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45章 一颗阳光的心

第1045章 一颗阳光的心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45章 一颗阳光的心

    蓝悠悠是凝血功能出现了障碍。

    具体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暂时还检查不出。医生推断:应该是跟她吸一毒有关。

    “悠悠,你醒了?”

    蓝悠悠醒来时,映入她眼帘的,是封立昕。

    或许,也只有封立昕吧!

    一个她最不想看到的人!可却偏偏是他!

    “团团呢?团团……怎么没来?”

    蓝悠悠的气息依旧微弱,本就白皙的脸,因为不明原因的失血而变得惨白一片。

    “今天是周五,团团要上学呢。”

    封立昕一边应答,一边将蓝悠悠头部抬高了一些。

    “是上学重要,还是来看我重要?我都快死了!”

    蓝悠悠戾气的吼叫。一阵气息短促,呛得她连连咳嗽,连呼吸都无法维持。

    “悠悠,你别生气!我只是想等你病好一些后,再带团团过来看你。”

    面对蓝悠悠的厉嚷,封立昕依旧温和谦谦。他一边给蓝悠悠顺着气,一边和风细雨的作答。

    “我知道了……一定是林雪落那个賤女人不让团团来看我对不对?”

    “悠悠,你误会雪落了!雪落一直对团团视如己出。”

    封立昕依旧坚持着他对林雪落的看法。也许从给弟弟封行朗选妻的那一刻起,他就认定了林雪落是个善良的好女人。

    而事实亦是如此!

    “封立昕,连你也被林雪落那个賤女人灌了迷一魂汤?”

    蓝悠悠依旧暴怒难平。

    封立昕微微的低垂下眼眸,浅声叹息,“悠悠,你陷得实在是太深太深了!”

    “是林雪落那个賤人太坏!把你们兄弟俩都给蒙蔽了!”

    蓝悠悠惨白一片的脸上,堆积着这辈子恐怕都无法化解的愤怒和怨恨。

    封立昕又是一阵长长的叹息。

    “也许是人之心性天生如此吧!雪落带着诺诺,在河屯昏天暗地的佩特堡里度过了不堪回首的五年,可她依旧能保持和坚守心中的那份善良……”

    “可悠悠你呢?经历了这么多的事,你怎么还不知悔改呢?!”

    “雪落对团团如何,不仅我看得到,安婶莫管家他们都能看到!”

    “就算我会骗你,安婶莫管家都会骗你;那团团呢?”

    “团团已经四岁半了,她也有了自己辨别是非的能力。她一直都说叔妈是好人,你怎么就听不进去呢?”

    “悠悠,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像的那样!”

    “我恳求你能带上一颗健康且阳光的眼,去看看真实的雪落!她的善良和大度,会让你感动的!”

    封立昕没想到自己竟然能一鼓作气的说上这么多的话。

    说真的,他真的希望蓝悠悠能好。

    不仅仅是身体上的好,还有精神层面上的好。

    “滚!滚!你们都是一伙儿的……你们都被那个賤人同流合污了……封立昕,你根本就不配当团团的爸爸!你滚吧!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蓝悠悠声嘶力竭的咆哮,震颤着封立昕的耳膜。

    他站起身来,朝后退了一步,“悠悠,我就在外面,会一直守着你。直到你出院!”

    “滚!”

    ******

    下午两节课后,雪落本能的想到了接儿子林诺放学。

    可一想儿子还在佩特堡呢,又惆怅的叹息了一声。

    愣神了一会儿后,雪落还是决定去幼稚园。

    接不了儿子林诺,还可以接团团啊。

    无论医院里的蓝悠悠是不是假装作死的,雪落还会问心无愧的去对待团团。

    也是源于小可爱一早便嚷嚷着要去看出院后的豆豆和芽芽。

    想着自己反正是要去看朵朵的,把团团一起带上也好。人家亲爹亲妈不在家,自己这个叔妈也算半个妈吧。

    “叔妈……诺诺哥哥不在,你是专门来接团团的吗?”

    小可爱比雪落想像中还要高兴。

    “是啊!你跟诺诺哥哥,叔妈一样疼!”

    雪落抱起了欢快朝自己飞奔过来的封团团。

    当时的邢八在想:自己要不要把这张‘感人’的情景照片发送给傲娇又小心眼儿的小十五弟呢!

    好像不太好吧!

    这万一小崽子哭着喊着要回申城来夺他的‘嫡太子’之位,佩特堡里岂不是要乱套了?

    其它事还好,这一回可是义母的祭日。万一义父暴怒,自己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自己还是不惹事的好!

    不过这个林雪落还真把自己当成情敌女儿的亲人了呢?

    关键问题是,人家蓝悠悠领你这个情么?

    邢八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跟着小胡的玛莎拉蒂车后。这款限量版的玛莎拉蒂,一看就知道是邢太子买给太子妃林雪落的。

    ******

    “雪落,你怎么才来啊?我都快郁闷死了!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就知道跟你家封痞子过二人世界!”

    一看到雪落,袁朵朵都快哭了。

    “拜托了白太太,有这么多人围着你打转,把你伺候得像祖宗一样,你还哪里不自在啊?”

    刚进房间,团团就丢开叔妈雪落的手,朝着婴儿床里的豆豆和芽芽奔了过去。

    却被白默一把拎起,朝洗手间快步疾走而去。

    “大白叔叔,你要干什么啊?”

    冷不丁的被白默这么一拎,团团有些惊慌的问。

    “要先洗手!下回记住了!”

    所以的人,要摸和碰他白默的女儿,都必须先把手洗得干干净净。无人可例外。

    雪落的目光追着白默拎起团团的身影,“朵朵,白默这是怎么了?怎么看起来怪怪的啊?”

    “是啊……他已经有五十多个小时,没肯跟我说上一句话了!任凭我怎么死皮赖脸,他都不肯搭理我!”

    这才是袁朵朵快哭的原因。

    “……一天多时间没搭理你?为什么啊?”雪落不解的问。

    “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呢!哪有丈夫知道自己的妻子生下的是他自己的亲生孩子后,反而跟妻子生气的!”

    其实原因袁朵朵是知道的。但这一刻,也只能苦中作乐的这么冷幽默的说了。

    “啊?你终于跟白默摊牌了?”雪落惊声问。

    袁朵朵苦着一张脸点了点头。

    “这知道豆豆和芽芽是他自己亲生的后,他就这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