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62章 别又怂了!

第1062章 别又怂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62章 别又怂了!

    亲儿子封行朗这样的突变和敌意,让河屯有些难以接受。

    沧桑的面容上,笼罩上了明显的失落。

    “阿朗,这么晚已经没有回申城的班机了,你要带十五去哪里啊?明天一早就让你们走……阿朗!”

    河屯想追上封行朗父子的步伐。

    而得令后的巴颂,立刻挥刀砍向了离封行朗父子最近的邢老五。

    当时的巴颂难免高调且肆意妄为了一些。

    要知道,这里可是佩特堡,是他河屯的地盘;就这么单枪匹马的挥刀砍人,着实的不把河屯放在眼里了。

    在河屯面前,岂容得了他巴颂放肆?

    要说玩刀,邢十二的技能肯定要在巴颂之上;在将河屯隔开一个安全距离之后,他立刻朝巴颂飞扑过去!如果不是事态紧急,以邢十二的身手,完全可以陪巴颂玩上一出‘空手接白刃’。

    但知道义父河屯心切皇太子和小十五,邢十二直接上刀去砍巴颂那只拿着匕首的手……

    封行朗只顾抱着亲儿子健步离开,根本就帮不到孤军奋战的巴颂;巴颂顿时便陷入了腹背受敌的境地。加上邢十二他们早就看不爽巴颂的敌对行为,好不容易逮住了这个机会,岂有不好好教训他一下的道理?!

    当时的封行朗是想帮着巴颂一起砍人的。只是怀里抱着他的小崽子,束缚住了他手脚。

    门外,那个穿唐装的人再次神出鬼没的现身了,拦下了封行朗父子的去路。

    “邢太子,还是先用晚餐吧。十五应该也饿了。”

    “滚开!老子身上有枪,难道你感觉不出来么?”

    封行朗将怀里的小东西挪动到左手的手臂里,腾出右手来拔枪。

    “阿朗,你想走我不拦你!但你来都来了,就给你母亲上柱香再走吧!”

    河屯追了出来,很诚恳的用上了‘缓兵之计’。

    封行朗手中的枪立刻转移了方向,对准了追上前来的河屯。

    “站住!你应该相信,我真的会开枪!”

    任何的理由和借口,都阻止不了封行朗此时此刻要带走儿子的决心。

    河屯没有回避,顿足在原地深深的凝视着相隔仅有四米远的至亲骨肉。

    “阿朗,如果朝我开上一枪能让你化解心头的仇恨,那你就开吧!”

    这番话,无疑是在挑衅封行朗的过激行为。

    见亲爹拿着枪对着义父,还随时都有可能开枪,小东西着急了起来。

    “你们怎么又打起来了?好讨厌!”

    小家伙倾身上前来想夺过亲爹封行朗手上的枪,可无奈混蛋亲爹的手臂太长了,被勒紧着小p腰的他根本够不着。于是,他只能晃动推搡亲爹封行朗的手臂。

    “砰!”的一声枪响,封行朗真开枪了。

    或许是因为儿子诺诺的晃动,封行朗这一枪却没有打准!

    即便当时打准了,子弹也不会落在河屯的身上。当时明着有三个义子在,无论哪一个,都不会让河屯真挨枪的。

    “混蛋封行朗,你真开枪打我义父啊?”

    林诺小朋友发出了不满的嚷嚷直叫声,“你好讨厌的啦!我义父只是请你来吃晚饭、接儿子,你干嘛要开枪打我义父啊!”

    微顿,小家伙开始挣扎,“封行朗,你再这样,我就不跟你回去了!”

    小东西扭动着身子,想从封行朗的臂弯里挣脫出来;可却被亲爹封行朗勒是更紧。

    巴颂受了伤,手臂上有血液成股的流下。滴洒了一路。

    “别再拦着我!子弹不长眼的!”

    封行朗并没有因为儿子的话而动容,他咬着字眼一字一顿的低嘶。

    这一刻,似乎成了一个僵局:

    巴颂被困在了客厅里;任何一个逃离的动作,都有可能让他送命;而封行朗父子被困在了客厅的门口。因为怀里勒紧着小东西,转移了封行朗不少的精力,他根本无法施展。

    “阿朗,我知道你恨我,怨我……但你母亲却生养了你,给了你生命!你都千里迢迢的来了,给她上柱香再走,就这么难吗?”

    河屯依旧没有放弃去说服儿子封行朗今晚留下。因为今晚封行朗肯留下了,他们父子俩之间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破冰。

    “亲爹,你就给小黑屋里的漂亮奶奶上柱香嘛!漂亮奶奶生了你,很辛苦的!我们都要爱自己的亲亲妈咪!”

    很明显,小东西的这番‘孝顺’的话,是有人灌输的。

    “河屯,你现在每一言、每一行,都是在自欺欺人、自取其辱!我只有一个父亲,他叫封一山!”

    封行朗更戾更狠的话接踵而至,句句似利剑一般直扎河屯的心窝。

    也就是说,无论河屯做什么样的努力,都是自欺欺人的无用功;他封行朗根本就不会领情。

    而河屯的行为便成了跳梁小丑一般,只是在自娱自乐罢了。

    河屯高大的身躯踉跄了一下,邢十二在他身后轻托了一把才稳住。

    “阿朗,你说得很对……我的确不配做你的父亲……我的确不配!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苏禾……我对不起你们母子……”

    河屯的眼眶里泛起了浑浊的液体。也许真的是老了,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凄殇和疲惫。

    “老子没空听你唧唧歪歪!如果你真想忏悔,就下地狱亲自跟我母亲悔过去吧!”

    封行朗用厉吼的方式,阻止着河屯的继续。

    因为河屯的每一句忏悔,都会让封行朗感觉到无形的压抑和窒息。

    他真的快听不下去了!

    不得不说,在把握时机上,丛刚总是能做到游刃有余。

    客厅门口,闪过一个黑影,朝封行朗父子直扑过去。

    天时地利人和的伏击。

    是丛刚!

    “都站着别动!这皇太子的命,可比你们精贵!”

    丛刚手中的枪,狠实的抵在了封行朗的太阳穴处,“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他,你们都得为他陪葬!”

    丛刚一边放狠话,一边带动着封行朗父子的身体往后客厅外拖挪。

    “丛刚,你想干什么?”

    刚刚还悲伤欲绝的河屯,立刻恢复了该有的狠厉。

    “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我正用你亲儿子的命威胁你呢!”

    丛刚带动着封行朗父子朝更安全更隐蔽的石柱靠了过去,“河屯,让你的义子们千万别轻举妄动!这又是亲儿子,又是亲孙子的,要是让他们跟我一起冒险,你可是要断子绝孙的!”

    “丛刚,你究竟想干什么?”

    河屯厉吼一声,“你要是敢伤着阿朗和十五,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你说得我……好怕!”

    丛刚冷嗤一声。

    “忍着点儿!”

    丛刚压低声音在封行朗耳际耳语。

    封行朗刚要朝丛刚使眼色,示意他朝越野车走去时;丛刚左手突然从封行朗的脑门上一晃而过,顿时便多出了一个溢着鲜血的长条血口……

    血口并不深,只伤到了浅表的皮肤,可从脑门处往脸颊上流血,看起来还是挺狰狞恐怖的。

    关键是疼狠了河屯的心!

    因为封行朗身上可是流的他河屯的血!

    “丛刚,你它妈的究竟想干什么?”

    河屯暴怒了。

    丛刚没有理会河屯所濒临的失控,而是压低声音在封行朗耳际再次耳语。

    “把诺诺给我!我带着他先走!车胎被邢老五扎破了,我们走不了的!”

    看来河屯为了能留下自己的亲儿子在佩特堡城里过上一晚,真的是费尽心机啊。

    像这种扎轮胎放气的下三滥手段竟然也用上了!

    当时的封行朗,被丛刚不知道用什么鬼东西滑伤了脑门儿,已经很怒火中烧了。他想发飙,可为了能顺利的带走儿子封林诺,又不得不忍辱负重的跟丛刚合作。

    下意识的朝石砌场地方向瞄了一眼,因为夜色太浓根本看不清车胎是否已经被扎。

    犹豫了几秒之后,封行朗选择了相信丛刚。

    其实当时的封行朗也用不着如此的冒险,他只要从了河屯,也是可以平平安安的将儿子封林诺从佩特堡里带走的。只是迟早而已。

    最多也就不过是听河屯多唠叨上几句罢了!

    可封行朗却选择跟丛刚合谋去对付河屯这个物理学上的亲爹!

    这其中堆积的怨恨,或许只有封行朗这个当事人自己才能体会!

    “把诺诺照顾好!他是我的命,这你懂的!”封行朗压低声音。

    “我们老地方汇合!等着你!”

    丛刚这才从封行朗怀里抱过了被勒是小pp疼了好半天的林诺小朋友。

    “大毛虫?是你吗?”

    当时的林诺小朋友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突变状况搞得有些懵圈。

    这究竟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啊?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为什么大毛虫会拿枪指着亲爹的头呢?

    关键亲爹没恼火,似乎还在跟大毛虫商量着什么!

    “别说话,大毛虫一会儿带你先走!你亲爹他们会随后跟上的!”

    丛刚将小家伙兜在了怀里,以更为舒适的姿态。

    河屯的众义子当然也不是吃素的;虽说他们听不到丛刚跟封行朗在耳语些什么,但他们似乎已经嗅出了那么一丝被欺骗和利用的意味儿。

    已经隐身在黑暗处的邢老九,如一头伺机而动的黑豹一般朝丛刚他们飞窜过来。

    丛刚的反应速度更快一筹:

    “封行朗,再给你个机会朝河屯开枪!这回可要瞄准点儿,别又怂了!”

    他径直将封行朗朝袭击过来的邢老九推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