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57章 大爷只有一个

第1057章 大爷只有一个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57章 大爷只有一个

    袁朵朵哽咽着,以这样屈辱的姿态给豆豆和芽芽喂完了奶。

    说真的,那时的袁朵朵想撞墙的心都有了。

    月嫂是心疼少奶奶的,可默少爷在气头上,加上豆豆和芽芽哭闹得利害;本着自己的职责所在,她们还是默认了白默这样的暴戾方式。

    袁朵朵想挣扎:可看到正叼着她只得正欢的两个小宝贝儿时,母爱的博大匈襟让她妥协在了白默的吟威之下。那也是她的孩子,她当然心疼嗷嗷待哺的心肝宝贝。

    只是……只是……

    等豆豆和芽芽吃饱饱之后,白默才松开了对袁朵朵的钳制。

    他并不想,也不会对袁朵朵动粗;可袁朵朵竟然要虐待他的两个女儿,这比割他身上的肉还疼。

    在白默看来,这完完全全是袁朵朵自己自找的!活该受了这番被屈辱的对待。

    “以后少奶奶再这么任性不给豆豆和芽芽奶喝,你们就去喊我!”

    白默回头朝袁朵朵厉眸瞪上一眼,“下回可没这么客气了!会直接上绳子给捆上!”

    丢下这番刺耳的话后,他便推着豆豆和芽芽的婴儿床,一路逗着她们离开。

    “……”这两个没良心的小东西,吃饱喝足了就跟她们的祸害爹happy去了,也不管她这个亲妈内心是不是已经伤心成一片荒芜了!

    袁朵朵越想越委屈:他白默眼里还有她这个妻子么?估计看着她的时候,俨然已经当她是头只用给他两个女儿产奶的大奶牛了吧?!

    “少奶奶,月子里千万哭不得。对身体不好。”

    “我还要什么好身体啊?专门产奶用吗?”

    雪落带着团团赶来的时候,袁朵朵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已经有半天没吃东西了。

    前来砸门的白默,直接被白老爷子让人给拎走了;迫在眉睫,老爷子只得先把雪落请来对孙媳妇袁朵朵进行温柔式劝说。

    “袁朵朵,你还来真的啊?你知道你自己玩苦肉计的利用对象是谁么?”

    雪落一开口,直接屏蔽了‘温柔’二字,满口的厉声训斥,“那可是你袁朵朵拼尽生命生下来的两个亲骨肉!就为了跟白默闹别扭,就狠心饿你自己的两个孩子?你是亲妈吗?”

    被雪落这么一训斥,刚刚还一肚子委屈的袁朵朵,愣是张不开嘴了。

    瞄了一眼雪落牵在手里的封团团,她喃哼一声,“林雪落,你还真想给团团当后妈啊?跑哪里都牵着她?比亲生的还亲生!”

    “说你的事儿!”

    雪落容不得袁朵朵逃避,“你说说你:白默不搭理你,你就活不下去了?竟然利用上自己的两个女儿玩起了苦肉计?!亏你想得出来!”

    “其实我没想真饿着豆豆和芽芽的……”袁朵朵委屈一声。

    “假的也不行!听阿姨说芽芽都哭成那样了,你都不给喂?你挖谁的心呢!自己听着心里好受么?要我是白默,凑你一顿的心都有!”

    “靠,林雪落,你受虐狂啊!白默当着阿姨的面儿扯我的衣服,把我勒紧得像牲口一样强行喂奶,我还不能申冤了我?”

    袁朵朵的一通泣述,让雪落着实一怔:可老子爷就只说了小夫妻闹别扭,袁朵朵赌气不给喂奶的事儿啊!也没人跟她说白默逼迫着袁朵朵强行给豆豆和芽芽喂奶的这段呢!而且还当着阿姨的面儿扯衣物什么的?

    等听完袁朵朵的申述之后,雪落才长长的深吸一口气,“要是换了我,也不给喂!不是还有奶瓶么,让他白默自己去伺候他的小情人们得了!把我们女人当什么呢!”

    *******

    自己的女人今晚又被袁朵朵给拐去了,寻思起要跟严邦商量的事儿后,封行朗便赶去了御龙城。

    御龙城跟夜莊,同属娱乐场所,可性质却不大相同。所面对的上帝就更不相同了。

    夜莊,那是个让人激意澎湃的地方,处处洋溢着躁动的荷尔蒙气息;

    而御龙城所面对的上帝,则是申城有地位有权势的贵胄居多。还有商场上的生意人。

    更隐秘,更奢华;也更安全!

    严邦并不在后面的生活区。

    此时的他正包间里,暴戾着一张狰狞的面容,厉声训斥着一个打扮清新的女人。

    包间外围拢着不少的看客,以御龙城里的少爷和内保居多。

    “不就两块肉么,给谁摸不是摸?摸了能少你半斤还是二两呢?”

    严邦戾气且粗俗的厉骂上,几乎震颤了整个走廊。

    “来御龙城花钱的就是大爷知道么?你它妈的懂不懂规矩?我这里可不是你立牌坊的地儿!”

    像这样的斥骂,在御龙城里三天两头就会上演;大多是领班或是妈咪之类的人教训不听话的台花儿!可像今天这样由严邦亲自出面‘教育’的,还真不多见。

    封行朗是被内保队长带过来的。说是严邦已经发了一个多小时的无名火了,逮谁骂谁。

    “严总,求求你,放过我男朋友吧!我现在就带他滚走,永远不会再惹严总的眼!”

    严邦的脚边,跪着一个相当仙气的女人,她苦苦的哀求着。

    而在严邦的脚下,踩着一个被打得面目全非的年青男人;应该就是女人口中的男朋友了。

    “想滚走是么?可以!既然霍总已经付足钱了,那你就必须先满足好上帝的要求!”

    “严总,我只弹琴的……严总……”

    ‘刺啦’一声,严邦蛮横的扯去女人上身的衣物,将她朝一旁沙发上坐着的霍姓老总丢了过去,“随便摸!摸到霍总你满意了为止!”

    “啊……畜生……畜生!你们这帮没人养的畜生!”

    严邦脚下踩着的男人突然像癫狂了一样,发现声嘶力竭的吼叫声;他刚刚爬起身来,就被严邦一脚重踹下去。

    “严总这是要干什么?逼良为倡呢?”

    封行朗走了进来,半依包间的门框上,淡嗤一声。

    一般情况下,封行朗是懒得多管闲事的。

    严邦有严邦的捞钱方式;道不同不相为谋!但这并不妨碍他跟严邦在申城相辅相成的关系。

    封行朗的这张脸,在申城的曝光率并不高。远不及严邦来得家喻户晓。甚至于都比不上封立昕。

    但他这张脸,却能刷遍整个御龙城。以讹传讹之下,便更加具有神秘意味儿。

    在看向封行朗时,严邦的眼眸瞬间便温和了。他等了封行朗大半天。在戾气的堆积之下,便没事找事的过来巡场。

    “怎么,你有意见?”

    严邦反问一声。言语依旧刺耳不中听,可神情却是另一番景象。

    “二爷……二爷……救救我!”

    那个台花儿很识时务,立刻连滚带爬的朝封行朗奔过来。却被姓霍的一把拖拽住。

    “你是什么东西?敢它妈的管我家霍总的闲事!”

    霍姓老总身边一个壮汉站起身来,以为又来一个多管闲事的,便磨拳霍霍。

    对于这种瞎了狗眼的东西,封行朗显得十分的淡定。因为不用他动手,就会有人替他教训这瞎眼的东西!

    “不介绍介绍你自己?”

    严邦匪气着一张脸看向封行朗,似笑非笑。

    “还是劳烦严总您替我介绍一下吧。”

    封行朗懒得去跟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东西多说什么。

    “找抽!”

    壮汉见封行朗如此的藐视自己,挥拳便冲了过来。

    他觉得既然严邦都向着他们霍总了,这个闲着蛋疼的东西只是在自讨苦吃。

    然而,他却被严邦狠厉的扣下了打来的重拳!

    “瞎眼的东西,你听好了:他是我严邦大爷!”

    严邦一字一顿的在壮汉的耳边横声说道。

    封行朗的双手插在裤袋里,悠闲得像那头借虎威的狐。

    壮汉万万没有想到:封行朗竟然是严邦称之为大爷的人!

    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可这一刻严邦翻脸的速度也不慢!

    原本还逼良为倡来着,却因为封行朗的出声,而加入了狠打‘上帝’的行列。

    不分是非,不分利弊!

    ******

    “我这一多嘴,可害你丢了一个财源滚滚的上帝!”

    封行朗扫了一眼正清理着手臂上血污的严邦。

    “上帝多的是!大爷只有你一个!”

    严邦看向封行朗,撩了一下他浓郁的眉宇,“不是说中午来的么?老子等你大半天了!”

    “忙忘了!”

    封行朗悠哼,“哪像你啊,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我还要替我儿子赚奶粉钱呢!”

    “老子的家当全给诺小子了!金子做的奶粉,也够他吃几辈子了!”

    严邦取过毛巾来擦拭自己的手。

    “用不着!他有我这个亲爹就足够了!”

    封行朗赏了严邦一记冷眼。

    “喝点儿?”

    严邦启了一瓶珍藏多年的红酒。

    “邦,你见着白默的两个女儿了么?漂亮得像两个小天使一样!挺讨人喜欢的!”

    封行朗看向严邦,意味深长的问,“难道你就不羡慕白默么?”

    “羡慕个p啊!再漂亮的女儿,到时候还不是被男人们所x的东西!只不过是想x她们的男人会更多而已!”

    严邦这逆天的思维模式,已经不合适在人类中生活了。

    “……”

    封行朗后面还想说的话,被严邦这通粗俗之极的言语狠狠的打击了回去。

    憋得封行朗差点儿把来找严邦的目的给忘了。

    他再一次体会到‘对牛弹琴’的真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