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61章 偏执和狂躁

第1061章 偏执和狂躁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61章 偏执和狂躁

    很明显,封行朗并不想喝茶。

    尤其面对着河屯。

    但河屯要是真想藏着小家伙,偌大的佩特堡也不是他封行朗想找就能找到的。

    故地重游,封行朗的心情是沉重的。

    一个生物学上的亲生父亲,差点儿就把自己的亲生儿子打死在他的地盘上。

    而救他一命的,却是被他封行朗愧对了五年多的妻子,那个叫林雪落的女人!

    女人一路能活下来,而且还养育大了他的儿子,这其中的艰辛,或许只有在这一刻身临其境时,才会有更深的体会。

    又是什么样坚韧不拔的信念,支撑着女人不计回报的付出和奉献?!

    封行朗知道女人想念儿子了,所以也驱动着他加快了赶来佩特堡的步伐。即便不愿意看到眼前的这个人,可他还是来了。原本,他是想继续‘怠慢和冷落’几天任性的小东西,可他却舍不得他的女人对儿子的那份强烈的心切思念。

    所以,此次前来,便有了那么点儿‘委曲求全’的意味儿。

    为了他的女人,也为了他自己的孩子!这两个人,值得他封行朗委屈一回!

    封行朗坐下了,端起跟前沏好的茶水,浅抿了一口。

    封行朗的温顺,让河屯倍感欣慰。

    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就要跟亲儿子化干戈为玉帛的希望之光。

    “阿朗,十五说你爱吃芒果酥饼,我特地让厨子多做了一些。”

    河屯将桌上的竹篮推到封行朗的手边,“刚烤好的,你尝尝吧。”

    意外的是,封行朗并没有拒绝河屯的好意,伸手便拿了一块,丢给一旁警惕打量着四周的巴颂。

    几乎是条件反射,巴颂快速的出手抓取,可怜的酥饼被瞬间捏成了碎末状。

    巴颂微显尴尬了一下。还真没想到封行朗会给他丢吃的。

    “你不吃就罢了,捏碎它干什么呢?这多浪费啊!”

    听起来,封行朗似乎有些没话寻话。

    又或者,他只是在消磨时间,等河屯主动将儿子林诺给交出来。

    他是可以硬闯的。想必河屯也不会阻止他将佩特堡里翻个底朝天。

    但他却没有那么去做!

    因为他想让自己的儿子看到一个慈爱的父亲。

    拥有无尽的父爱和母爱,做一个健康并幸福的孩子。

    封行朗压抑着心头愤怒和不满的情绪,耐着性子在等待着儿子的出现。

    只是洗个澡,应该不会太久的。

    可树欲静,风不止。

    “阿朗,上周五,是你母亲的祭日。这一晃,都二十六年过去了。当时你应该才八九岁吧……”

    随着河屯的碎碎念叨,封行朗的那张俊脸开始慢慢的阴沉下去。似乎有一层看不见的冰霜,将他整个人笼罩在里面。

    他自己出不来;而别人也进不去。

    “阿朗,我真的很抱歉。是我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害得你们母子受苦受累不说,还差点儿……差点儿要是我自己亲骨肉的性命!”

    “阿朗,这辈子,爸爸不求你能原谅了。爸爸也没这个脸……”

    河屯越说越动情,越说越投入,已经开始用‘爸爸’来自称自己了。

    “阿朗,爸爸只希望你能活得快乐一点儿、幸福一点儿。那爸爸此生就无所求了!”

    河屯这番‘表白’,是越说越煽情了。

    看这样子,就差上前来抱住儿子封行朗,然后父子俩来个抱头痛哭。

    封行朗脸部肌肉生硬的颤跳着;一直压制的某种情绪,似乎在下一秒便要迸发开来。

    怒骂河屯一顿?

    或是以牙还牙的暴打他一回?

    都无法宣泄他曾经受到的伤害和屈辱!

    封行朗的胸膛,大幅度的起伏着;因为那里堆积的满腔仇恨,似乎再一次的被燎原了。

    可说出口的话,却是另一番景象。

    “过去的事儿,就让它过去吧!诺诺呢?应该洗好澡了吧?”

    封行朗平静的说道。至少表面是平静的。

    “阿朗,你能这么想,爸爸真的很高兴!你博大的胸襟,实在是让爸爸汗颜呢。”

    河屯俨然已经当了真,一个劲儿的忏悔起来。

    “洗这么久了,诺诺怎么还没出来?”

    “十二,去看看十五洗好了没有?”

    在封行朗再一次的提醒之下,河屯才装模作样的侧头追问上邢十二一声。

    也不知道河屯究竟有没有看出来:亲儿子封行朗的心思,完全不跟他同拍。他满心满脑,只有他自己的亲儿子封林诺。

    “义父,十五弟一洗好,应该马上就会出来的。今晚您们祖孙三代同堂,想必十五比谁跑得都快。”

    有极度不友好的巴颂在,邢十二当然寸步不离着河屯。

    “邢十二,你义父让你去你就去,磨蹭什么呢?是不是不把你义父放眼里啊?”

    封行朗的反呛,让邢十二无路可退。

    “十二,去催催你十五弟。这里有老九在呢。”

    河屯顺着儿子封行朗的意思催促起了身边的邢十二。

    老九?

    这邢老九不是被丛刚砍掉一条手臂,然后被河屯处置了么?

    封行朗下意识看向河屯身后,那个穿着唐装的男人:明明长着一张西方的脸,却刻意的将自己打扮得很chinese!怎么看都有那么点儿不伦不类。

    看着这家伙四肢健全,应该不是当初的那个邢老九了;

    难道河屯这个大恶之人又收了新义子?

    都快入土的人了,还用得着收那么多的爪牙么?

    河屯朝邢十二使了个眼色,邢十二这才转身离开。还不忘狠盯了巴颂一眼。

    而河屯身后的唐装人立刻上前两步,与河屯保持了一个相对可攻可守的近距离。

    “阿朗啊,今晚你跟十五好好在这儿休息;明早去给你妈上个坟。只是雪落没来,可惜了。”

    封行朗没有作答河屯的话。骨节分明的手握得咯吱作响。

    “要不你在这里多住上几天,我让老八把雪落护送过来,我们一家好好团聚团聚。”

    不得不说,这河屯是越想越美。

    还真以为亲儿子封行朗就这么原谅他了?然后一家人其乐融融?

    他还真能想!

    也真敢想!

    封行朗什么也不想说。只是深邃着眼眸,盯看着跟前的茶水。

    琥珀色的茶水,保留了水的清澈,茶的纯粹。

    落在河屯眼中,以为是亲儿子的默认。

    “william,给阿朗重沏杯热茶。”

    ******

    因为有了儿媳妇林雪落和孙儿十五对邢十四的关爱,河屯最终还是对受重伤的邢十四留有了仁念。

    在重金打造的先进医术治疗之下,也因为年轻,邢十四康复得很快。已经可以陪小十五做着简单点儿的吃喝玩乐。

    更因为他‘表舅’的身份,和林诺小朋友这些天的逗留佩特堡,邢十四才不会被抛弃,而是被照顾得很周到很细致。

    并不是每一个受重伤的义子,都能得到如此仁慈照顾的!

    林诺小朋友并不知道亲爹封行朗今天会来。一直闷闷不乐的在偌大的室内泳池里扑腾着。

    和小家伙一直畅游的,还有一只打鸣的灰色海豚。那是河屯给小东西刚寻回来的宠物。

    邢十二在岸边看了一会儿,在听到耳麦里传来义父河屯‘怎么还没来’的指示之后才现身。

    “十五,你混蛋亲爹来了。”

    这一说,沉在游泳池里的小东西立刻冒着泡泡探出了水面。

    “老十二,你又骗我!”

    为什么要用‘又’呢?完全是因为上一次邢十二被小东西烦得快发疯时的下下策。

    “你亲爹正在客厅里等着呢!你爱信不信!”

    邢十二丢下这句话后,便健步离开。他实在放心不下那个巴颂。

    小家伙先是怔了几秒,然后便本着‘宁可信其有’的精神,快速的跃出水面爬上岸来。

    “十五,先把身子擦干。”

    还带着脊椎固定装置的邢十四,立刻拿着浴巾追了过来。

    可却没追上一颗思念亲爹的心!

    “混蛋封行朗,这回你要还没来,我一定不原谅你了!”

    “欺骗小孩子的,都是大坏蛋!”

    小家伙一边怨怨的念叨,一边撒腿一路狂奔。

    “诺诺……诺诺?”

    封行朗寻着儿子的声音追了过来。

    真的是混蛋亲爹!

    气喘吁吁的小家伙,在看到朝自己飞奔过来的亲爹封行朗时,却生生的顿在了原地。

    封行朗将光着上身的小家伙从地面上拎起,紧紧的拥抱在自己的怀中,凌乱的亲吻着。

    “诺诺……乖儿子,亲爹来了!来接你回家!”

    直到感受到亲爹真实的怀抱之后,小东西才相信了这一切都是真的。

    “封行朗,你怎么才来啊?!你都不要我这个亲儿子了么?”

    小家伙委屈的直哼哼,水汪汪的大眼睛眨了几下,便滚出了泪珠来。

    “怎么会,你可比亲爹的命还宝贝着呢!”

    封行朗亲吻着儿子的小脸蛋,一遍又一遍;亲了又蹭,蹭了再亲。

    看着相拥在一起亲昵的父子俩,河屯心头可谓是五味杂陈。

    他能感受到儿子邢朗对孙儿那浓浓的舐犊情深;也愧疚于自己没能给自己的儿子这样的父爱。

    与其说是被人设计陷害所中圈套,到不如说是自己的爱太过偏执和狂躁。

    可还没等河屯慷慨得好,眼前的画风便突变了。

    封行朗脫下外衣,将儿子封林诺紧紧的包裹在里面。然后头也不回的便朝客厅门走去。

    “巴颂,我们走!谁拦砍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