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77章 别道德绑架我女人

第1077章 别道德绑架我女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77章 别道德绑架我女人

    “团团是你妹妹,是你大伯和你亲爹的心肝宝贝!而且团团妹妹比你小,你做哥哥的应该让着点儿妹妹才对!”

    在雪落的思想上,还有着卸不去的包袱:如果团团和封立昕父女过得不好,想必封行朗也不会开心吧!

    所以雪落只能委屈点儿自己的儿子了,“你的无理要求,即便提出了也不会满足你的!”

    “我的要求哪里无理了?我都乖乖的陪着你跟鼻涕虫shopping了好久好久!很累的好不好!”

    林诺小朋友实在接受不了妈咪这么袒护封团团。

    自己就去了佩特堡十多天,自己在妈咪心目中的地位就如此不保了?甚至于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鉴于我亲儿子如此孝顺的陪亲妈逛街购物,亲爹必须陪亲儿子去这趟冒险屋!”

    封行朗亲了一下儿子那直哼哼的脸颊,投其所好着说:“关键亲爹也十分的好奇:这冒险屋里,究竟有什么东西需要冒险的!”

    “最爱混蛋亲爹了!还是混蛋亲爹喜欢亲亲儿子!”

    一听亲爹封行朗这么说,小家伙立刻乐得眉飞色舞,抱着亲爹亲上又亲。

    看着父子俩人互动得如此的愉快,雪落也是倍感欣慰。

    又忍不住的去想:要是封行朗当初在做选择的时候,儿子的正下方要是没有海洋球,又或者海洋球不能足够缓冲儿子坠落下来时的重力加速度,那后果……

    雪落不敢继续往下想。一想就心疼得像针扎似的疼!

    虽说已经过去了快一年时间,可雪落却怎么也无法忘记。

    “可团团不想去……里面好可怕好可怕!会有吃小孩儿的怪兽!”

    封团团撒娇的偎依在叔爸封行朗的怀里,一下一下的推着他的手臂。

    “既然团团不勇敢,那就跟胆小的巴颂叔叔一起留在冒险屋外面吹风好了!”

    封行朗故意跟团团强调着‘不勇敢’和‘胆小’。

    小可爱嘟嘟着小嘴巴,埋头不吭声了。

    赶到冒险屋时,因为是休息日,来这里玩的小p孩子数不胜数。

    “叔妈叔妈,你陪着团团在外面一起等着叔爸和诺诺哥哥好不好?”

    回头看了一眼冷若冰霜的巴颂,封团团立刻扯住了要下车的雪落。

    雪落犹豫了一下,“好吧,叔妈陪着团团留在车上。”

    “不可以!你是我老婆,必须夫唱妇随!”

    封行朗强行将封团团拎了过来,并塞进了巴颂的怀里,“看好她!”

    然后一手拉上妻子雪落的手,一手抱着儿子诺诺朝冒险屋走去。

    “行朗,你别这样,你会吓着团团的。你大哥一会儿就过来了,看到我们一家三口玩得欢天喜地的,你却把团团一个人丢在外面……多不合适啊!”

    “怎么一个人了?不是还有巴颂么!”

    封行朗揽过妻子的腰,半推着她朝里面走去。

    “叔爸……叔爸……团团也要进去!团团不害怕了!”

    相比较于跟冷冰冰的巴颂一起呆在外面,封团团宁可选择可叔爸一起进去冒险屋。

    尖叫声、啼笑声,如同鬼哭狼嚎的交响曲。

    林诺小朋友因为好玩刺激而大叫大嚷;封团团全程几乎都紧闭着双眼,埋在叔爸封行朗怀里配合着诺诺哥哥惊声尖叫着。

    刚开始,雪落还是矜持的。当玩到那个大摆锤时,叫得比封团团声音还高亢。

    一个多小时后,一行四人才冒险乐园里走了出来。

    封行朗让儿子诺诺骑坐在他的肩膀上,左手抱着侄女封团团,这样就可以腾出一只右手来揽抱妻子雪落的腰。

    “来吧老婆,我也抱着你走!”

    “啊……快把我放下,放下!你真当自己是超人呢!”

    虽说男人已经成功的抱起了自己,可雪落还是舍不得身体刚刚康复的男人负重过多,便从封行朗的臂弯里挣扎了下来。

    封立昕等在出口处。看到跟弟弟封行朗一家愉快的玩耍在一起的女儿封团团,内心感慨万千。

    “雪落,谢谢你。”

    “谢?谢谢我什么?”

    雪落诧异的问。似乎封立昕的这声感谢,着实有些唐突。

    “谢谢你把团团视如己出!”

    封立昕一边从封行朗臂弯里接过女儿封团团,一边由衷的感谢着雪落的仁爱和善良。

    “封立昕,你少给我女人戴高帽子!你这叫道德绑架!”

    封行朗呵斥住了封立昕接下去想感谢的话,“你自己的女儿,只能由你自己疼!想让别人视如己出的爱她,不是道德绑架又是什么?我女人不欠你封立昕什么!”

    “行朗,你干嘛啊?”

    雪落尴尬之极,拉住封行朗的手臂想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可封行朗却越说话越尖锐。

    “再则,我跟雪落快有属于我们自己的女儿了!没空、也没精力把你封立昕的女儿视如己出的爱!”

    说真的,当时的封立昕只不过是想感谢一下雪落,还真没料到弟弟封行朗会如此义正词严的说上这么多。

    虽说话不中听,也有些刺耳,可道理却是理智又明了的。

    “封行朗,你干嘛啊?你想因为我,而影响到你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么?大哥他为了你,差点儿连命都……”

    丈夫封行朗的话,一点儿情面是也不留,着实让雪落无地自容。

    “我们一家三口为他付出的还少么?早已经扯平了!”

    封行朗严厉着声腔,“所以从今往后,别再道德绑架我们一家人!”

    “行朗!”雪落又是一声阻止的喃唤。

    “叔爸……叔爸,不要生气,不要生气!”

    封团团都快哭出声来了,“不吵架好不好?团团不想你们吵架!”

    “封行朗,你今天怎么了?我只是想感谢雪落一下而已。”

    封立昕皱着眉头说道。

    “我家雪落不需要你的感谢!”

    封行朗的声音又提高了几分贝,“如果下回把团团一个人丢在家里,你是不是该埋怨雪落了?”

    “当然不会。怎么会呢。”

    封立昕顿了一下后,才连忙应声。

    “你嘴上不会,但心里会不会,只有你自己清楚!”

    封行朗意味深长的继续说道,“雪落不欠我们俩兄弟什么,这你比谁都懂的!”

    封立昕点了点头,“行朗,这我知道。雪落是个好女人,说明当初我替你选择的,是对了!”

    “少来!要不是入得了我的眼,你觉得我会由着她爬上我的床?”

    封行朗的言语开始染起了浮魅,“你懂的,我不是个能将就的人!尤其是二兄弟,特别的不将就!”

    “……”雪落真的很感叹:这兄弟俩之间的情意,让人实在是太难琢磨了。前面还剑拔弩张的,这一刻却能荤话连篇。

    “封立昕,快看,三点钟方向有个长腿美女!目测还是个苞儿!”

    “……封行朗,雪落在呢!”

    “我让你看的!我又不想看!再长再大,都比不上我家雪落合我胃口的。”

    “亲爹,包儿是什么意思?”

    林诺小朋友费解的问。因为他能听出,此包应该不是书包的意思。

    “诺诺!你亲爹的意思是说,那个漂亮姐姐应该背个包,就更漂亮了!”

    雪落连忙接过儿子的话,生怕丈夫封行朗又提前进行那方面的早熟教育。

    “封行朗,你能绅士点儿么?你这么轻浮流气,都跟谁学的啊?”

    “当然是我自学成才!”

    “……”

    ******

    夜已深。

    交待好nina‘金克都’项目的注意事项后,封行朗便靠在大班椅内闭目休憩。

    想起什么来,封行朗从保险柜里取出了丛刚所给的玻璃药剂小瓶。

    这狗东西连问都没问是要给谁用的,就这么交给自己了,会不会……

    到不是封行朗不信任丛刚的医术,关键是信不过他的医品。

    要是他知道了这东西是给严邦用的,岂不是要借机凶之而后快?

    这药在明晚白默女儿们的满月宴上才会用,现在想试下这个药剂,应该是来得及的。

    封行朗当然不会自己试。

    得找一个活物!

    巴颂?

    跟丛刚一个鼻孔出气,他的试验结果,当时是不可信的。

    封行朗下了楼,从厨房里找到几个吃剩下的可乐鸡腿。从其中用手捡出一个来,在上面涂抹上了少许的药剂。

    可乐鸡腿不是给自己吃的,当然也不是要送去给巴颂;

    封行朗将涂抹上少量药剂的可乐鸡腿,送去给了小木屋里的十六。

    十六吃得是欢天喜地。它没想到这深更半夜的,还能有加餐。

    关键这骨头上满满的都是肉啊!看起来跟没被人吃过一样!

    十六吃完了大鸡腿,舔干净嘴巴,且摇晃着尾巴继续向封行朗讨要。

    “别贪得无厌!那可是从我亲儿子口中省下的口粮!”

    封行朗在狗窝旁边坐下,一边给十六顺着狗毛,一边观察着它的反应。

    “十六,你说,给一个嗜血为生的人留下一个子嗣……是不是有那么点儿强人所难的意味儿?”

    “……”

    “你说,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靠谱么?”

    “……”

    “有没有可能,她会拿这个孩子当成要挟那个神经病的筹码?”

    “……”

    “你说我是帮她呢?还是不帮她呢?”

    “……”

    “不帮她……那他所有的一切,都将是我家亲儿子的!整个申城,就任由封林诺公子爷横着走了!”

    “……”

    “我何必要多此一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