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60章 真是个人渣!

第1060章 真是个人渣!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60章 真是个人渣!

    “真不去?”

    封行朗冷凝着眸子沉声又问。

    “……”

    丛刚懒得回答封行朗这种毫无意义的重复询问,侧头朝卫康说道:“送客!他要是不肯出去,那就打到他自己爬出去为止!”

    “看来,老子不下点儿猛药,你是不肯乖乖就范了!丛刚,这可是你逼我的!”

    封行朗一边厉声封行朗,一边从自己的裤袋里取出一个类似于u盘的电子产品。

    在丛刚的眼皮子底下晃了一下,“猜猜这里面有什么好东西?”

    丛刚以藐视的姿态扫了封行朗一眼,“封行朗,你又想玩什么虚头巴脑的东西?没用的,我不吃你那一套!”

    封行朗邪肆的微微一笑,倾身上前来,在丛刚的耳际压低声音耳语了几句。

    然后,便看到丛刚那张刚毅的脸庞上开始堆积起愤怒、羞恼,咬牙切齿的急促深呼吸。

    下一秒,丛刚的鬼手快如电闪般抢夺过来;而封行朗早有预料,立刻将整个上身退缩了回去。

    “抢什么抢?我那里还有一堆的copy品呢!你抢不完的!”

    “封行朗,你卑微无耻!”

    丛刚脸上的肌肉,已经在不淡定的颤抖了。

    “我就是这么卑鄙,你能把我怎么样?”

    封行朗欣赏着丛刚脸上的恼羞成怒,“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要不然,这u盘里的东西,一会儿就会在申城的整条商业街上连续的滚动播放!”

    封行朗英挺的眉宇肆意的上扬着,他很满意丛刚此时此刻忸怩的内心挣扎。

    “封行朗,你它妈真是个人渣!”

    身后,传来丛刚隐忍的怒骂声。

    丛刚清楚的知道:像那样没品、没德、没人性的事,封行朗一定做得出来!

    “骂吧!尽情的骂吧!你还有五十秒!”

    封行朗迈着他那劲实的长腿,悠然的走了出去。

    扫了一眼手里的u盘,封行朗笑得邪魅:真是个好东西!自己总算是找到丛刚的软肋了!

    只是没想到,像丛刚那样在刀刃上嗜为生的人,竟然也会在乎这个?

    “boss,那u盘里是什么东西啊?趁封行朗还在,我们抢回来就是了!”

    卫康感觉到丛刚的异样,本能的询问。

    “我去一趟佩特堡!工程继续!这几天,你们别去惹严邦。”

    “boss,你真要亲自去啊?”

    卫康微怔,“佩特堡是河屯的老巢,太危险了。还是我跟封行朗去一趟吧!”

    “不是还有封行朗这个绝佳的人质么?河屯要是敢动我,我就先灭了他儿子!”

    丛刚这番话,听起来满染着对封行朗咬牙切齿的愤恨。

    看着丛刚冷着一张脸上了他们的车,封行朗邪气的笑意,满满的在整张俊脸上扩散开来。

    封行朗慵懒着姿态半躺在宽敞的后排座椅上;而丛刚则坐上了副驾驶。

    “瞧把你给委屈的,用得着板着一张脸么?老子又没怎么着你!”

    丛刚沉默是金。看起来他并不想跟封行朗这种人渣多说半个字。

    “巴颂,你的馊主意还真的挺管用!谢了!”

    封行朗突然就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让巴颂莫名其妙的话。

    “……什么馊主意?”

    当时的巴颂是一脸的懵逼样儿:自己出什么馊主意了?自己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好不好!

    丛刚生冷着目光狠狠的扫了巴颂一眼。

    即便巴颂没有侧头来看,但丛刚那杀伤性的目光,还是盯得他直打哆嗦。

    很明显,封行朗这‘调拨离间’的话起到了作用。

    封行朗只是随口这么一说,这主仆之间就开始了相互猜忌的物理反应。

    ******

    头等舱里,封行朗拥躺在半弧形的拉长座椅里闭目休憩。

    巴颂弱弱的看向boss丛刚,欲言又止;就差在自己的脑门上刻上‘我是清白的’。

    丛刚冷冷的扫了巴颂一眼,示意他去入口处将有可能会进来的空乘人员拦下。巴颂立刻照做。

    当时的丛刚,已经无法冷静的去判断封行朗是深度睡眠状态,还是浅睡眠状态;又或者只是闭目休憩。

    这一刻,他唯一想做的,就是从封行朗身上把那个存储器给拿到手。

    丛刚的动作很轻,轻到如同羽毛一样只是轻轻的拂过一般;

    这样的动作,应该不足以弄醒封行朗;但如果封行朗原本就醒着,那就得另说了。

    “摸什么摸啊……丛刚,你这偷鸡摸狗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啊?”

    封行朗果真是醒着的。他没有睁眼来看丛刚,只是懒散的哼声。

    “封行朗,把东西给我!”

    丛刚坐回了封行朗身侧的座位上,“你的活儿,我已经答应接单了。”

    “着什么急啊,会给你的!”

    封行朗悠哼一声。

    丛刚扫了封行朗一眼,“封行朗,你别太过分了。”

    “我就过分了,你能把我怎么着?”

    封行朗微眯开双眸,厉声:“丛刚,你可是过分到连我至亲至爱的人你都敢下手啊!”

    丛刚默了几秒,“以后你会感激我的!”

    “我感激全家!”

    封行朗冷嗤一声,“丛刚,你跟河屯怎么开杀,老子不管!但你要是再敢动我老婆和孩子一根手指头,我一定会让你死得很难堪!”

    “你说得我好害怕!”

    丛刚睨了封行朗一眼,便侧过头不去看他。

    封行朗最讨厌看到丛刚这副油盐不进的模样。微勾了一下唇角,倾身上前压低声音说了一句什么。

    “无赖!”丛刚的面容又开始不淡定的青一阵儿红一阵儿了。

    *

    日夜兼程的赶到佩特堡时,因为倒时差的原因,才刚刚夜幕低垂。

    远远的看去,佩特堡的大门是敞开着的。像是在等着迎接贵客。

    皇太子封行朗要来佩特堡,河屯要是不知道,那真就奇怪了。

    打不通佩特堡电话的雪落,便直接去浅水湾找邢八了。她知道邢八一定会有特定的渠道联系上河屯。也好让河屯事先有个心理准备。

    “停车!我下车!”丛刚叫停开车中的巴颂。

    “下车?现在?你不跟我们一起进去吗?”巴颂疑惑不解的问。

    “你们俩进去就足够了!如果你不是太蠢,就应该知道用封行朗去要挟河屯是最管用的!”

    丛刚用另类的方式提醒着巴颂。

    “丛刚,你该不会是想当缩头乌龟吧?”封行朗不满的冷厉。

    “我已经说过了:你们俩进去捞人,足够了!”

    “老子才是你的金主。足够不足够,由我说了算!”

    丛刚这个时候尥蹶子退缩,实在不太像他的风格。

    “放心!你一有危险,我就会随时出现!”

    丛刚侧过头来,朝后排的封行朗深深的看了一眼。

    这话……封行朗还是相信的!

    曾经的丛刚,可是他封行朗的底牌,也是王牌。似乎有丛刚在,封行朗便更能自信自负了。

    “信你了!”

    封行朗再一次的选择相信丛刚,“巴颂,让他下车!我们俩进去。”

    黑色的连帽卫衣,将丛刚与渐渐暗沉下来的天色融合在了一起;他隐身在丛林里,目送着那辆越野车朝佩特堡的方向驶去。

    佩特堡里,一片灯火通明。

    “义父,封行朗来了。越野车上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封行朗,还有一个是巴颂。在中途停了一回,下了一个人,距离太远天色又暗,没看清那人的具体长相。”

    “那小子还在提防我这个亲爹呢?又想搞什么暗渡陈仓的事儿呢!”

    今晚的河屯,格外的精神亢奋,“雪落没来,真是可惜了。”

    “义父,封行朗这回来得暴冲冲的……小心他又气着您。”

    邢十二旁敲侧击的提醒着河屯。不要只顾着眼前的欢喜,也要预料到潜在的危险。

    “阿朗能来,我真的很高兴。”

    河屯有些亢奋的扯了一下脖子里的领结,看上去是经过了精心的准备。

    邢十二很想说:封行朗之所以肯来,完全是为了捞儿子;好像跟您老人家也没太多的关系。

    但邢十二又怎么忍心扫了义父河屯的兴致呢。

    越野车在偌大的石砌城堡里停了下来;邢老五带着一个穿唐装模样的人等在那里。

    “邢少爷,邢先生在大厅里等着您呢。”

    穿唐装的人,看起来并不像是中国人,却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

    “巴颂,我们进去!”

    封行朗压根儿就没想搭理这个人的意思。

    可巴颂却被体型庞大的邢老五拦住了,“太子可以进去!你必须呆在这里!”

    邢老五的中文并不好,不过最近刚从邢十二那里学会了个‘太子’。

    在他的认知里,‘太子’应该是对亲生儿子封行朗的专用称呼;有别于他们这群义子。

    “巴颂,谁敢拦你,就砍谁!”

    封行朗冷声下令。

    ‘嗖’的一声,巴颂立刻从腰际抽之出一把匕首,朝毫无防备的邢老五砍了过去。

    邢老五一惊,本能的退后避让;巴颂也不恋战,紧跟在封行朗的身后进去了灯火通明的客厅。

    “诺诺……诺诺!”

    对于迎上前来的河屯,封行朗视而不见;他环看着整个客厅,只为寻找儿子封林诺。

    “封林诺!亲爹来接你回家了!”

    “阿朗,十四带着十五去洗澡了,一会儿就过来。坐了这么久的飞机也累了吧,先坐下喝口茶。”

    这显然是河屯故意安排的。

    他预料到封行朗在看到小东西之后,会直接抱上走人。

    知子莫若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