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50章 你敢阴我?

第1050章 你敢阴我?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50章 你敢阴我?

    听巴颂说封行朗正在前来启北山城的路上,丛刚整个人都亢奋了起来。

    原本,他是应该回避,也完全可以一避泯恩仇的;

    但丛刚却选择了亲自跟不请自来的封行朗见面!

    当时的丛刚完全是一副:来啊,来搞我啊!反正老子闲着也是闲着!

    卫康也很疑惑不解:之前他也向丛刚提出要重修别墅的事儿,可丛刚一直都很冷静的告之还不是时候,等上一阵子再说。

    可现在的时机显示更不是时候,可丛刚却主动提出了翻修别墅的事儿!

    boss这是在挑衅严邦呢?还是挑衅河屯呢?

    又或者……他在挑衅封行朗?

    向来低调的丛刚,突然就变得高调起来,连卫康都快不适应了!

    所以封行朗前来兴师问罪,也就不奇怪了。

    见封行朗只是一人前来,看来没有‘兴师’,只有‘问罪’了。

    施工队并没有因为封行朗的到来而停下手中的活儿。大型机械轰隆作响着,一派忙碌的景象。

    封行朗知道丛刚是一个很能适应环境,但又对环境要求很高的人。这别墅是要翻修给他自己住的,他肯定会亲手规划并监督。

    所以,封行朗可以肯定:来这里一定可以找到丛刚!

    至于丛刚会不会像只缩头乌龟一样躲着他,那就难说了。

    封行朗看到了那辆装着大型发电机组的拖车,便健步上前,飞身跃了上去,直接将电闸给关了。

    于是,喧闹的世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估计是施工队的负责人嚷嚷了几嗓子,在听到卫康的作答之后,他便默声了。

    在封行朗跳下发电机组拖车后,便看到了立在他跟前十米开外的丛刚。

    这鬼东西竟然也不知道躲一躲?

    “封行朗,你是在找我吧。”丛刚淡淡着声音问。

    封行朗扫了他一眼,侧头环看了一下十几里开外的坟地。

    即便是阳光明媚的午后,都能让人感觉到一丝丝的阴冷之气。

    “我们主仆一场,你开工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呢?我也好给你送个贺喜的红包!”

    封行朗的话,带着诙谐的口吻,亦真亦假。

    或许头脑简单的人,听起来就简单;可要是换成丛刚这种有多心眼的人,那就不是这么回事儿了。总觉得封行朗话里藏着话。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么?”丛刚反问一声。

    “怎么,想在申城长住?”封行朗悠声问。

    “难道封大总裁不欢迎?”丛刚再次出声反问。

    “欢迎!当然欢迎!”

    封行朗轻撩着菲薄的唇,“我好歹也使唤了你这么多年……就算是养条狗,那也是有感情的!”

    对于丛刚,封行朗三句话便离不开‘养条狗’之类的挖苦。

    “封行朗,你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丛刚并没有因为封行朗的话而恼火,至少表面上没有。

    “有空回去多想想:怎么样讨好河屯,才不至于任由他把你这个亲儿子当狗一样的毒打!”

    看着封行朗那张俊脸上渐渐堆积起来的愤怒,丛刚又接着讽刺:

    “对了,还有严邦!可千万别让他再次落在衙门的手里!那你们这些年,狼狈为奸的在申城所做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儿,足够你封行朗吃上几辈子的牢饭了!”

    因为丛刚深知封行朗的七寸在哪里,也就随便扎上一针,就能让封行朗见血。

    封行朗愤怒了。内心和表面,同样的愤怒。

    他知道在某些不远的地方,会隐藏着丛刚的爪牙。跟河屯收养众多的义子,几乎是如出一辙。

    可河屯老子,丛刚却还年青!

    如果任由丛刚这么发展下去,河屯败北,那只是迟早的事儿!

    刚刚,封行朗只见到一个卫康。可在丛刚现身之后,他就消失不见了。

    当时的封行朗在想:要是把丛刚的众多爪牙们都威逼出来,混个眼熟也不错!

    自己此行的目的,就是拿丛刚当出气筒的。

    可现在看来,自己不但没能出得了心头的怒气,反而被丛刚当成了挖苦调侃的对象。

    丛刚是越来越弄不清楚他自己的身份了!

    “丛刚,还真得谢谢你的提醒。放心,我不会再给河屯毒打我的机会;也不会再让严邦脫离我的掌控之中!我这样的回答,你还满意吗?”

    封行朗一边悠声着腔调作答丛刚刚刚的挖苦,一边稳健且悠闲着步伐朝丛刚靠近。

    悠闲得好似他封行朗才是这片宅邸的主人一样!

    这样的步态,会让人放松警惕。至少那些此时此刻正行注目礼的施工队人员,并没有觉得封行朗的靠近会对丛刚产生任何的危险。

    “丛刚,你最近好像白了很多呢!也难怪,你一天到晚鬼鬼祟祟的行踪不定,这大白天的在太阳底下晒着,应该很不舒服吧?”

    “……”

    丛刚不清楚封行朗靠近他的目的。但潜意识里,总觉得他邪气得利害。那气场即便不用伪装,也能强势得让他有些透不过气;丛刚便下意识的朝后退上了一小步。

    “躲什么躲啊?我就奇怪了,这年头像你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怎么能在太阳底下暴晒这么久……也不会化成灰的?”

    那一刻,几乎是一瞬间,封行朗像一只伺机而动的猎豹一样,迅猛的朝后退的丛刚扑身过去。

    当时的丛刚似乎有点儿懵:他想搞清楚封行朗这回又想玩什么花样时,为时已晚。

    一把在阳光下闪着锋芒的匕首,抵在了丛刚的脖子上。

    “别乱动!要不然,今天就是你最后一次见到太阳了!”

    封行朗钳制着丛刚,带动着他的身体朝一边的集装箱靠了过去,以免腹背受敌。

    “封行朗,你想干什么?杀我么?”丛刚冷声问。

    封行朗并没有作答丛刚的话,而是放眼警觉的扫看着四周,“想救你们boss,就派个代表出来吧,我们谈谈条件!”

    此时的卫康,就在不远处看着。

    他看起来到是挺冷静的:寻思着以boss的身手,应该能自己化险为夷。

    只是封行朗的话,让他有些犹豫不决:是真要听从封行朗的意思,派个代表出去跟他谈判么?

    然,随着封行朗的话落,四周依旧是一片静谧。连一点儿风吹草动的声音都没有。

    “丛刚,你它妈的都找的什么手下?你都要死了,他们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封行朗调侃着。

    “因为他们知道:你不敢杀我!也杀不了我!”

    丛刚的话,将封行朗奚落得哑口无言。

    “呵,你它妈还真以为老子不敢你?”封行朗被惹毛了。

    “你的确不敢!因为你很清楚:你要是真杀了我,你也走不掉!而且我的人,还会将仇恨迁怒到你老婆和孩子的身上!所以,你不敢冒险杀我!”

    丛刚的这番剖析,让封行朗一阵发默:这狗东西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阴险歹毒了?

    “丛刚,你以为你自己很聪明吗?我儿子在佩特堡里,想必你也奈何不了他!而我女人,她应该愿意跟我一起去死!夫唱妇随、嫁我只能随我,这是她的命!”

    伴随着封行朗的话,他一个手起挥刀的动作;

    “啊……”丛刚发出一声凄厉的闷哼。

    封行朗手中的匕首狠狠的扎进了丛刚右锁骨下方的皮肉里,拔出的那一瞬,血珠顿时飞溅而起。

    “封行朗,你它妈的玩真的?”

    丛刚低厉一声。

    “老子像是在跟你玩假的么?”

    封行朗狠气道。说实在的,当时的他并不想真的弄伤丛刚,只是被丛刚逼迫得非下狠手不可。

    “封行朗!快住手!你杀了他,你也别想活着离开!”

    卫康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被逼跳出来的。

    与他一起现身的,是一个体型健硕的络腮胡子。

    封行朗还算眼熟:这个人叫彦纳瓦,在丛刚的手下排老四。

    上回被丛刚囚困在一个狭窄的地下洞库时,就是这个人一直看守着他。

    总算是被他给逼出来了两个!不过意义不大,因为这两个封行朗都认识。

    “卫康,你说的很在理:丛刚这条狗命,当然不能跟我封行朗的命相提并论!那我们就谈谈条件吧?”

    封行朗当然不想激怒更多的人。他此行的目的就是想出气。现在已经砍了丛刚一刀,也算是出气了。那么接下来,就是找个机会离开这阴森森的鬼地方。

    “放了他,我让你走!”

    卫康上前一步,却将彦纳瓦拦在了原地。

    这也正是封行朗所希望的。

    “卫康,我可以不杀你们的主子,还可以放过你们!但你们必须离开申城,永不再踏入半步!”

    后面的条件,是封行朗临时补上的。

    他清楚:既然丛刚已经动手重建他的鬼庙了,他的意图当然是不会轻易的离开申城了!

    “好!你先放了我们boss再说!”

    卫康随口便应好道,似乎连想都不用想的。

    “……”封行朗微眯起了眼,“卫康,你答应的话,他们能听吗?”

    “当然不会听!他这么说,只是在帮我拖延时间!”

    突然,封行朗双臂紧勒着的丛刚阴生生的开口道。

    等封行朗意识到什么时,就觉得自己左边的腰际发麻得厉害,似乎在一瞬间蔓延至了全身……

    下意识的低头,便看到丛刚的左手里多了一把速效麻醉枪。

    “丛刚,你竟然敢……敢阴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