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72章 意欲何为?

第1072章 意欲何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72章 意欲何为?

    再则,像封行朗这样有着卓越成就的新贵人物,不可能没有必要的应酬;这一点儿,林雪落当然是知晓的,也能够理解。

    “蠢呢,你不会说:是封行朗喝多了胃疼么?”

    丛刚低斥一声。当初考虑到封行朗敏锐的嗅觉,便弄了个不太油腔滑调的巴颂送去他身边;可凡事有利有弊,丛刚算是感受到了。

    巴颂恍然:这个借口还真不错!林雪落心疼丈夫封行朗的身体,当然会赶过来的。

    等挂断了丛刚的电话之后,巴颂立刻给林雪落拨去。

    晚上,跟封团团‘干了一架’的林诺小朋友睡得有些早。战局最终以团团哭着鼻子去找papa封立昕而告终。也没有真打,就教训了她几句。让她知道了‘老缠着诺诺哥哥是不对的’!

    雪落半坐在床上,一边作陪着睡熟的儿子林诺,一边翻看着她的毕业论文。还有两三个月她就能顺利毕业进入实习阶段。

    “太太,我是巴颂。”

    “巴颂,你跟封总回来了吗?”雪落问,并叮嘱一句:“别让封总喝太多的酒。”

    “封总喝多了,胃疼得厉害,人在夜莊里……太太您说怎么办呢?”

    “啊?行朗又胃疼了?”

    雪落从床上坐起身来,忍不住的埋怨:“他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啊?今晚不是白默请客的嘛,他们三个怎么也杠起酒了?”

    “太太,要不您来一趟吧?封总指不定还要喝到什么时候呢。”

    巴颂说话还是留有余地的。不敢提及严邦不肯放人的事儿。

    只是他把这个棘手的问题丢给林雪落,似乎也不太厚道。毕竟林雪落是个女流之辈,要是真跟严邦顶真上了,恐怕吃亏的只会是她。

    其实有些东西,不说出,不道明,也就天下无事了;只是有人偏偏不想要这样的太平!

    “好,我这就过来!”

    挂了手机的雪落刚要起身,可在看到一旁抱着她的腰际睡熟的儿子林诺时,她还是犹豫了一下。

    在睡熟的儿子和胃疼的丈夫之间,雪落最终选择了去一趟夜莊,把胃药送过去就回。

    丈夫封行朗已经是成年男人了,做事不知道分寸,她也无能为力。她能做的,只是提醒丈夫要爱惜他自己的身体,就等同于珍爱这得来不易的家。

    雪落匆匆忙忙下楼,从储藏室里翻找到丈夫封行朗已经有小半年不用吃了的胃药。有莫管家在,这些常用药一直都会备着,而且还经常更换新的。

    “太太,你找什么呢?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起身的是莫管家,他刚刚做好账目才回自己房间休息。

    “莫管家,行朗喝多了,说是胃疼,我想送些胃药过去。”

    “二少爷喝多了胃疼?人在哪儿呢?”

    “在夜莊,跟严邦和白默他们。”

    听到严邦的名字之后,莫管家微微蹙眉:他是打心眼里感激严邦给封家两兄弟给予的庇护;可外面不少的流言蜚语,而二少爷封行朗又是有家室的人……终归不太好!

    “太太,诺诺在家呢,你怎么能走得开啊?!还是我去夜莊给二少爷送胃药吧!我会叮嘱二少爷少喝点儿酒的。”

    舍不得儿子独自睡在三楼,雪落便点了点头,“莫管家,那就有劳你这么晚走一趟了!”

    “太太您见外了,这本就是老莫的活儿呢!您快上楼去陪着诺诺吧。孩子一个人睡着,醒了会害怕的!”

    莫管家三言两语,就留住了雪落,自己拿上胃药,并叫上司机小胡匆匆忙忙的赶去了夜莊。

    封家的保姆车刚在夜莊的停车场里停稳,巴颂便走了过来。

    打开车门没见到林雪落,微微失望,“老莫?太太呢?”

    “你觉得这么晚让太太一个女人家来这种风花雪月的地方,合适吗?”

    莫管家不答却反问上巴颂一声。

    “……”巴颂被问住了,闷不吭声。

    “二少爷在哪儿?带我过去。”

    莫管家扫一眼停车场里的进进出出的人,眉头直拧:感觉来这种地方的,不是不三就是不四的人!

    “二少爷他……他被严邦扛去顶楼套房里了,你……恐怕见不着他的。”

    巴颂对莫管家的到来,并不存任何的指望:老头儿一个,又怎么可能会是严邦的对手呢!

    “让你带路你就带路,废什么话啊!”

    莫管家温斥一声,“别拿豆包不当干粮!”

    “好好好,豆包管家请!”

    这一刻的巴颂,在无计可施之际,也只能试一试了。

    说不定莫老头的‘倚老卖老’就管用呢!

    “是你给太太打的电话?”

    莫管家一边走,一边试探着问。

    因为二少爷封行朗是不可能这么晚给自己的妻子打电话说胃疼的。

    即便是真疼,他也会忍着。

    “嗯。”巴颂随口哼应了一声。

    “以后这种事儿,打电话给我就可以了!太太在家要照顾小少爷,你让她担什么心呢?再说了,太太一个女人家深夜赶来这种风月场所,安全吗?”

    微顿,莫管家侧过头来狠瞪了巴颂一眼,“真不知道你小子意欲何为!要是让二少爷知道你乱说话、乱打电话,指不定要怎么抽你呢!”

    “……”巴颂直接默声了:这老家伙,也太利害了吧?

    ******

    顶楼的通道里,豹头拦下了莫管家和巴颂的去路。

    “这位先生好,我是封家的管家,来给我家二少爷送胃药的;他胃疼得利害。麻烦您给行个方便!”

    “二爷胃疼?”豹头侧身朝套房的门瞄了一眼。

    “是呢!二少爷电话打得急,我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赶来了。”

    莫管家急声说道。

    豹头本想自己拿过莫管家手里的胃药送去房间里的;可看到身后的巴颂,便给莫管家放了行。

    “你去送药;他留下!”

    试图坏主子好事的人,他都不会放过。

    得到允许之后,莫管家便匆忙朝套间方向快走过去。

    连续的叩门声响起,刚把封行朗和他自己身上的呕吐物清理干净的严邦,有些暴躁的从沙发上跃身过来打门。

    “老莫?”严邦厉声疑问。

    看到精赤着上身的严邦,莫管家紧张的朝房间里张望。

    “严总,我家二少爷呢?”

    “睡着呢!你找他有事儿?”

    不等莫管家作答,严邦又戾气一声,“什么事儿等明天再说!”

    “二少爷喝多了胃疼,我是来给他送胃药的。”

    莫管家想进卧室,可严邦健壮的身姿就横在门口,硬闯不得。

    “谁说封行朗喝多了胃疼的?”严邦厉问,“巴颂?”

    莫管家怔了一下:果真是巴颂自己自作主张的电话。

    莫管家没有作答严邦的问话,而是避重就轻的说:“严总,我进去给我家二少爷喂点儿解酒的胃药,他醒来时也会舒服些。”

    “给我吧!”

    从莫管家手里一把夺下胃药,严邦便要关门;而莫管家眼疾手快的将自己的一条手臂挡了进去。

    “严总,诺诺吵着要二少爷回去陪他睡呢。一直闹腾到现在也不肯自己睡。”

    即便是冒险,莫管家也想试试能否将醉酒的二少爷封行朗给要回去。

    “林雪落呢?她连自己的孩子都哄不住吗?”

    严邦横着一张疤痕脸,有着明显的不快。

    “我家太太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二少爷……二少爷……诺诺等着你回去呢!二少爷……”

    莫管家随口接了一句后,又连忙朝房间里大喊了几声,希望二少爷封行朗能听到。

    “行了老莫,别喊了!再喊……我可要生气了!后果你承受不起!”

    严邦一个重力的推搡,即便是老当益壮的莫管家,也敌不过他的蛮力,径直后跌撞在了墙壁上,震荡得脑袋一阵嗡嗡作响。

    莫管家是聪明人,等缓过那阵眩晕之后,便没吵没闹的离开了。

    以他刚才的喊声,如果二少爷不是醉酒得不省人事,他一定会听到的。

    跟严邦撕破脸,对谁都没好处。

    再则,严邦对封家的恩情,那是厚重且数不胜数的。

    叮嘱了巴颂一些话后,莫管家便跟司机小胡赶回了封家。

    雪落还没睡,在听到引擎声后,立刻起身了下楼来。

    “莫管家,行朗呢?行朗怎么样了?”

    “哦,我给二少爷喂过胃药了。二少爷只是吐了点东西,没什么大碍。见他睡得沉,就让他留在夜莊,跟默少爷一起休息了。默少爷也喝多了。”

    “哦,这样啊,没事儿就好。”

    雪落微微叹息,忍不住的埋怨,“这个白默,都是当爹的人了,还这么彪!”

    今晚是白默做东宴请,封行朗事先跟雪落汇报过。

    “也许是喜得千金,把默少爷高兴狠了!”

    “白默高兴白默的,行朗跟着彪什么彪啊?搞得像他又当爹了似的,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这年青人啊,一高兴就嗨过头,也正常!”

    为了不让雪落太太继续抱怨或是追问什么,莫管家又催促道:“太太,夜深了,你赶紧上楼休息去吧。别让诺诺等太久!”

    雪落点点头,“我这就上楼。老莫,行朗回来了,你可要好好说说他。”

    “我知道的。等二少爷回来了,我一定好好劝劝他。”

    莫管家连声应好。

    是该好好劝劝二少行封行朗了!

    目送着雪落上楼,莫管家只得在心里默叹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