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55章 你坏透了!

第1055章 你坏透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55章 你坏透了!

    落地窗前,阳光明媚一片。

    微风轻起,浮动着窗帘,如舞动中少女的裙。

    一个俊逸的男人,有着清冽的五官和健壮的体魄,慵懒着姿态坐在大班椅内,看不出闲适,却轻笼着一抹道不明的忧伤和郁结。

    封行朗能体会女人的爱子心切。只是女人似乎忽略了他这个丈夫曾经的遭遇。

    说实在的,要让封行朗主动去一趟那个曾经让他遍体鳞伤的伤心之地,真的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可小兔崽子不知是被蛊惑了,还是被人怂恿了,就是不肯自己回家,而是嚷嚷着倒逼他这个亲爹前去接他回来!

    封行朗突然觉得,他的全世界都在逼他一样!

    nina走了进来,将手中的咖啡杯轻放在男人跟前的办公桌上,拿起被丢在边角的遥控器,将窗帘开启到最大,让更多的阳光透了进来。

    “都打开干什么?关上!刺眼!”

    闭目休憩中的男人恼意一声。他喜欢nina的善解人意。可今天似乎也在跟他唱反调一般。

    “如此明媚动人的艳阳天,并不是每天都有的!辜负了岂不可惜!”

    nina的身材很‘s’。大‘s’里,又藏着妙曼的小‘s’,让男人看着血脉喷涨。

    可落在封行朗的眼里,过过眼瘾也就算了,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想想曾经跟他相同的那条构造……

    也就冷静了!

    “小乔回来了。”nina柔声。

    封行朗端起手中的咖啡杯浅抿了一口,不咸不淡道:“回来就回来呗,难不成还要我这个大总裁亲自去接驾不成?”

    nina有些打抱不平的娇哼一声,“把人家一个娇弱的女孩丢去南非几个月,也太不怜香惜玉了!”

    封行朗撩唇邪意一笑,“那你想我怎么办?收了她当小妾?”

    “恐怕……你不会再有这个想法了!”

    nina上前来给封行朗捏拿颈肩,“因为你是个相当小心眼儿的男人!”

    “怎么说得这么难听?”封行朗哼了一声。

    “那好啊,一会儿我就去跟小乔说:咱们的大总裁还惦记着她!都不用你使劲儿流汗,就白捡一儿子,这买一送一的买卖,还是挺划算的!”

    nina的话,让封行朗微怔,“什么意思?nina有孩子了?从南非捡的?”

    “不是捡的!肯定是亲生的!因为还怀在肚子里呢!”

    nina有种阴谋得逞的娇笑,“我就喜欢看你这种失落又失望的表情了!帅毙了!”

    “……”

    几个月没见,原本娇美如花儿一般嫩人的小乔,变粗旷了不少。

    一下子就毁了封行朗心目中那个面若桃花、且淡妆浓抹总相宜的灵动美态。

    封行朗的目光落在了小乔没加遮掩的肚子上。

    目测,应该有四到五个月了。

    “派你出差,你也没肯闲着呢,公事私活双丰收啊!”

    封行朗说话的腔调很温和,可入耳却锐利非常。

    “封总,您是要开除我么?”

    小乔看起来有些紧张,却又似乎在强装镇定。

    “怎么可能呢!封总我可是一等良民,又怎么会做出违背劳动法的事呢!”

    “谢谢封总。”

    “你挺着个大肚子如此辛苦的来上班,孩子他爹不心疼呢?”

    “这孩子……没爹的!”

    “……没爹?”

    封行朗眉宇浅蹙,却并没有深问。

    无论这孩子的爹是白皮的还是黑皮的,又或者是跨种族的,还是外星球的,都跟他封行朗没半毛钱的关系了!

    再则,他封行朗也不是那种十分关心自己员工私生活的人!

    “失落了?”

    等小乔离开之后,nina挑衅的问。

    “有点儿吧!多么赏心悦目的女孩子啊……好好的白菜被猪给拱了!”封行朗浅叹。

    “关键问题是:拱就拱了呗,还把枯枝败叶丢来我们封总眼皮子底下来,让我们封总每天看着闹心!”

    nina接过封行朗的话,悠声补充道。

    封行朗看向nina,微眯起眼眸,笑了,“nina,我越来越离不开你了……这可怎么办呢?”

    “虚情假意!对我,你除了剥削,还能有其它意思?你要是想睡我,我现在就可以脫之光了躺好!”

    nina走近过来,解开了前襟里的呼之欲出。

    “……”

    封行朗的眼眸瞬间黯淡了下去,那眸中没有一丝一毫男女之间的情韵。

    “nina,我对你的感情,比自来水还纯洁!”

    ******

    如果没有小乔的突然出现,封行朗也许就不会有如此的突发奇想。

    电话是打给严邦的。

    能接到封行朗主动打来电话的机会并不多!所以严邦几乎是秒接。

    “邦,一会儿我让nina把一千万送去给你。”

    手机那头的严邦怔默了一两秒,“什么意思?老子还没穷到揭不开锅!”

    “知道你严大总裁是个有钱人……可亲兄弟明算账,欠你的,不还合适么?”封行朗淡声。

    “要送你亲自送来!别让nina那个不男不女的死人妖过来!老子看到她就闹心!小心我宰了她!”

    封行朗用的是办公室里的免提座机,一旁的nina自然也能听到。

    封行朗抬眸瞄了nina一眼,“nina是我的人,你不能动她!”

    “弄个死人妖身边,你也不嫌恶心?”严邦粗鲁的直言,真不太好听。

    “关你个p事儿!老子自己喜欢就好!”

    封行朗冷嗤一声,“中午过去,有事儿跟你商量!挂了!”

    “等你!”

    静默了几秒,封行朗才抬头看向窗前眺望远处的nina。

    “别跟神经病一般见识!”

    “封行朗,严邦非死不可吗?”

    nina回头,突兀的问。

    封行朗的唇角微勾了一下,“为什么这么问?”

    “我知道我不该问……只是觉得……严邦不一定非得死!我相信你会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的!”

    nina侧过头去,似乎不想让封行朗看到她的面容。

    “又瞎揣摩圣意了!”封行朗淡声。

    “封行朗,你坏透了!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