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79章 一如曾经的美

第1079章 一如曾经的美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79章 一如曾经的美

    袁朵朵的内心深处,一直深藏着一个灰姑娘的美梦:

    会有这么一天,她被深爱着她的王子牵着手,回到养育她的福利院,给操劳一生的池院长奉上大手笔的善款;然后再好好的犒劳一下辛苦工作人员,阚阿姨、左队长他们;还有那群可爱的小萝卜头!

    袁朵朵的梦想在这一刻实现了。而且还是白老爷子一手给操办好的。

    “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亲朋好友,女士们、先生们:

    大家晚上好!十分感谢大家出席我曾孙女豆豆和芽芽的满月宴会,期望这种喜悦的气氛能够感染在座的每一位!”

    “幸上天眷顾,白某还能活着见到我亲爱的曾孙女们健健康康的出生,并努力的跟各位来宾一起,见证我曾孙女们的茁壮成长……”

    “在这喜庆的夜晚,白某特别想感谢一个人:那就是我们敬爱的池院长!万分感谢池老培养出我孙媳妇袁朵朵这样善良又坚强的好姑娘!我孙儿白默能娶上这么好的姑娘为妻,实在是三生有幸!来,我们一起恭祝池老院长万寿无疆!”

    “……”

    台上的袁朵朵已经感动得泪如雨下,她紧紧的拥抱住池院长,泣不成声的喃喃!

    她总算是等到这一天了。袁朵朵一直一直都想好好的感激池院长,却因为心底的自卑无从感谢。

    这一回,白老家子不但达成了爱孙媳妇的心愿,而且还对外宣布了袁朵朵是白家孙媳妇的身份。袁朵朵又怎能不感动呢?

    “老爷子什么时候也学着玩煽情戏码了?”

    顶层独立的包间里,就坐着封家两兄弟和自家的孩子封林诺和封团团;以及严邦。

    包间墙壁上的液晶电视里,正实时播放着楼下大厅里的时况。

    “这老头子为了讨好自己的孙媳妇,竟然拉我们来慈善募捐……”

    严邦接过封行朗的话,不咸不淡的哼声。他并不在乎钱,只是觉得以白老爷子的身份,用不着去如此费尽心思的讨好自己的孙媳妇袁朵朵。

    “袁朵朵可为他们白家一下子生了俩曾孙女,老爷子能不高兴嘛!”

    封行朗侧头来扫了严邦一眼,“邦,你见过白默的两个女儿了么?简直跟白默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细皮嫩肉的,看着就惹人疼!”

    “我不喜欢丫头片子!”

    严邦冷言一句,直言不讳。

    这一声冷句,让本就畏惧严邦的封团团更是怯生。她本能的朝封立昕的身边偎依过去,将半个小脑袋藏在papa的臂弯里。

    封立昕索性将女儿抱进自己的怀里,并温情的在女儿团团的额头上亲了亲。

    “papa最喜欢女儿了!团团不是papa的贴心小棉袄!”

    在封立昕慈爱的安慰声中,封团团才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怯生生的时不时朝严邦看上一眼。

    “来团团,替叔爸吃个基围虾。”

    做为安抚,封行朗给侄女封团团送来两只白灼大虾。

    “其实你严叔叔就是个纸老虎!看着挺凶残的,但比十六还温顺呢!”

    封团团当然不信大坏蛋严邦会比十六温顺,便本能的摇了摇头。

    “不信呢?”封行朗问。

    封团团点了点头,“那你摸摸他的头……”

    在封团团的认知里,所谓的温顺就是:她摸头十六的头,十六不但不咬她,而且还会摇尾巴。这才是温顺的定义。

    大部分的男人,都是极度爱面子的生物。

    而男人的头又代表尊严,或许除生他的爹妈可以摸之外,其他人随便摸头是极不礼貌的;

    更何况是严邦的头……不比摸老虎屁股来得容易!

    为了证明严邦是‘温顺’的,更为了讨好自己的侄女封团团,封行朗直接探手过来,径直抚上了严邦的头,而且还拍了两拍。

    “怎么样,他不咬人吧?”

    严邦一直维持着他‘温顺’的一面。配合着封行朗哄着封团团。

    “团团也想摸摸……”

    孩子的世界总是这么的直观纯净,封团团随即便提出这个童真十足的要求。

    “当然可以啊!叔爸抱着你摸!”

    封行朗起身过来想抱过封团团时,却被封立昕给挡下了。

    “行朗,你多大的人了,还玩这种幼稚的游戏!”

    封立昕不想让女儿去冒这个险。虽说严邦跟封家两兄弟关系都不错,但严邦凶残的一面,还是有目共睹的。

    “来,诺小子,陪大邦邦喝一杯!”

    看得出,严邦并不喜欢封团团要摸他头的无趣游戏,便将跟前的一杯红酒送至了林诺小朋友的面前。

    当时的林诺小朋友应该是饿了,埋头欢快的啃咬着一只牛排骨。直接把妈咪叮嘱的‘要多吃水果蔬菜’的话丢进太平洋里去了!

    “大邦邦,我们干杯!”

    正好啃骨头啃腻口了,林诺半跪起身,端起红酒杯就跟严邦来了个清脆的碰杯。

    酒杯刚碰到嘴唇,就被亲爹封行朗给夺了过去。

    “严邦,等会儿老子陪你喝个够!”

    严邦的眼眸随之微眯而起,似乎有些怀疑封行朗还敢跟他拼酒!

    “严某恭候!”

    封立昕举起手中的酒杯站起身来,“阿邦,我们兄弟先敬你一杯,感谢……”

    “打住!后面的话就别说了,你知道我不爱听的!”

    严邦起了身,却叫停了封立昕后面所要感谢的话语。

    “大恩不言谢!我先干为敬!”

    封立昕的身体虽说康复了不少,但还不能大量饮酒。杯中的红酒也就一两口的样子,封行朗便放任他喝了下去。

    当封立昕再次自斟时,封行朗拦下了。

    “一杯够情义了!”

    “行朗,哥没事儿的……我必须再敬阿帮两杯!三杯淡酒,一生情义!”

    封立昕今天似乎有些嗨,执意的非要敬严邦的酒。

    “封兄说得极是!只是三杯红酒,伤不了身体的。严邦先干了。”

    严邦跟着起哄。

    这里的菜肴虽说还算上档次,但还是没法儿跟御龙城的厨子比。提不起严邦的胃口,便有充裕的时间起劲的侃谈。

    “行朗,哥真没事儿……”

    封立昕是个实在人,看严邦都先干为敬了,他要是不喝,面子上实在是挂不住。

    “我们兄弟俩同手足,你喝我喝,都一样!”

    封行朗夺过封立昕的酒杯,抢先喝尽了杯中的红酒。

    “你们兄弟俩想连手欺负我呢?”

    严邦悠然一声。

    “行朗,你干嘛呢?哥能喝的。你这样……会让人以为我虚弱到连杯酒都喝不了。”

    封立昕也是个要面子的男人,被严邦一起哄,便极力的想证明自己。

    封行朗厉眸瞪向严邦,示意他收敛。

    可严邦视而不见着封行朗的警告。

    ******

    休息室里,袁朵朵还没能缓过刚才的感动,哭得脸上的妆都开了花。

    “袁小强,你能不能不哭了?你都哭了半个小时了……”

    白默将哭成泪人的袁朵朵拥在自己的怀里,想用自己温暖的胸膛止住妻子的哭泣,可袁朵朵却哭得更欢。

    “白默,我真的好感动……爷爷对我真的是太好了!爷爷他怎么可以这样啊,事先一点儿征兆都没有……害我感动得泪都止不住……”

    袁朵朵腻歪在白默的怀里,哼哼卿卿的泣语着。

    “美着你了吧?”

    白默轻拍着袁朵朵的肩膀,“老爷子从来都没对我这么上心过!”

    “白默,你说爷爷怎么这么好啊……我都感动得快死过去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你死过去了,谁给咱豆豆和芽芽喂奶啊?”

    白默抽来几张纸巾,强行替袁朵朵把眼泪和鼻涕擦拭干净,“可不许再哭了!不然可要凑你了!”

    “白默,你打我几下吧……”

    袁朵朵摇晃着白默的胳膊,“我好害怕这一切都是梦……不过即便是梦,我也很满足了!”

    白默凝视着感动得不要不要的袁朵朵,突然就低下头来吻住了她……

    白默并不喜欢跟女人接吻。

    更不会主动去亲吻一个女人。

    在夜莊,那种风花雪月的场所,他最多也只是被动的被那些女人亲来亲去。

    逢场作戏的那种!

    而这一刻,他是真心想吻眼前这个哭花脸的女人。

    他想吻醒这个女人,好让她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是他跟老爷子一起筹备了十多天的成果。

    “白默,谢谢你……更谢谢爷爷……我们一起去给那群福利院的孩子添菜好不好?在福利的时候,我每天都做这个活儿的。我最喜欢看着他们美美的吃东西了……”

    “好!你说什么都好!今晚都听你的!”

    白默为袁朵朵再一次擦拭去了泪水,“不过你先得把我家豆豆和芽芽先喂饱!”

    ******

    雪落在大厅里,跟义工们一起给少部分患有先天性疾病,且不能自己进食的孩子喂着饭菜。

    其实雪落也很感动。一直泪眼婆娑着。

    她真心祝福袁朵朵能找到一个像白老爷子这样体贴入微的好长辈。给了袁朵朵如此大的惊喜,满满的都是用心的爱意。

    能来这种大场合吃饭,孩子们都高兴坏了。有时候他们缺少的并不是食物和用品,而是社会对他们的关爱和认可。他们也很想走出福利院,走到人群之中,来亲眼看看这个大千世界。

    只是苦了一直帮忙照顾的义工。

    “雪落,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善良,这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