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36章 活该喜当爹

第1036章 活该喜当爹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36章 活该喜当爹

    择日不如撞日,袁朵朵还真会挑选时间的。

    “豆豆……芽芽……”

    白默那如沐春风的叫唤声中,满溢着他对两个闺女的宠爱。

    表现得没心没肺,活得大大咧咧,并不代表白默的心里没有任何的芥蒂。

    又或者,连他自己都不是很明白:自己怎么就对别人的女儿如此的喜欢呢?

    难道真有传说中的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在维系?

    里间母婴室里,袁朵朵听到了白默那欢快的叫喊声。

    “雪落,一会儿你跟月嫂把豆豆和芽芽抱出去……我想跟白默好好谈谈。”

    “就,就现在么?”

    雪落微微一怔,“你需不需要先酝酿一下什么的?”

    “不用!我都纠结了八九个月了!横竖都是一刀,早挨我挨,反正都要挨的!”

    袁朵朵有种壮士赴刑场的壮烈感。

    其实她的内心还是发虚的。也正是今天有雪落在,可以帮她壮壮胆。

    “那好。长痛不如短痛,我支持你!”

    在雪落看来,这完全是一件喜事儿。

    似乎她已经能够想像得出:白默那欢天喜地,抱着袁朵朵左亲加右吻的模样了!

    “豆豆……芽芽……爸比的心肝宝贝们……起床了没有啊?”

    白默径直朝婴儿床走了过来,一边撸着袖子,“爸比的双手已经洗得干干净净、香香喷喷的。谁先让爸比亲一亲呢?排排队,就从我家豆豆先开始吧……”

    等白默亲完了大的,又亲上了小的之后,蓦然回头之际,他才看到了坐在袁朵朵床沿上的雪落。

    “咦,雪落嫂子?你也在啊?什么时候来的?”

    “我都来很久了……只是你眼中只有你那双可爱的宝贝女儿!”

    雪落微微浅吁,感叹的问:“你们男人是不是真会把自己的女儿当成前世的小情人?”

    “什么情人不情人的,反正就是喜欢她们,爱她们!想把自己最好的给她们!”

    白默深深的凝视着婴儿床上的两个小宝贝,目光柔情得都快化了。

    “雪落,你把豆豆和芽芽推出去吧。”

    随后,袁朵朵又看向了白默,有些弱声的喃道,“白默,我有话想跟你说。很重要的话!”

    “你能有什么话啊?神神秘秘的!”

    白默回头瞄了袁朵朵一眼后,又将目光落在了两个宝贝女儿的身上。

    “既然你们的亲爹亲妈有话要说,那豆豆和芽芽就跟干妈一起回避一下吧。”

    等雪落将婴儿床推离房间之后,白默才回头扫了袁朵朵一眼,有些不置信的反问一声:“你还真有话想跟我说呢?”

    “白默,你先答应我……不管一会儿听到什么样的话,你都不能太激动,好不好?”

    袁朵朵瞪大着双眼,有那么点儿卖萌的眨动着。

    “你不会又做什么缺德事了吧?”

    白默附身过来,把自己的那张比女人还要白净的隽秀脸庞凑近,“说说吧,你又坑谁了?”

    “……”袁朵朵怔了一下,“瞧你这样子,说得我好像经常坑人似的!”

    “呵呵,没有么?昨天你校友来看你时,可是说了一堆有关你为了赚钱,所做出的各式各样坑蒙拐骗的事儿呢!我记得最清楚的那件……说你在街头卖笔,一块钱的笔,你愣是卖人家十块钱!你为了强迫一个开宝马的买你的笔,愣是追了人家三条街!袁朵朵,你不属马啊,竟然还想着跟人家宝马车比跑得快?”

    白默的这番挖苦,着实的让袁朵朵气得唇齿打颤。

    她哆嗦吸气了好几下,才平静下来。

    “白默,你知道什么叫义卖吗?那个开宝马车的说好买我们十盒笔,每盒十支;可我们把十盒笔放进他后备箱后,他却给了我们一千元的假币……然后就开车跑了!我肯定要去追回的!”

    袁朵朵有些义愤填膺。每次回想起自己为了十盒笔追了人家三条街,她就想哭。

    “假币?呵,人家开着宝马车,就为了讹你十盒笔?”

    白默不以为然的嗤声冷哼。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为富不仁的人,根本不配买我们的爱心!”

    袁朵朵的话带上了愠怒。

    “行行行,我信,我信!”

    见袁朵朵生气了,担心自己的宝贝闺女们喝不到开心奶,便连声说信。

    “对了,你刚刚不是有话要跟我说么?快说吧,我洗耳恭听!”白默讨好的说。

    “不想说了!”

    袁朵朵根本没心情再跟白默提及其它的话题,“活该你一辈子喜当爹!”

    “……我又怎么惹到你了?你怎么说来气就来气呢?不会是产后抑郁症犯了吧?”

    白默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对袁朵朵爱心亵渎的严重后果。

    “快出去吧!我不想见到你!你这个千年瓶盖爹!”

    袁朵朵厉厉一声。径直将白默给轰了出去。

    白默出来的时候,俊脸上一片的茫然。

    不等雪落开口询问,他反而抢先问道:“雪落嫂子,袁朵朵今天没乱吃药吧?火气大得跟只喷火龙似的,见人就喷!”

    “朵朵跟你说什么了?”

    “她说……为富不仁的人,根本不配买她们的爱心!嫂子,你说朵朵这是不是要产后抑郁啊?”

    白默又伸进头朝房间里看了一眼。

    “滚!老娘不想见到你!快滚!”

    房间里,传来了袁朵朵狠声狠气的嚷嚷声。

    “瞧见没有?就是这种喷火龙的状态!”

    “……”

    雪落也是一愣:这袁朵朵怎么生气上了?即便生气,也应该是白默生气才对啊!

    究竟她有没有跟白默说啊?

    难道是说的方法不对?

    把怀里的豆豆交给月嫂之后,雪落连忙朝里间走去。

    “朵朵,你怎么了?你怎么还气上了?”

    “竟然亵渎我们的爱心!!”

    袁朵朵还没能从刚刚的愤怒中冷静下来,“一个开宝马的,还好意思讹我们十盒笔!!白默那个贱人竟然还说我强卖!”

    “怎么说起十盒笔了啊?你跟白默没谈亲爹的事儿啊?”

    袁朵朵怒不可遏:“还谈什么谈啊!就让他喜当爹好了!让别人嘲笑一辈子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