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46章 渴望被需要

第1046章 渴望被需要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46章 渴望被需要

    “不应该啊!”

    雪落喃喃一声,“按照剧情的走向,你家白默不应该是乐得合不拢嘴的么?”

    雪落又朝洗手间的方向瞄上一眼,“难道说,是他高兴过了头,所以乐极生抑郁了?”

    总之,雪落就是疑惑不解:明知道妻子给自己生下两个亲生闺女的白默,竟然会是如此的反应?“估计是在赌气我欺骗了他吧!伤害了他男人的自尊心呗!”

    袁朵朵微微浅叹。

    雪落默了一下。

    冷不丁的想起自己用一个夭折的胎儿去欺骗丈夫封行朗时的情景。

    封行朗当时的暴怒,她这辈子都忘不了;那一刻怒火中烧的男人几乎要把她活生生的给吃了!

    上天也狠狠的报复了她的欺骗,让她以失去一个孩子为代价!

    雪落的心狠生生的疼了一下。

    似乎在这一瞬间,她似乎能够理解白默为什么会冷着一张脸了。

    “朵朵,你好好哄着点儿白默吧!被自己至亲至爱的人所欺骗,换作谁都无法承受!”

    朵朵默声的点了点头。

    洗手间里的白默,应该是听到了。他好看的眉宇揪得有些生寒。

    原来全世界都知道豆豆和芽芽是他的亲生女儿,只有他白默像个傻子一样被蒙在鼓里。

    也就不奇怪封行朗为什么会三番两次的跟他说那些奇怪的话了!

    又一次的,白默被自己身边至亲的人狠狠的隐瞒并欺骗!

    打着各种各样的旗号,却实实在在的做出了伤害他这个当事人的事情来!

    “大白叔叔,你捏着团团的手……团团好疼好疼!你都已经洗了好几遍了!”

    团团皱着一张粉嘟嘟的小脸,吃疼的看着自己被白默捏搓得发红的小手。

    因为心神不宁,白默便一直重复着给团团洗手动作。

    缓过神儿的白默,立刻抽来纸巾将团团的小手擦拭干爽,“洗好了。”

    “那团团现在可以去看小宝宝了吗?”

    “去吧。记得轻轻的。”

    小可爱把头点成了波浪鼓,“团团知道了。团团一定轻轻的。”

    目送着团团奔离洗手间,白默却静滞在原地,默无声响。

    或许白默生的并不是有关袁朵朵欺瞒他的气,而是在生他自己的气!

    自己无何不被信任?

    还是自己不值得被它人信任?

    因为他懦弱?不够果断和坚毅?还是其它方面的原因?

    其实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人,可渴望着被需要、被信任!

    白默也一样!他同样渴望!

    尤其现在他已经是两个女儿的父亲!

    ********

    封行朗刚准备起身出发去白公馆接老婆和侄女,却被不请自来的严邦堵在了办公室里。

    严邦的面容绷得很紧。他盯看向封行朗的目光,深邃而沉重。

    “怎么了?跟死了亲爹似的!”

    封行朗扫了严邦一眼,坐回了大班椅内,“你不是在关禁闭么?低调点儿会死啊!”

    对于封行朗的谩骂,严邦从不会上心。

    但这一回,严邦的眼眸里却染上了无尽的悲凉。或许比死了亲爹还要让他殇意。

    “封行朗,我脑子不好使,也没你聪明。我想听你亲口说:你是不是已经选择了丛刚?”

    严邦没头没尾的问话,让封行朗的眉宇直蹙。看来严邦此行的目的便是来问他这句话的。

    封行朗的唇角不淡定的勾动了一下,也没表现出恼火之意来。

    端起桌前养胃的丁香茶浅抿一口,淡淡的询问一声,“说说吧,你又听到什么小道消息了?”

    “封行朗,你只要回答我:我和丛刚之间,你是不是已经有了选择?”

    严邦逼问的话,从压抑的胸腔中拼发出来,带上了嘶嘶声。

    封行朗微眯着眼眸睨了严邦一眼,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这丁香茶,主要作用就是养胃,调理胃寒。是女人千叮咛万嘱咐着他,每天都要喝上一些。

    其实封行朗的胃病早就好了,但他却听话的一直在养着。

    他很喜欢女人紧张他时的模样。有种说不出的媚,勾动着他想吃了她。

    “早晨听完nina的季度报告,我还在寻思:丛刚个龟孙子好像好久都没动静了呢!可你这一出现,我就知道:他个龟孙子又开始耍狠的阴你了!”

    再次抬头扫了严邦一眼,封行朗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摇头浅叹一声。

    “你什么意思?”严邦问。

    “没什么意思!老子只是觉得:以你的智商能活到现在,真够不容易的!”

    封行朗揉了揉自己发疼的太阳穴。

    严邦默了。

    “说说吧,丛刚又整出什么幺蛾子了?”

    见严邦沉默,封行朗便主动的询问。

    这回是逼迫他做选择题呢?还是又玩个借刀杀人的惊人阴谋?

    “丛刚已经开始大张旗鼓的在启北山城重新修建他的鬼屋了!这事你不会不知道吧?”

    严邦的鼻腔里带上了嗤声。

    丛刚修建被邢二爆破后鬼屋,那将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丛刚想在申城久居下去!

    换句话说,没有封行朗的许可,丛刚又怎么敢如此的肆意妄行呢?!

    “老子又不是城市规划局,丛刚要修他的鬼屋,与我何干?”

    虽然封行朗口头上这么斥声严邦,可眼眸里却有一片不明朗的怒意在堆积。

    这个丛刚,他要干什么?

    光明正大的在修他的鬼屋,这是在向严邦叫板呢,还是在向他封行朗叫板呢?

    他的鬼屋可是邢二给爆破成废墟的;而邢二又是河屯的人……

    难不成他最终想叫板的人是河屯?

    无论丛刚意欲何为,封行朗都很不爽!

    虽说蓝悠悠没有招供,而丛刚也矢口否认,但封行朗总觉得蓝悠悠能计划周全的去危害妻子雪落,这跟丛刚肯定脫不了干系。

    有些时候,恶劣的并不是偶尔的言行,而是动机!

    封行朗一直在给丛刚寻找并定位一个合理化的动机!

    就像一件贵重的物品,要忌讳的并不是贼来偷,而是贼一直惦记的心!

    “那我带人把他的鬼宅给夷为平地,你应该没有意见吧?”

    严邦反问一声。

    封行朗直接朝严邦扫了一记冷眼,“严邦,你丫的做事之前,就不能先动动脑子?”

    有些燥意的看了下时间,“行了,老子不跟你绕弯子了!如果我是你,我就先坐山观虎斗!让河屯的人去灭掉丛刚,然后坐收渔人之利!”

    “让河屯去弄掉丛刚?”

    严邦扬动了一下那黑沉沉的浓眉,“河屯可是你亲爹!你会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