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39章 不用别人代劳

第1039章 不用别人代劳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39章 不用别人代劳

    “夏以画!你再胡说八道,我可要抽你了!”

    夏正阳怒吼一声,高高举起了自己的巴掌,扬了几扬,最后还是没舍得真打下来。

    竟然生出了这么个东西,也真够他夏正阳受的了。

    养不教父之过!

    养而不教,哪怕是生一卡车,也无济于事啊!

    “严总答不答应,咱先不提;我跟你爸一样,也不同意。”

    这晚餐才开吃,封行朗可不想这么早就散局。

    “为,为什么啊?”

    见封行朗也不同意,夏以画似乎有些不安起来。

    “你可是我表舅子,如果你真成了严总的干儿子……这辈分可就要乱了!”

    辈分不辈分,封行朗并不是那种介意的人;不然也就不会纵容儿子诺诺喊河屯义父了。

    只是他觉得:严邦应该有自己亲生的孩子,不需要别人代劳!

    “这干儿子……我看能收!”

    见封行朗在乎辈分,严邦便故意的嘴欠一句。

    “吭啷”一声响,封行朗径直将跟前的餐盘推到了餐桌中间。

    “那封某就不打扰你们一家人用餐了!告辞!”

    封行朗这火气来得可真够迅猛的。

    话刚毕,他便起身离开,朝包间门外头也不回的走去。

    严邦显然是怔住了:似乎没想到封行朗说发火说发火!而且还发得这么的突如其然且莫名其妙。

    “朗……朗……干什么呢?别走啊!老子又哪句话说得不好,得罪你了?”

    严邦立刻起身追了过去。

    “瞧把你表姐夫给气的?以后还乱不乱说话了?!赶紧的跟我回家!”

    夏正阳当然不会错过带着儿子逃离御龙城的这个绝佳机会。

    便立刻拉上已经懵圈了的夏以画朝包间门外走去。

    这表姐夫究竟在生谁的气啊?

    怎么严邦还自降身份去追表姐夫封行朗了呢?

    究竟严邦是老大,还是表姐夫封行朗是老大啊?

    反正不管谁是老大,都比自家这个连老婆都怕的怂爹强!

    停车场内,严邦用自己的身体横下了封行朗跑车的去路。

    “朗,即便你要老子死,总得让老子死个明白吧?你不想让我收夏以画当干儿子,老子不收就是!你生什么气呢?大不了老子给你当干儿子还不行么?”

    “滚!”

    封行朗一脚油门踩下,方向盘猛打了一把,将车前的严邦抛甩出去,然后便呼啸离开。

    这通无名火,发得连封行朗也觉着莫名其妙了点儿。

    怎么说呢,或许跟他从小的成长环境有密不可分的关联。

    这一路的拼护,严邦为封家两兄弟付出了太多太多。

    如果严邦活得太过凄凉,死得太过悲惨,都不是封行朗想看到的。

    ******

    雪落刚放下资料,准备先冲个凉让发了胀的脑袋休息一下时,舅舅夏正阳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即便不是很想接听,但雪落还是接了。

    “舅,这么晚了,什么事儿啊?”

    “雪落啊,行朗到家了没有?”

    “应该没有吧……”

    雪落从窗口探过头去向下瞄了一眼,“好像刚回来了。你们不是在一起吃饭的吗?”

    “刚刚以画不懂事儿,把行朗给惹怒了,你替我向他道个歉。”

    “啊?以画把行朗惹怒了?怎么回事儿啊?”

    自家男人竟然跟一个才17岁的小毛孩子生气了?

    “唉,别提了!一提我就想揍以画个混帐东西!你替舅舅道个歉,顺便也替我感谢一下行朗。”

    夏正阳的话还没说完,手机里就传出夏以画咋咋呼呼的争吵声。随后电话便断了线。

    雪落下楼之际,便看到男人正吃着安婶刚做的西红柿鸡蛋面。

    “学问做完了?”

    男人抬头睨着雪落,探过长臂半揽过她的腰际。

    “不是去吃大餐的吗?怎么还吃上我们平民百姓的大碗面了?”

    雪落被男人勾了过去,靠坐在了他的劲腿上。

    “赶回来做功课啊……你懂的!”

    “如此天时地利的二人世界,当然必须‘人和’了!”

    “少蒙我!我舅刚刚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说你一个当爹的人,竟然跟才17岁的以画生上气了!你说你是不是小心眼?”

    雪落咬了一小口男人喂过来的面条。

    封行朗不动声色的沉了沉眼眸,没有回避,“夏以画主动提出要给严邦当干儿子!”

    “啊?什么?以画要给严邦当干儿子?严邦也才三十多、四十不到吧?夏以画都17了,是不是有点儿大了?”

    微顿,雪落敛起了惊讶的神情,“不对啊,以画要给严邦当干儿子,你生什么气啊?”

    “关键问题是,以画是我表舅子,要是当了严邦的干儿子,我岂不是要管严邦叫舅舅了?”

    “对啊……那,那我岂不是也要……我才不要叫严邦舅舅呢!也太恐怖了!”

    雪落抚了一下男人乌黑健康的短发,“原来你就为这个生气啊?”

    “不全是!”

    封行朗微微浅叹,“只是觉得以画是个‘私生子’,或许是因为我们有着相同的经历,本想帮帮他的;可他却是个扶不起的阿斗!而且小小年纪,还相当的势利!就在御龙城里住了两三天,就享受上了那里的奢华!”

    “难怪他会主动提出要给严邦当干儿子呢!估计我舅气得也够呛吧!”

    “你舅是自食苦果!”

    “知道就好!以后可别帮着他了!”

    还没等封行朗吃尽碗里的面,封立昕便抱着睡熟的女儿封团团气喘吁吁的从电梯口走了过来。

    “大哥,你怎么把团团给抱出来了啊?是不是团团生病了?”

    雪落连忙迎上前来摸探团团的额头。

    “团团没有生病,是悠悠生病了!”

    封立昕将女儿团团塞进了雪落的怀中,“雪落,劳烦你帮我看着点团团吧。她晚上起夜看不到大人,会哭的!”

    “我去一下军区总医院。”

    封立昕一路小跑着朝玄关冲了过去,“悠悠刚刚被救护车送去医院了!”

    “……大哥,你慢点。路上注意安全。”

    自始至终,封行朗都不动声色的吃着他的鸡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