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73章 不然就吻你!

第1073章 不然就吻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73章 不然就吻你!

    封行朗醒来时,已经是翌日的晨。

    偌大的豪华套间里就只有他一个人。

    已经不记得是谁将他搀扶进这房间,给他洗去了身上呕吐后的污浊。

    或许唯一有意识的,就是浑身像是被狗舔过了似的。

    床头放着清洗烘干后的衣服。最上面还压着一盒进口胃药。

    这盒进口胃药,封行朗是熟悉的。是封家常备着的一种胃药。他已经有好几个月没吃它了。

    夜莊里也有,难道只是巧合?

    半个小时后,打理干净的封行朗从夜莊顶层的豪华套间走了出来。

    巴颂还等在停车场里的车中。昨晚他一直没回,守在这里。

    不过大概凌晨两三点的时候,他看到严邦下了楼,并驾着离开了。

    “封总。”

    巴颂立刻迎了上前,并替封行朗将车门打开。

    知道昨晚要拼酒,封行朗便把巴颂给带上了。

    “封总,您是回封家呢?还是直接去gk?”

    这个时间点,想必太太已经送小少爷诺诺去幼稚园了;而她自己也是要去学院上学的。

    “回封家。”

    封行朗半拥在后排的休闲皮椅内,闭目休憩。

    他的胃在女人的调养下,已经好多了;昨晚的拼酒,并没有将他的胃喝疼,但也不太好受。

    自己这得有多彪乎,才会想到联合默老三来跟严邦拼酒?

    赶回封家时,已经快九点了。

    封家一切正常:该上学的上学去了,该上班的上班去了,该买菜的买菜去了。

    莫管家在院落里修修剪剪。

    在看到二少爷封行朗回来之后,立刻放下手中的活儿迎了上前。

    “诺诺上学去了?”

    瞄了一眼车库方向,封行朗揉了一下有些发疼的太阳穴。

    “早就去了。出门前还念叨着要等‘混蛋亲爹’亲自回来送他呢。”

    莫管家如实跟封行朗汇报。

    随后又问,“二少爷,您吃过早餐没?厨房里还有安婶做好的糕点。”

    “不吃了,去公司。”

    封行朗转身刚要离开,却被莫管家给叫住了。

    “二少爷,老莫有几句话,想跟您说说。不会耽搁您多少时间的。”

    封行朗顿了一下,转过身来扫了莫管家一眼。察觉到莫管家神情严肃,便微微颔首。

    书房里,莫管家麻利的给二少爷封行朗热来了牛奶和糕点。

    “二少爷,虽说应酬在所难免,可身体是自己的,同时也是小少爷和雪落太太的,你可要多多的爱惜呢!”

    莫管家的开场白,让封行朗微微皱眉,喝了一口牛奶,漫不经心问:“太太抱怨我了?”

    “雪落太太心地善良,她是关心您的身体呢!”

    莫管家微微提息,“昨晚太太接到电话说您喝多了胃疼,就匆匆忙忙的拿上胃药要送去夜莊给您,幸亏被我给拦下了!”

    “胃药是你送去的?”

    封行朗放下了手中的牛奶杯,紧声问。

    “这还好是我送去的。要是让太太送过去,她又怎么受得住严先生的又凶又吼呢!”

    有些话,已经到了不得不说的境地了。也算是防范于未然。

    为了二少爷一家和睦,更为二少爷的前程和名声。莫管家当然希望封家好。

    莫管家的话,让封行朗沉沉的敛眉。似乎他已经预感到昨晚发生的事儿。

    “是谁给太太打电话说我胃疼的?”他追问一声。

    “我已经说过巴颂了。他也是为了您的身体着想。”

    莫管家清楚:以二少爷封行朗的睿智,自然会猜到是巴颂。所以便顺水推舟的替巴颂说了句公道话。其实在莫管家看来,这个电话是打对了!只是方式方法不太好。

    封行朗沉寂了几秒,“你去送胃药,严邦凶你了?”

    “那个……严先生估计也是喝多了。一听我说要带您回封家,他好像特别的生气。”

    封行朗再次蹙眉,“他就是个神经病,喝多了会耍酒疯,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我哪儿敢呢!”

    莫管家陪笑着,小心翼翼的说着每一句话,“只是太太心疼您的身体。担心您的胃。”

    “太太都说些什么了?”

    封行朗浅抿了一口牛奶,淡声问。

    “太太也没说什么。就是听到你胃又疼了,心急如焚的想赶去夜莊给您送胃药。埋怨您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莫管家温声和语的说道。

    封行朗默了一下,“严邦没伤着你吧?”

    “没有。严先生喝多了,就是声音高了点儿。”

    莫管家笑着应答。

    封行朗没有接声。

    站起身来轻拍了一下莫管家的肩膀,“今天下午我去接诺诺放学。一并去接太太。”

    “好好。”

    莫管家连声应好。

    他知道二少爷是个聪明人,有些话不必点破,他自会知晓。

    在去gk的路上,封行朗一直沉默是金着。

    巴颂读不出封行朗明显的喜怒情绪,只是觉得这样的封行朗,似乎满是阴霾之气。

    其实老莫在把封行朗叫进封家书房时,巴颂是紧张的。他意识到老莫会告状。

    可这一路,也没见封行朗开口训斥他!难道老莫没向他‘告状’?

    告状了又能怎么样?太太的确是叮嘱过他:少让二少爷喝酒的。

    酒喝多了当然会胃疼。巴颂只是找了个更好的借口罢了。

    “巴颂,昨晚老莫去给我送胃药时,严邦出手重了吧?”

    封行朗并没有提及是谁给太太林雪落打电话的茬儿。

    “对莫老头儿来说,那一推挺重的!差点儿就要了莫老头儿的老命!当时还是我把他给搀扶下楼的呢!”

    巴颂有些故意渲染的成分。

    “老莫说什么了?让严邦这么气大。”

    封行朗不动声色的继续问道。

    “就说要进去给你喂药。还说太太担心你,要把你带回封家休息……可严邦不让!”

    巴颂报复性的又补充上一句,“说今晚你属于他!让老莫一边凉快去!”

    这番话,严邦的确说过;可严邦那是说给巴颂听的。

    封行朗的一张俊脸阴寒得能刮下一层冰霜来。

    又过了十多分钟,封行朗才从齿间溢出一句生冷的话来:“以后再敢跟太太多嘴,舌头就别想要了!”

    “还有,如果我封行朗想要你的命,这个世上就没人能够保得了你!这一点儿,你最好相信!”

    封行朗阴森森的话,听得巴颂一阵背脊发凉。

    无论是严邦,还是丛刚,都不会为了巴颂一个小角色而得罪且忤逆封行朗的!

    ******

    下午。

    在申大的室内体育场馆里,有一场就业动员大会。

    在就业形势不太乐观的情况下,整个体育场馆几乎是座无虚席。有大三大四即将毕业的,也有大一大二来凑热闹感受气氛的。

    在学校食堂里刚吃过午饭,雪落便跟同学一起来体育场馆里占位置。

    中间的位置几乎被占满了,雪落她们只能挤到了边角处的位置。

    “随着近几年严峻的就业形势,大家对今年的大学生就业形势格外关注,根据教育部发布的最新信息,今年高校毕业生人数达到765万超越去年的749万,高校毕业人数创历史最高,堪称史上更难就业季……”

    “应聘者们仍有一些相似的复杂情感:急切、倦怠,期待中掺杂着焦虑。”

    “在大学生就业形势愈发严峻的情况下,越来越多高校学子选择了创业这条路。”

    雪落一直专注的在听,根本没注意到有个人已经朝她挤了过来。

    直到那只劲实的臂膀环住了她的腰,她才惊慌的侧头寻看这只贱手的主人。

    “封行朗?你怎么来了?”

    雪落压低声音惊呼。要在如此拥挤的体育场馆里找到她,堪比大海捞针。

    “惊喜么?”

    男人浮魅一笑。

    雪落赏了男人一记怨意的白眼,便继续默不吭声的听她的讲座。

    “又不乖了……竟然一天没给老公打电话?”

    男人凑近过来,吮过雪落的耳珠;

    雪落瞬间一颤。

    “这么敏感呢?老婆,你太可爱了!”

    “封行朗,大庭广众之下,你要点儿脸好么?”

    雪落偷偷环看了一下四周,压低声音呵斥。

    “只要能让老婆高兴,我这脸呢……要不要都无所谓的。”

    封行朗劲臂用力一揽,女人便被他勾进了怀中,“说你爱老公!不然就吻你!”

    “……”

    雪落怒目圆瞪,“封行朗,你要不要脸啊?”

    封行朗凑身过来,在雪落的脸颊上蜻蜓点水的啄了一口,“快说爱我!除非你想我狠狠的吻你!”

    雪落真够无语凝噎的:这男人的脸庞怎么比城墙还厚啊?

    “封行朗,拜托,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雪落想起身逃走,可男人的臂膀着实的遒劲有力,她根本就逃不开。

    “那就乖乖的、深情的,说你爱我!”

    男人的眼眸中,荡漾着情韵的光亮;如同泛着波光的深邃而神秘的海洋。

    “我……我爱你。”

    雪落实在丢不起这个脸,只能从了男人。

    “宝贝儿,我也爱你!”

    随着男人的话落,雪落的后脑便被他的大掌压住,顺势往他身边一带;男人的唇便狠狠的吻了过来。一寸一寸的将雪落香甜的味道掠夺到自己的口中……

    雪落的红唇被男人用力的纠缠着,她无法摆脱他的钳制,又急又恼,眸光里泛起了点点的晶亮。

    一个深情的吻结束,雪落的唇被男人吮得如同清晨带露的花儿一般娇美。

    “我的杰作……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