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43章 主动讨好

第1043章 主动讨好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43章 主动讨好

    “朵朵啊,这是新请的营养师给你煲的药膳汤。说是对产妇的身体恢复很有帮助。担心药膳会苦口,爷爷还偷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的。”

    等房车平稳启动后,老爷子便让月嫂将营养汤盛出来给朵朵喝上一口。

    俨然已经将朵朵当成了白家的亲人。不仅仅是孙媳妇,而且亦是亲孙女一般。

    “爷爷,我……我喝不下。”

    “怎么了朵朵?是不是觉着身体不舒服?秦医生在后面车上呢,要不把他叫过来看看吧。”

    老爷子关切的询问。

    朵朵抬起头来,眼眸的泛红的看向老爷子。

    “不用了爷爷。我挺好的。爷爷……我一直想跟您说声对不起!是我欺骗了您,也欺骗了白默!对不起啊爷爷……”

    朵朵的眼眸中,已经有泪光在闪动。

    白老爷子瞬间会意,并紧声追问,“朵朵,你是不是已经告诉默小子了?”

    “……”朵朵微微一怔。

    自己这还没有说呢,老爷子怎么就知道了?自己跟月嫂都给白默打过好多次电话,他一直关着机。也就是说,老爷子是自己猜出来的。

    既然老爷子什么都已经知道了,袁朵朵也不必多解释什么了,便弱弱的点了点头。

    老爷子沉默了。良久的沉默。

    看着沉默不语中的老爷子,朵朵心里满是愧疚。她想开口再次道歉,可却如鲠在喉。

    她紧紧的握着豆豆和芽芽的手推车,低垂下了头。

    “朵朵,咱们不用管白默了,那小子会自我调节过来的。”

    随着年岁的日增,老爷子自己的身体也并不是很好;这些天为了朵朵母女三人,也奔波劳累狠了,说几句话,就能顿上一顿,等平缓过气息才能继续。

    “至于他对你们母女三人的怠慢,爷爷替他向你道歉。是爷爷教孙无方。”

    “爷爷,您别这么说……朵朵承受不起的。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欺骗白默。可我当时真的好害怕……也挺自卑自私的。”

    朵朵哽咽住了。

    白老爷子点了点头,“爷爷特别能体会你的难处!爷爷不怪你,爷爷非常非常的感谢你。你是个坚韧又坚强的好孩子!至于白默……唉……”

    白老爷子长长的叹息一声后,“我希望你能原谅他。”

    “不,不,那天晚上,是我自愿的。白默喝多了,他什么都不知道……是我……是我的错。”

    朵朵误解了老爷子的话意。

    “不是什么那天晚上的事儿。”

    对于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儿,老爷子当然不会去过问。一个女未嫁,一个男未娶,年青男女在一起,发生点荷尔蒙亢奋的事,都是合情合理的。

    “那……那是什么事啊?”

    朵朵有些疑惑:是什么事值得白老爷子希望她能原谅白默呢?

    难道说:白默只要两个女儿,真要把她赶离?

    “你已经是白默的妻子了,亦是豆豆和芽芽的亲生妈妈,有些事,爷爷可以告诉你了。”

    白老爷子深深的换了一口气息,“白默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别人欺骗他了!而且还是自己身边至亲至爱的人!”

    “爷爷,对不起啊……我……”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老爷子轻吁出了一口浊气,“白默的父亲和母亲去世的时候,白默当时还小。为了不伤害他幼小的心灵,我选择了向他隐瞒。”

    又是一声懊悔的叹息,“朵朵,你应该知道:要隐瞒住一件事,就必须用上某些欺骗的手段。可白默在几个月之后,还是知道了他父母出车祸去世的事。至于车祸的原因,还是那么的让人羞于启齿。那一年,我失去了两个至亲至爱的人,同时也失去了孙儿白默对我的信任和依靠。他怒砸了他父母的骨灰盒,有一整年时间都没跟我这个唯一的亲爷爷说话……”

    老爷子拭了拭混浊的泪水,“直到现在我依旧在后悔:为什么当初要对白默隐瞒?那可是他的亲生父母,我又有什么权力对他隐瞒和欺骗呢!”

    “……”

    袁朵朵的泪水,顺着脸颊肆意的流淌而下。

    对啊,自己又有什么权力对白默隐瞒和欺骗呢?

    这可是他白默的亲生骨肉啊!

    无论是健康的,还是不健康的,他做为父亲,都应该拥有知情权和决定权。

    可有那么多的方式,自己偏偏选择了隐瞒和欺骗!

    朵朵的心,久久的都无法平静。

    “朵朵,你别难过了。我会好好劝说白默的。不会由着他耍脾气怠慢你们母子三人的。你受了这么多的苦和累,实在是太委屈你了!”

    “爷爷,我不委屈的。能给您生下一对健康的曾孙女,我心里可美了!”

    袁朵朵不想看到年事已高的白老爷子如此的伤感落泪。

    看着就让人心疼得无法呼吸。

    “哇啊啊……”

    豆豆一声啼哭,立刻把伤感中的老爷子和朵朵拉回了充满美好的现实中来了。

    “哦呦,我家豆豆怎么哭了啊?快让曾爷爷抱抱。”

    朵朵推了月嫂一下,月嫂便立刻会意,将哭闹中的豆豆送进了老爷子的怀中。让他没时间再去伤感。

    “老爷子,默少爷跟在我们车后呢。”

    副驾驶上的保镖突然开口向老爷子汇报道。

    老爷子下意识的朝后车窗瞄了一眼,明明心里舒畅了许多,却还是板下了一张脸。

    “不理那小子!我们走我们的。横什么横?有这么跟自己的老婆和孩子赌气的吗?”

    这话,听起来更像是在宽慰受委屈的袁朵朵。

    “对不对啊豆豆,咱不理你爸爸,让他一个人作去吧!”

    *******

    白公馆的院落里,已经被白管家布置得像宫殿一般。如梦似幻中的童话城堡。

    豆豆和芽芽刚下房车,白默便冲过来从月嫂手中夺去了手推车。

    “白默,你慢点儿推……豆豆刚喝了奶,你这么蛮力,她会吐奶的。”

    白默依旧不吭声,猩红着一双熬了通宵的眼眸,径直托起双胞胎的手推车朝客厅走去。

    不搭理人是不是?

    大不了本女汉子厚下点儿脸皮,主动搭理你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