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52章 懂你的疼

第1052章 懂你的疼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52章 懂你的疼

    别说惊心动魄了,连丁一点儿血腥的气味儿都没闻不到!

    可卫康又隐隐约约间嗅到一丝剑拔弩张的气息。

    其实,封行朗跟丛刚之间,玩的就是我懂你!

    迎上封行朗那即便不用装,就已经很大爷的眸光,丛刚面部的肌肉微微的抽跳了一下。

    “看好他!”

    丛刚朝卫康他们丢下这三个字,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

    这真是要去给封行朗做烩面的节奏么?

    卫康似乎有些心疼自己的主子:好歹也算个boss,这丢盔弃甲的去给别人弄饭,很掉范儿的!

    即便真要给封行朗做烩面什么的,也应该由他这个手下去做不是么?

    “卫康!”

    卫康刚要转身出去,却被四平八稳躺在木床上的封行朗给叫住了,“陪我聊聊吧。”

    卫康微微蹙眉,知道封行朗应该是有话要说,便侧目朝身侧的彦纳瓦嘀咕了一句泰语。

    彦纳瓦朝封行朗扫了一眼后,这才转身离开。

    封行朗身上的麻醉药效还没有完全消除,就凭他有再好的口才来耍嘴皮子功夫,也逃不出这里。

    “卫康,你应该已经看出来了,你家主子根本不敢弄我!”

    封行朗坐起身来,淡淡勾动了一下唇角:“丛刚臣服于我,那只是迟早的事儿!”

    卫康不傻,当然听得出封行朗话中的离间之意。

    不过潜意识里,卫康是认可封行朗的话的。原本,丛刚就是封行朗的近身保镖。

    至于为什么闹到今天这种地步,不得而知。

    但有一点儿卫康可以肯定:丛刚的目的,并非将封行朗杀之而后快,又或者想夺他的金钱和权势!

    感觉他们主仆二人像是在闹着玩,可又似乎玩得很认真,搞得像真的一样!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我只知道服从于他,就对了!”

    卫康并没有上封行朗的圈套。

    他知道封行朗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即便以后boss真的再次臣服于他了,封行朗也不会因为现在的‘对立’而为难他的。

    “真没觉悟!”

    封行朗悠哼一声,“有烟吗?”

    “有!”

    卫康爽快的应声,“但不会给你!因为我家主子不喜欢别人在他跟前抽烟!”

    “……”封行朗唇角又是一抽,“看不出来,你还挺忠心的!”

    微顿,封行朗似乎并不想放弃,“跟我混,岂不是更能展示你的能力?你之前又不是没跟我混过!”

    是就追忆起来,还真有点儿琐碎。

    封行朗记得当初卫康可是混在严邦身边的;后来被他给挖掘了;再后来,卫康还是选择了他原本的主子——作死的丛刚!

    从卫康联想到巴颂,封行朗整个人都不好了起来。

    看来丛刚这鬼东西,到是挺热衷于将自己的爪牙和眼线安插在严邦身边的,然后再被他封行朗挖掘使用?

    而且一次不过瘾,还如法炮制的来上几次?

    就因为他封行朗更信任严邦?

    不用猜,严邦身边应该还有他丛刚所安插的眼线!

    “卫康,你是怎么被丛刚个鬼东西安插在严邦身边的?对了,还有那个虫三。”

    封行朗随口一问。他知道卫康不会老实跟他说的。

    就是问着解闷儿而已。

    “可能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们boss要想搞死严邦,那是分分钟的事儿!可你却偏偏选择了留丛刚而除掉我们boss……封行朗,你要不是真傻,那就是对严邦是真爱!”

    一听到卫康这话,封行朗的眉宇都快拧成麻花状了。

    “瞎了你的狗眼!老子它妈是个彻头彻尾的异性恋,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封行朗骂咧一声。要不是体虚,他已经给卫康来上一勾拳了。

    “那你激动什么?让人以为你跟严邦真有歼情似的!”

    卫康冷幽默道。不仅是在陪封行朗闲聊,他也想试探一下封行朗的口风。

    因为他不希望封行朗想除掉的那个人,会是自己的boss丛刚。

    可封行朗似乎不想跟卫康胡扯下去。他躺回了木床上,“去给我煮杯咖啡,要现磨的。”

    “没有!我们boss只喝茶,所以只有茶!”

    “……”

    ******

    丛刚端着餐盘进来的时候,封行朗合眼躺在木床上,像是快睡着了。

    意式牛柳烩面嗞嗞作响着。那重口味的浓郁香气,在不大的房间里弥漫,封行朗想闻不到都难。

    丛刚将一个简易的支架式小餐桌挪到了木床边,并将嗞嗞作响的餐桌放在上面。

    封行朗微眯开双眸,以鄙夷的姿态扫了一眼丛刚。

    “装x!还不得像狗一样伺候老子?!丛刚,这就是你的劣根性!这辈子都改不掉的!”

    封行朗在丛刚跟前的傲慢和倨傲,那是根深蒂固的。

    从丛刚被他捡回来的那天起,便注定了身份的卑劣之根。至少封行朗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封行朗拿起叉子搅动了一下,便微蹙起眉宇抬起头来睨向丛刚。

    “你个狗东西没在里面下毒吧?”

    “不敢!也没那个必要!关键太费事儿!”

    丛刚挪来椅子在封行朗的对面坐下。

    “你先吃一口,老子就信!”

    封行朗已经不会再像从前那么相信丛刚了。

    因为事实证明,丛刚俨然已经脱离了他封行朗的掌控,变得无法驾驭。

    “……”丛刚怔了一下。

    让他先吃一口?

    什么意思?

    这是要让他在他的餐盘里吃么?

    见丛刚默声了,封行朗剑眉沉敛,“你它妈的不会真给老子下毒了吧?”

    丛刚的唇角微颤了一下,从封行朗手中拿过叉子时,粗冽的手掌不易察觉的哆嗦了一下。他将封行朗搅缠在叉子上的烩面一口吃尽。

    看着丛刚吞咽入胃,又等上几秒,封行朗才好胃口的大吃起来。

    封行朗知道丛刚不会毒死他,不过让他丢个糗之类的事儿,那就难说了。

    封行朗吃相不斯文,跟绅士也不沾边,可那野性的吃法,看着就让人觉着美味。

    扫了一眼丛刚锁骨下方包扎的伤口,封行朗喝了一口鲜榨的橙汁。

    “丛刚,我们就不能像从前那样吗?即便你不想屈尊做我封行朗的手下,我们还可以以兄弟相称!”

    封行朗开启了他‘心灵鸡汤’的模式。

    “等我干掉河屯之后再说吧!”

    丛刚扫了封行朗一眼,便将目光挪开。

    “你跟河屯苦大仇深的……还是因为你母亲的事儿?”封行朗接着问。

    “不全是!”

    丛刚低垂着头,似乎有些解不开的心思。

    “不全是?那还有什么?”

    封行朗又往自己的口中送了一叉子烩面,一边咀嚼,一边看向丛刚。

    “替曾经的那个封行朗报仇!他救过我的命,我不能让他白挨了别人的打!即便是他自己的亲爹也不行!”

    丛刚的这番话,让封行朗突然一噎。

    冷不丁的,他的心便拧疼了起来。连呼吸似乎都被阻截住了。

    “丛刚,没那个必要的……就算是还他生物学上的那点儿情分。”

    良久,封行朗才缓过了那阵挖心的压抑。

    他努力的想把这段曾经尘封在过去,可偏偏有人不想让他忘掉!

    每次被人揭开,都疼得他鲜血淋漓。

    “封行朗,你累吗?”

    丛刚没有正面作答封行朗的话,而是淡淡着声音反问一声。

    封行朗从沉寂中抬起头来,看向丛刚那张近在咫尺的脸:似乎这张脸,还是曾经的模样,一点儿都没变过!

    下意识的,封行朗突兀的抚上了自己的脸颊,意味深长的问:

    “丛刚,我是不是变了?”

    “也没变多少!至少我还能认出是你!”

    丛刚的话,温清清的。

    听着让人着实的想睡觉。

    “丛刚……别再折腾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只想跟我老婆孩子把剩下的日子过好!”

    封行朗用一口闷的方式,将杯中的橙汁喝尽。

    “放心,我不会再打扰你跟你老婆孩子过日子;但你也阻止不了我做我想做的事儿!”

    丛刚淡淡的,声音温和得让人越听越想睡。

    “丛刚,你懂我吗?”封行朗问。

    “我不需要懂你!你也不需要让别人懂你!”

    丛刚的声音依旧温和。

    “那你猜猜,我懂你吗?”封行朗反问一声。

    “你不懂!”

    丛刚淡淡的笑了笑,“但你喜欢装懂!”

    后面的一句话,封行朗应该是没听到。因为他已经匍匐在餐桌上,酣然入梦了。

    封行朗预料得没错:丛刚不会真的下毒毒死他,但下点儿其它东西,那就说不定了。

    世界终于安静了!

    “又睡了?”

    看着已经趴下的封行朗,卫康走进来问。

    丛刚的目光,缓缓的从封行朗侧头的俊脸上移开。

    “去拿条绳子,把他给捆上!”

    “啊?把封行朗捆上?”

    卫康微微一愣,“他都昏睡成这样了,也用不着捆吧?”

    卫康陈述的是一个事实。

    既然不是要弄死封行朗,这捆他又有什么意义呢?让他就这么睡在木床上,不是还舒适一些么?

    除非boss不想让封行朗舒服!

    “一千万的赎金,你不想要了?”

    丛刚侧头冷问,“还是你想去接索马里的那个单子,好自己把这一千万替我赚回来?”

    “我这就去找绳子!”

    卫康立刻转身。

    “再弄点儿血来,把封行朗那张干净的脸涂上。然后发张照片给严邦,让他带上一千万去观海台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