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65章 无需懂的柔情

第1065章 无需懂的柔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65章 无需懂的柔情

    丛刚处理好身上的伤口和污浊之后,侧躺在床上才眯了几个小时,便听到楼下传来封行朗那个人渣又吼又嚷,外加踹门和砸打的噪音。

    “这个人渣!”

    丛刚低嘶一声,却没有起身,而是卷进了轻薄的羽绒被里。

    丛刚知道乘坐最快的班机赶回申城的临近城市,封行朗当然也知道。只是足足比丛刚要晚上了七八个小时。他能这么快赶回来,也足以见证他的爱子心切。

    风不止,而树似乎也不想静;就这么一直相处僵持着。

    “boss,封行朗来了,在楼下砸门呢。”

    门外,传来卫康的轻声叩门声。

    其实卫康是知道的:自己来通知丛刚,完全是多此一举。以丛刚的警惕性,又怎么会没听到封行朗在楼下闹出的那么大动静呢!

    只是他们一个不给打开,一个玩命的砸门,就这么僵持着,似乎也不太好。

    着实扰了这安静清悠的美好早晨。

    “知道了。”房间里的丛刚应了一声。

    就只是‘知道了’?

    没然后,没下文了?

    卫康等了一会儿,可房间里再次恢复了沉寂。

    “boss,那是给开门呢?还是把他打走?”

    卫康也不太喜欢猜来猜去的揣摩圣意。丛刚是自己的boss,他们的话自然要听的;但封行朗似乎潜意识里会成为他们boss和boss,长远打算还是要有的。

    至少现在能不得罪他,就不得罪他!

    即便要得罪,那也得现在的boss下命令不是么。

    可还没等到丛刚下命令,那本就不太坚固的木制门,直接被封行朗开车给撞开了。

    不但是个人渣儿,而且还是个暴徒!

    粗俗又蛮横!老是弄不清自己的身份!

    丛刚是这么认为的。可封行朗却不这么认为!

    他觉得没弄清自己身份的人,是他丛刚!

    “封……封总,早啊。”

    看着封行朗满染着暴怒冲上楼来,卫康下意识的打了个招呼。都已经撞面儿了,不打招呼似乎也不太合适。

    “丛刚呢?”

    封行朗厉问。

    “我家boss正在休息呢。有什么事儿,你等他醒……”

    ‘哐啷’一声,还没等卫康把话说完,封行朗就径直用单肩破门而入。

    这幢临时的二楼小楼,几乎全是那种木质结构,坚固性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儿。

    丛刚半躺在简易的木板床上,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撞门而进的封行朗。

    “封行朗,你又发什么疯呢?”

    丛刚话声未落,封行朗二话没说就径直扑了过来,将来不及反应的丛刚压制在了他的身之下。

    或许不是丛刚没来得及反应,只是他没想到封行朗会……如此的不含蓄。

    “丛刚,我儿子呢?”

    刚刚在楼下,封行朗已经顺带检查过了;而丛刚的床上也没有儿子的踪影。

    封行朗压制着丛刚,暴戾怒问;口中的气息喷在丛刚的脸颊上,几乎紧贴着他的鼻梁。

    当时的丛刚,思维瞬间慢上了半拍;等封行朗把他的上身从被子里揪起时,他似乎才缓过神。

    “u盘呢?”

    丛刚没有去迎封行朗那怒不可遏的眸子,而是半侧着脸颊问了一声。

    封行朗清冽的俊脸因愤怒而扭曲了一下。

    这一次他没有跟丛刚耍嘴皮子,亦没有玩阴谋诡计;而是直接从口袋里取出那个u盘丢砸在丛刚的脸上。

    “我儿子呢?”

    “还有那些复制品呢!”

    明明占着上风,可丛刚看向封行朗的目光,似乎忽心虚闪得利害。

    尤其是封行朗那健壮的身姿压制着他!

    并不是丛刚承受不了封行朗的重量,只是……

    “你觉得老子真会闲得发慌去搞一堆下三滥的复制品来要挟你?”

    封行朗嗤声冷哼,“想威胁你,老子有的是办法!”

    “快说,我儿子呢!”

    封行朗又是一声厉吼。似乎已经濒临忍耐的极限。

    看上去如果丛刚再不说出林诺小朋友的下落,封行朗真能吃了他。

    “这个时间点……”

    丛刚侧头瞄了一眼窗外,“你儿子应该在你老婆怀里睡着。”

    丛刚的作答,到是让封行朗微显惊艳:儿子在自己女人怀里睡着?

    这狗东西有那么老实,会把儿子封林诺送去雪落的身边?

    “给我手机!”

    不管主观意识上信与不信,封行朗都是要求证的。

    丛刚将抽屉里的手机拿给了封行朗。

    “老实点儿!”

    封行朗依旧压制着丛刚的上半身,禁锢着他有可能的反抗。

    其实反抗不反抗,主观意识很重要。

    但这一刻的丛刚,似乎没有了主观意识,感觉整个人都不太好。好像压制在他身上的,不是一具八九十公斤的躯体,而是一座无形的泰山。

    “喂……你好,请问哪位?”

    手机里,传来女人睡意朦胧的询问声。

    “雪落,是我。诺诺呢?”

    一听到女人柔软的声音,暴躁中的男人瞬间温情了起来。

    “诺诺回来了,正睡着呢。”

    雪落在儿子红扑扑的小脸上亲了一口,“诺诺……是亲爹。”

    “诺诺睡着,就别叫醒他了。”

    “行朗,你在哪儿呢?回来了没有?”

    “哦,我刚下飞机,一会儿就回。等着我!”

    “好。路上小心点儿。”

    寻思起什么来,雪落又补充说道:“是丛刚把诺诺送回来的。昨晚就送回来了。一直没能打通你的电话。”

    “嗯,我马上就回!一会见。”

    挂断电话之后,封行朗顺手删掉了妻子雪落的号码。妻儿的平安,让他着实安心了不少。

    “你可以起开了吧!”

    等封行朗打好这番温情的电话之后,丛刚才用劲腿将压制在身上的封行朗顶了开来。

    封行朗敏捷的翻身从床上跃下,斜着眼眸睨了丛刚一眼。

    “你还算识相!”

    菲薄的唇浅勾了一下,算是对丛刚行为的赞赏。

    “闹够了吧?闹够了就出去吧!”

    丛刚整理着被封行朗弄得凌乱一片的床铺。

    “你以为老子乐意呆你这儿呢!”

    封行朗扫了一记冷眼,便转身朝门口走去。

    丛刚的眸光下意识的目送过来。却没想封行朗一个顿步转过了身。

    “你身上的伤……没事儿吧?”

    刚刚的扭打,让丛刚身上的那些刮伤显露了出来。封行朗当然会看到。

    当时丛刚身上的卫衣被脫给林诺小朋友了,只穿了一件t恤的他,难免会被那些树枝和灌木丛蹭刮到。

    “……没事。”

    丛刚有些不自然的应了一声。

    “那片山林那么凶险,你还敢跑那么快……怎么没摔死你个狗东西的!”

    这突变的画风,彰显了一个人渣应该有的态度和口吻。

    “……”

    丛刚没话说。也不想说。

    楼下,封行朗停下了脚步,转身过来盯看向一旁送他的卫康。

    卫康被封行朗这一盯,浑身的细胞都警惕起来:这家伙该不会是奈何不了boss丛刚,要拿他一个小人物发难吧?

    封行朗从身上摸索了一会儿,找出了那张被一路赶路揉得有些发皱的现金支票。

    “拿着吧,算是给你家boss的医药费!还有……那门。”

    封行朗扫了一眼被他撞破的木门,“卫康,你跟着丛刚有什么好?住着个贫民屋,整日东躲西藏,食不果腹的,用得着为他出生入死么?有空来找我,我随时欢迎你。”

    临行离开,封行朗也不忘使一回离间手段。

    “……”

    不得不说,封行朗的那番话着实说得让人心痒。

    但卫康却不会那么去做。像他们这种嗜血为生的人,能找到一个对的主子并不容易。

    他没有将手上的支票还回去。并不是他想占为己有,而是他觉得以boss丛刚今日的身份和地位,应该可以衣食住行得更优雅一点儿。所以,他收下了封行朗的那一千万现金支票。

    ******

    踏着晨曦,封行朗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封家。

    “二少爷,你可回来了……”

    莫管家立刻迎了上来。

    “太太呢?”

    “太太和诺诺都在楼上呢。昨晚诺小少爷就被人送回来。”

    “嗯,我先上楼去。”封行朗健步上楼。

    听到楼下的响动,已经洗漱好陪在儿子身边的雪落立刻起身去开门。

    门外,是她牵挂了三四天的男人。

    健硕的体魄,疲乏的面容;一双眼眸里,却满染着温情。

    “行朗,你回来了。”女人心疼的喃。

    作答女人的,是男人狠狠的吻。

    啃着女人温暖而红润的唇,宣泄着这些天来对女人的思念。

    滋生起来的小疼,让雪落更紧的拥抱住男人精健的腰身。

    封行朗并没有在女人的唇上留恋多久,便打横抱起快被他吻醉的女人朝床边走去。

    封行朗径直揪开了盖在儿子身上的薄被,露出小家伙壮壮的蜷卧着的小身体。

    “行朗,你干嘛呢……会冷着诺诺的。”雪落喃斥一声。

    “好好的,不缺胳膊不少腿!”

    封行朗匍匐过去,将儿子温暖的小身体紧紧的拥抱在自己的怀里。

    “兔崽子,混蛋亲爹真想好好的揍你一顿!让你乱跑!”

    即便有怒,可封行朗也只是象征性的在小家伙的小p股上轻捏了一下,算是打过了。

    “行朗,你先去洗一下,然后陪诺诺再睡会儿吧。他昨晚醒了后,等了你好久呢。”

    “一起来洗手间,我要收拾你!”

    男人看向女人的目光,一派浮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