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56章 不喝奶瓶的芽芽

第1056章 不喝奶瓶的芽芽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56章 不喝奶瓶的芽芽

    袁朵朵真没想到:白默竟然能如此的沉得住气。

    都大半个月了,白默竟然真的忍住没跟她主动说上一句话。

    任由袁朵朵怎么的撩他说话,白默在面对她的时候,都是一副雷打不动的肃然清冷模样。

    像是真的哑巴了!

    可袁朵朵分明有听到白默每天都会跟他的两个宝贝‘小情人’说着情话。

    不仅练就了换尿片、冲奶粉的熟练工,而且还相当的爱心细致。

    如他今生的珍宝一样,无比的惜宠!

    人都是会成长的。

    白默参与着豆豆和芽芽的成长;而豆豆和芽芽也见证了她们亲爹白默的成长!

    婴儿房里,白默跟着婴儿理疗师一起,正学着给女儿们做健康操。

    每一个动作都轻之又轻、柔之又柔;每一次注视,都蕴满了深情。

    白默爱狠了他前世的小情人们。

    袁朵朵依在门边,静静的看着互动在一家的父女三人。

    如此的岁月静好!

    说实在的,这一刻的袁朵朵很想加入白默和自己的两个女儿当中去,可又担心自己一出现,白默又会冷下他那张寒冰似的脸。

    袁朵朵有些涩意的咬了咬自己的唇:这都帮他生下了两个健康漂亮的女儿嘛,也算是将功补过了,怎么还生气呢?

    这气得憋闷到什么时候啊!

    袁朵朵怨怨的咬着自己的唇,目光一直眷恋在丈夫和女儿们的身上……

    “白默,累不累啊?我来帮芽芽做健康操吧。”

    袁朵朵体贴的靠近过去,想加入到他们父女三人当中。

    两个被折腾醒的小可爱,一听到妈咪的声音,又或者是嗅到了妈咪身上所特有的奶的香气,立刻哼哼卿卿了起来。

    很显然,袁朵朵的出现影响到了两个孩子正做着的健康翻身操。

    白默将芽芽放回婴儿床里,二话没说径直揪过袁朵朵的胳膊,生拧着往外拖拽。

    “白默……白默……你干什么啊?你拧得我胳膊了……白默!”

    其实也不是真疼。只是袁朵朵实在被白默这些天来的冷漠。

    都快冷到骨子里去了!

    等冰封住了她的心,后面再多的愧疚和悔过,都无法再温暖她的心!

    袁朵朵渴望有个家:自己深爱的丈夫,还有一双漂亮又健康的女儿,多么美好啊!

    似乎这样的幸福就近在咫尺,几乎可以触手可及!

    但又似乎相隔上了千山万水、万丈深渊!

    袁朵朵知道自己一个人迈不过去!

    而白默却不肯迈过来!相反却越走越远!

    袁朵朵的心好疼!

    一个带上五成力道的推搡,袁朵朵便被白默推出了婴儿室。可他却什么话也没说,便将婴儿房的门给反锁上了。

    袁朵朵突然很想哭:自己舔着脸一次又一次的讨好他,可得来的却是白默一直一直的横眉冷对。

    袁朵朵,你就放弃吧!别再作贱自己了!

    袁朵朵好想冲动一回想放弃就放弃;可她实在舍不得就这么放弃!

    她的男人,她的女儿们;还有她的爱情,她的幸福!

    被白默推搡出婴儿室的袁朵朵也没长时间的自寻烦恼,喝光营养师送来的去秽滋养羹汤后,便躺回床上修身养性。

    看在那个祸害如此的疼爱两个女儿的份儿上,自己就原谅他了。

    不原谅又能怎么着?难不成带上两个女离家出走啊?

    袁朵朵当然不想走了!

    白家富足的生活,让坐月子中的袁朵朵很享受;

    可享受归享受,但袁朵朵却不贪恋。

    她过得了好日子,也受得起贫穷和困苦的辛劳。

    关键她的小默默还在这里呢,她哪儿也不想去。

    冷落她是么?

    不搭理她是么?

    看来自己不玩点儿小手段,是不行了!

    “少奶奶,到点儿了,该给豆豆喂奶了。”

    一个小时后,月嫂按时将豆豆抱来喝奶。

    “心情不好,不想喂!你去让默少爷喂吧。”

    袁朵朵狠心的说道。

    说实在的,当时的袁朵朵觉得自己忒像童话里的大巫婆:为了那点儿可怜自尊,挽回那点儿的爱情,自己快连脸都不要了!而且还搭上自己女儿的口福用上这幼稚的苦肉计!

    “啊?哦……那我去给豆豆冲奶粉吧。”

    向来平易近人的少奶奶突然说自己心情不好,月嫂也是懵的。但她的职责是照顾好产妇和婴儿,便立刻抱着豆豆去给冲奶粉先垫垫饥。

    豆豆还好糊弄,奶粉和母乳,她也不刁嘴;可芽芽就没那么好说话了,嗷嗷直叫着就不是吃奶瓶。

    被芽芽的哭声拧得肝儿都疼了,袁朵朵直接就放弃了。

    自己好傻啊!为了讨好那个祸害,为了他能主动开口跟自己说话,自己竟然做出了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来,还配不配当妈啊?!

    袁朵朵是被芽芽的哭声拧得肝儿疼,可白默却被女儿的哭声惹到暴怒。尤其是在听到月嫂说‘少奶奶心情不好,不想给豆豆和芽芽喂奶’时,就彻底的怒了。

    自己忍气吞声着袁朵朵的隐瞒和欺骗,不去责备她、迁怒她,可她到好,竟然恃宠而骄的不给他两个女儿奶喝?!

    天底下有她这么狠心的亲妈吗?

    ‘哐啷’一声,就在袁朵朵正准确将自己产奶点儿塞进女儿嗷嗷待哺的小嘴巴里时,白默便染着冲天的怒气空降在了袁朵朵的面前。

    迎上白默那怒火中烧快吃人的目光,袁朵朵就这么回瞪着他。

    “怎么,你还想打我不成?”

    当时的袁朵朵原本是可以和风细雨的跟男人沟通的;可话一出口,愣是带上了挑衅的意味儿。

    白默愤恨的怒瞪着袁朵朵,高挺的鼻子里呼哧着粗重的怒气。

    “白默!你够了!我承认我隐瞒你、欺骗你,那是我不对!是我卑微不自信!可我……啊……”

    还没等袁朵朵把话说完,白默便带着满腔的怒意扑了过来。

    “啊……啊……白默!你干什么啊?你……你别扯我衣物啊……白默!”

    还没等袁朵朵缓过神儿来,她的双手已经被白默反剪在了身后,露出前襟里的美好。

    “阿姨,去把豆豆和芽芽都抱来!一边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