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38章 干爹?干儿子?

第1038章 干爹?干儿子?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38章 干爹?干儿子?

    封行朗白了严邦一眼,同时瞄向他的身后,“夏以画呢?怎么没带上?”

    “让豹头去叫了!一会儿就带来!”

    严邦的目光不经意间瞄看到封行朗的手腕,探手过来捞起,似乎有些失落,“送你的表,怎么也没戴上?”

    “款式太次了,就丢了!”

    封行朗漫不经心的应答一声。

    “丢了?能不这么凉我的心吗?”

    严邦一张狰狞的脸上,笼罩上一丝少有的落寂。

    封行朗顿住了步伐,回头瞄了严邦一眼,若有所思了一两秒。

    “你让豹头先按住了夏以画,等我跟夏正阳聊得差不多了,你再让豹头把他带出来!”

    以为封行朗顿步回头是对丢了他送的手表有所愧意,却没想封行朗只是关心他跟夏正阳的谈话。

    严邦微微颔首,算是答应了。

    轩辕厅的包间门前,夏正阳早早的等在了那里,并翘首以盼着严邦能带着他儿子夏以画来赴宴。

    “严总……严总……您能赏脸,夏某真是三生有幸啊。”

    夏正阳恭谦着伸来的手,严邦并没有去握。

    “搞清楚了:我严邦赏的是封行朗的脸,可不是你的脸!”

    严邦就是这么的肆意妄为。大部分的情况下,只会以自己的喜好来做事儿。

    “哈哈,夏某一并感谢封总!”

    夏正阳并没有因为严邦的不给面子而脸疼。只要能捞出他亲儿子夏以画,让他怎么着都可以。

    “我家犬子夏以画呢?”

    其实一开始,夏正阳就发现儿子夏以画并不在严邦他们的身后。

    “放心吧夏总,以画可是我表舅子,严总会保他安全的。已经让豹头去叫了!我们进去先聊着。”

    封行朗先行走进了包间,留下焦躁立在原地伸头张望的夏正阳。

    等了一会儿,依旧没能见着自己的儿子,夏正阳只得硬着头皮先进去了包间。

    包间不大,但供三四个人用餐,还是绰绰有余的。

    严邦坐在封行朗的身侧,正有一眼没一眼的瞄着封行朗的侧脸。

    “严总,犬子以画顽劣,我担心他到处撒野,还是我去接一下他吧。”

    没看到儿子夏以画,夏正阳浑身的不自在。

    “坐吧,一会儿就来了!难不成你比豹头还熟悉御龙城?再说了,有豹头在,以画也撒不了野!”

    封行朗浅饮了一口侍者斟上的茶水,淡声说道。

    夏正阳坐下来了,却如坐针毡。时不时的朝包间门外瞄上一眼两眼的。

    见夏正阳如此的状态,顾及接下来的话题不能愉快的交谈下去,封行朗便在桌下推踢了严邦一脚。

    “搞什么小动作啊?夏总又不是外人!”

    严邦笑起来其实挺man的。脸颊上的疤痕虽说狰狞,但也给他增添不少男人的彪悍气息。

    “……”

    要不是夏正阳在场,当时的封行朗真想一板砖拍死严邦个口无遮拦的贱人。

    见封行朗冷下了脸,严邦立刻识时务给豹头打去了催促电话。

    两分钟后,豹头便将活蹦乱跳的夏以画带了进来。

    “以画!”

    夏正阳几乎是扑上去抱住自己儿子的。已经年过花甲的他,用上了他的全身心来疼爱这个儿子。

    可夏以画却没那么惊喜和热情了。他推搡开了父亲夏正阳的紧拥。

    “爸,你干嘛啊?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还老这么抱我,也不怕别人笑话!”

    夏以画嘀嘀咕咕的,显然是认为夏正阳的这种宠溺方式,让严邦和封行朗看了笑话。

    “以画说得在理!都17岁的大男人了,又不是我家才6岁的诺诺,抱来抱去的,是不太合适!”

    封行朗这番起哄的话,无疑是对了夏以画那恃宠而骄的脾气。

    别说17岁了,就算儿子封林诺长到27岁,37岁,他想抱,一样会抱!根本不会去顾忌旁观者的目光!

    被封行朗的话起哄了,夏以画把亲爹夏正阳推得更开。

    上得餐桌的帝王蟹一般需要 10 年左右的生长时间,口感好、低脂肪、低热量,富含蛋白质和微量元素。从蟹壳中脱出的蟹肉不用添加任何调料,鲜嫩微甜。

    封行朗爱吃,也常吃。

    一只9斤多的清蒸整蟹,占去了小半张餐桌。因为不方便在家做这种庞然大物,所以封行朗便常来御龙城里吃。

    封行朗只吃蟹腿。

    “严总,您先吃。”

    夏以画虽说畏惧严邦,但却又莫名的敬佩严邦。17岁,正值叛逆的年龄,很容易将严邦这种暴戾又凶狠的老大当成偶像。

    严邦直接上手,却将扯下的几根蟹腿送至了封行朗的餐盘。蟹腿上都有开好的口,可以直接吃。

    “以画,回到你亲爹身边了,有什么打算?”

    封行朗很好的将话题转移到了夏以画父子的身上。

    “回洛杉矶!让我妈改嫁!然后我去当别人的儿子!”

    夏以画分明是在赌气,说出的话,能把一旁的亲爹夏正阳给气死。

    “臭小子,你胡说八道什么劲儿呢?也不怕人笑话!”

    夏正阳没好气的呵斥一声。

    可夏以画似乎跟夏正阳杠上了。

    突兀的,他转向严邦,很唐突的开口说道:

    “严总,我给您当干儿子吧?我会孝敬您,将来还会替您收尸!”

    “咳咳……”

    严邦到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一旁刚抿上一口红酒的封行朗却呛着了。

    给严邦当干儿子?

    还真要替严邦收尸?

    自己当时就那么一说,只是一句笑话而已,却没想到这个没头脑的熊孩子竟然当了真?

    这孩子出生时,长脑子了吗?

    还别说,这一点跟严邦的确有那么点儿物以类聚!

    “臭小子,你脑子坏掉了?尽说这些胡话!”

    夏正阳被儿子这番没头脑的话刺激得连呼吸都快接不上了。

    “我的事儿,不要你管!”

    夏以画愤愤的说道。

    这三天来,严邦那强势的气场、吆五喝六的霸气,着实让夏以画各种的羡慕妒忌。

    当男人就应该像严邦这样:拥有自己地盘儿的一方霸主!

    这样的男人,才够男人!

    从小被宠溺坏的孩子,又缺乏管教和约束,也就不奇怪会有如此奇葩的想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