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76章 爱的理性与感性

第1076章 爱的理性与感性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76章 爱的理性与感性

    一听卫康说封行朗大概五分钟内会赶到,丛刚整个人都不好了。

    每次封行朗来找,丛刚都不会淡定。

    因为丛刚清楚,以封行朗的坯料,准没有什么好事等着他。

    只不过最近申城还算太平:河屯依旧守在佩特堡里‘思过’,而严邦……该不会是封行朗前来兴师问罪,前天晚上坏了他跟严邦的好事吧?

    丛刚刚毅的眉宇沉沉的敛起,看起来满染着生人勿近的危险气息。

    “封行朗来了,就说我不在。”

    “好的boss。”卫康应声后又疑声,“关键封行朗……他能信吗?”

    丛刚回眸剜了卫康一眼,“你的能耐是越来越见涨了!”

    “boss,要对付封行朗,其实说好对付也好对付的……可你又不让打!”

    卫康说的是客观存在的关键因素:打又不让打,伤又不让伤,只凭嘴皮子把他赶走么?

    问题是:封行朗的口才显然要比卫康好很多,耍嘴皮子的功夫更胜n筹。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让打了?”

    丛刚似乎有些恼羞,“今天你随便打!打到你满意了为止!”

    “……”这话听着怎么像是在跟他赌气啊?没仇没怨的,自己为什么要打封行朗?

    “那我可真打了?”

    卫康这话听起来很有那么点儿欠揍的意味儿。

    丛刚鼻间哼哧着粗重的怒气,冷厉的低嘶:“滚出去!”

    卫康应声而退,可退出房间门之后才意识到:boss到最后还是没说,究竟是让打还是不让打啊!

    “康哥,封行朗来了,在停车。”

    随着老四彦纳瓦的汇报声,封行朗已健步迈进了这幢临时用木质材料搭建起来的二层木屋。

    “卫康,丛刚呢?”

    封行朗直接朝卫康招呼。

    看封行朗这风尘仆仆的模样,面容俊朗,想必也不是来寻衅滋事的;于是,卫康便条件反射的用手指了指二楼房间的方向。

    封行朗会意,朝着卫康做了个你可以嘘声离开的手势后,便健步上楼去了。

    目送着封行朗上楼,卫康微微扬了扬眉:自己是不是越来越会办差事了?

    封行朗这个烫手山芋,还是送给丛刚自己去解决好了!

    不惹怒丛刚,他们连打开封行朗的机会也不会有!只要丛刚怒了,他们才能顺水推舟的将封行朗这个祸害暴打一顿!

    但目前只是构思!

    在听到封行朗的脚步声时,丛刚的眉宇已经蹙得很难看了。

    门没上锁,封行朗直接半推半撞开来。他向来没有敲门的习惯。

    “丛刚,找你要件东西!”

    “没有!”

    还没等封行朗开口说要的东西是什么,丛刚便一口回绝了。

    “……”封行朗怔了一下,“老子还没开口呢,你就说没有?”

    “我这里没有你想要的东西!走吧!”

    丛刚依旧是决定的回绝,然后便是逐客令。

    “狗东西,老子最近没得罪你吧?这是你对主子该有的态度么?”

    吃瘪了的封行朗,脾气当然不会好。

    “别在我面前自抬身份!我不是严邦,没有众星捧月的嗜好!”

    丛刚冷嗤一声,连看都没看封行朗一眼。

    说真的,封行朗想弄死丛刚的心思不是一天两天了。

    每每看着听着他在自己面前这么肆无忌惮的趾高气扬,封行朗就十分的不爽!

    可不爽归不爽,每次有什么棘手的活儿,他首先想到的人还会是丛刚!

    “信不信老子放火烧了你的狗窝?”

    封行朗低厉着,生冷着每一个字眼。

    “封行朗,你除了玩这个下三滥的手段,还会什么?”

    丛刚不以为然的扫了封行朗一眼,“把你打出去,我只要三分钟!”

    不知怎的,在丛刚面前,封行朗变得越来越能屈能伸了。

    可是,不能屈能伸又能怎么样呢?真想彻底灭掉丛刚等党羽,那必须是件工程浩大的活儿。

    再则,封行朗暂时也没这个打算!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严邦跟丛刚之间的‘相互制衡’,对封行朗来说,还是很有存在意义的!

    他容不得有一方‘功高盖主’,或是‘倒戈造反’!

    这便是他一直容忍这两帮势力存在的主要原因之一!

    “或许,我连三分钟都不用……”

    见封行朗依旧没有行为上的动怒,丛刚又火上浇油的补充上了这句。

    “行了丛刚,不跟你耍嘴皮子。真有事儿找你。”

    封行朗换上了一副一本正经且急切的模样,“我要一种速效的口服式催眠药。要无色无味,要见效快,可以混在酒液中的那种!”

    “没有!”

    丛刚又是一声冷意的回绝:竟然弄那个爱情方面的动作片放在u盘里忽悠他?这人渣的忙,他是一点儿想不想帮!

    “真没有?”

    封行朗好脾气的又问一声。

    丛刚回了封行朗一记冷眼,直接侧过头去不再搭理他的重复逼问。

    反馈出来的信号就是:老子就不给,你能把我怎么着?

    “很好!”

    封行朗上扬着他那好看的薄唇,“丛刚,我给你五分钟时间把东西弄出来给我!不然……”

    “不然怎样?”

    丛刚不以为然的呛声,“不用等上五分钟了,你直接‘不然’吧!”

    说实在的,当时丛刚的这番欠揍的言语,听着真的很让人挠心!

    而且还是百爪挠心的那种!

    可封行朗却笑了笑,“不然,我就把在封家阳光房里扒你衣服,且睡你的视频去步行街滚动播放!”

    “……”

    丛刚气得俊脸上的肌肉都在跳动,“封行朗,你这个人渣!”

    “卫康……”

    封行朗象征性的朝门口方向嚷了一声,“卫康……想看你家boss被我睡的视频么?”

    很明显,后面的部分是封行朗自己瞎掰的。

    他只是想试探丛刚的反应。

    可还没等封行朗话落,丛刚整个人被飞扑了过来,紧紧的捂住了封行朗的嘴。

    “封行朗,你胡说八道什么?你这么捏造杜撰有意思么?”

    丛刚气息急促得连话都说不利落,“你可是有老婆孩子的人,就不怕弄污自己的名声吗?”

    “怕啊!不过为了能威胁到你,我愿意冒这个险!”

    丛刚的反应,真有意思!

    五分钟后,封行朗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丛刚并没有询问这东西会用在谁的身上。他也懒得多问。

    或许当时的目的只有一个:赶紧的将封行朗这个瘟神送走!

    封行朗拿到东西下楼的时候,看到卫康一脸懵圈的朝着他行着远程的注目礼。

    “听到什么了?”

    封行朗悠声问。

    “没……什么也没听到!”

    卫康狠劲的摇头,“老四,你什么也没听到对不对?”

    “嗯,嗯,我也什么都没听到!”

    封行朗将双手悠然的插在西服裤袋里,“有时候,耳朵不太好使,却能保命!”

    卫康和丛老四连连点头。

    “千万别当真!我只是跟你们boss开个玩笑而已!”

    封行朗捞起手边的一个纯手工编织的中国结,“这东西到是挺喜庆的,拿走了。”

    “你随意。”卫康应声。

    封行朗抬眸扫了卫康一眼,“你该不会是真信了吧?呵,就凭你家boss的身手,你觉得你能睡得了他?”

    “肯定不能!”卫康坚定。

    “那不就行了!别胡思乱想!”

    封行朗丢下这句让卫康极度匪夷所思的话后,才倨傲的离开。

    ******

    封行朗赶到步行街时,雪落正带着两个孩子吃着下午茶。

    巴颂在几米开外若即若离的守着。封行朗是故意将他支开独自去启北山城的。

    “叔爸……你怎么才来啊?团团都等着急了呢!”

    小可爱一边给封行朗喂着薯条,一边腻歪过来讨抱。

    林诺小朋友蔫蔫的。在见到亲爹封行朗被鼻涕虫给霸占了过去,就更加提不上精神了。

    封行朗咬过团团送来的薯条,一手抱起她后,又挪到亲儿子的身边,将闷闷不乐的小东西给抱坐在了劲腿上。

    “怎么了亲儿子?这小眉头皱得可真没绅士风度。”

    “亲爹,我们去冒险屋好不好?”

    小家伙将手中的宣传单送至亲爹封行朗的面前,“看起来很有意思的。”

    “嗯?冒险屋?”

    “团团不要去!那里面好恐怖好恐怖!团团会害怕!”

    封团团把小脑袋摇晃成了波浪鼓,“叔爸不要去!”

    雪落坐在对面,静静的看着两个争宠的孩子。似乎她也很想知道下文:丈夫封行朗会满足哪个孩子的要求。

    本不该多想的雪落,还是忍不住想起丈夫封行朗曾经所做的那个选择:接住了封团团,而眼睁睁的看着儿子掉下那个海洋球池。

    后来,男人也跟自己解释过,说是他事先看到儿子下面是海洋球之后,才做出去接侄女封团团的选择的。而当时的河屯,明显是在诱导封行朗做这样的选择。

    或许自己不应该去责怪男人理性的选择,可无论男人如何的解释,雪落还是伤心了很长一段时间。

    “这样吧,我们来投票决定!少数服从多数!”

    封行朗将这个棘手的问题半推给了妻子雪落,“雪落,你也跟着一起选。”

    “我选择不去!团团胆子小,会害怕的。”

    雪落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丝毫没有犹豫。

    “妈咪,你都不爱自己的亲亲儿子了么?怎么老护着鼻涕虫啊!”

    林诺小朋友不满的嗷嗷直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