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37章 真的好累

第1037章 真的好累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37章 真的好累

    两节毕业实训课,上得雪落是一个头两个大。

    似乎这才意识到:自己在佩特堡里的五年生活,让她跟这个世界脫轨得很严重!

    自己都快是奔三的人了,竟然还不如一个初出茅庐的毕业生来得适应这个社会。

    别说养活儿子了,估计想养活自己都难吧!

    看来空有这爆棚的自信心,也应付不了现实社会的残酷。

    都快奔三的‘老’女人了,总不能从头开始,去人家公司当小文员吧?

    要是有公司要她这个‘大龄’的老文员,雪落还是乐意去的。

    至于自己所学专业对口的广告策划与营销,至少得有个一年半载的历练。

    刚在封家客厅里坐下,丈夫封行朗的电话再次打了过来。

    “小胡说你到家了,怎么不接为夫的电话啊?累了?”

    手机里,传来了男人温润的询问声。

    “两个手里都拿着资料呢……没滑开。”

    雪落闷闷的,乏乏的,有些提不上力气。

    “这个小胡干什么吃的?不知道帮太太拿东西吗?再这么懒散,炒了他!”

    “你别啊!小胡刚刚在帮安婶扛东西呢,腾不出手!再说了,就那么点儿资料,我手又不残,自己能拿!”

    雪落善意的替小胡说着话。她不想因为自己原因连累了无辜的它人。

    再说了,这年头找工作太不容易了。而且小胡也十分的尽心尽职。

    “雪落,今晚有霸王餐吃,一会儿我让小胡送你过来,我们一起去。”

    “霸王餐?谁请客啊?”

    “你舅舅夏正阳!”

    “我舅?”

    雪落不满的哼哼,“封行朗,你还真跟我舅同流合污了?我舅妈才是无辜的受害者好不好!你竟然帮着我舅欺负我舅妈一个弱女人?你也太没良心了吧!”

    “你舅妈是弱女人?”

    封行朗侃道,“一个拿刀砍自己老公的弱女人?”

    “那也是被我舅给逼的!感情上受到的创伤,这辈子都无法弥补了!”

    “鉴于你对你舅如此的大恨,今晚我们就狠狠的吃他一顿!”

    “不去!没空!也没心情!我还要温习功课呢!”

    “又做学问呢?”

    封行朗用上了儿子诺诺的口吻,“先填饱肚子,才有力气做学问嘛!”

    “封行朗,你是不是也特别的鄙视我回学校复读?觉得我是吃饱撑着,闹着玩的?”

    “没有!绝对没有!为夫那是相当的支持你!精神和肉一体,都支持!”

    “晚上少喝点儿酒!替我多吃点儿菜!挂了,我真的好累!”

    先不说封行朗所持的态度了,就连袁朵朵都认为雪落一个封家太太重回学院复读,明显有作秀成分。能力所至,又岂是一本毕业证能说明问题的?

    再说了,没有那张学位纸,就不能体现个人能力了?

    就以她封太太的身份,在gk风投就能横着走!为什么要去其它公司看人脸色,以证明自己的能力呢?

    其实吧,袁朵朵应该是理解雪落的。

    但她也不想看到雪落太过奋发图强了。好好的当她的封太太享福,不是很好么?

    刚蔫蔫的挂了丈夫封行朗的电话,另一个打来的电话,却让雪落瞬间精神百倍。

    “妈咪,有没有很想你帅气又可爱的亲亲儿子?”

    “没想!”

    雪落本想端着当妈咪的架子的,可还是秒接了儿子打来的电话。

    “唉,亲亲妈咪又不诚实了呢!真拿你没办法!”

    小东西撒娇的讨好着。

    “林诺诺,你这么不辞而别,合适么?反正你亲爹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雪落拿丈夫封行朗来威慑为撒野而擅自离开父母的儿子。

    “他生气由他生气好了,只要亲亲妈咪不生亲儿子的气就行!妈咪,亲儿子可是很想很想你的!”

    是不是真想,还有待观察;但那讨欢卖萌的口吻,着实听着让雪落下火。

    “你一声不吭就走了,还好意思说很想我这个妈咪?”

    “亲儿子那是没办法啊!你知道的,我义父那么利害,我又打不过他!亲儿子也舍不得离开亲亲妈咪的!啵……亲儿子知道错了!”

    “少来!现在才认错,晚了!你就呆在佩特堡,别回来了!”

    “不行的!万一妈咪想亲儿子想到心疼了怎么办?”

    “你放心,妈咪不仅不会心疼,而且还会愉快的每天都抱着你团团妹妹睡觉觉!”

    这自私的小心眼儿,还治不了他?!

    “完了,我忘记还有那个黏人的鼻涕虫了!”

    小家伙小懊恼的说道,“那我还是赶紧回去比较好!”

    ******

    在生意场上,封行朗做事绝大多数都会带上目的性。

    就比如说今晚他逼迫着夏正阳宴请他和严邦,并不是说他真想讹夏正阳一顿,封行朗也不差吃一顿饭的这点儿小钱。

    再则,他来御龙城无论是吃大餐还是撮小餐,也从来没付过钱。不是他不给,关键是没人敢收啊!

    封行朗的超跑刚到卡口,便有内保通知了严邦。

    “豹头,我先去迎下封老二,你随后带上夏以画那小兔崽子去前厅赴宴。”

    “好的邦哥。”

    严邦戾气的叮嘱一声后,便起身离开了起居室。

    前厅钻石包间的走廊里,封行朗与前来接驾的严邦汇合。

    “怎么不在‘御龙1号’厅?”

    封行朗扬眉问了一声。刚刚夏正阳打来电话,说在轩辕阁。一个很普通的包厅。

    “那厅专门留给我们仨儿用的!他夏正阳也配?!”

    严邦嗤言。口中的‘我们仨儿’,除了他跟封行朗,还有就是白默了。

    不过白默最近忙着伺候老婆闺女,很少出来瞎混了。

    “你说话给人留点儿脸子,会死啊?”

    封行朗赏了严邦一记冷眼,“今晚我有话要问夏正阳,一会儿你看我的脸色行事!”

    “问事儿?什么事儿?”

    严邦跟封行朗并肩朝里角的‘轩辕阁’走去。

    “有关申城中小企业战略联盟的事儿!你帮帮腔就行!”

    “呵,还战略联盟?我还复仇者联盟呢!这群吃饱了撑着的老东西,又玩什么花头精呢!”

    严邦不以为然的冷嘲热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