “行,白的就白的!白的够劲儿!封老二,我先干为敬,你要是再推脱,可就是孙子了!”

    白默伸手就来端那杯加料的白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