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34章 我就喊救命!

第1034章 我就喊救命!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34章 我就喊救命!

    夏正阳打来电话时,雪落正陷入无尽的伤感之中,情绪低落。

    “喂,雪落啊,我是舅舅。”

    “舅,这么早,您有什么事儿吗?”

    雪落强打起精神来接听舅舅夏正阳的电话。

    “雪落啊,封行朗在不在你身边?他好像关机了……”

    “我不在家,我在医院呢!”

    “医院?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朵朵生了一对双胞胎宝宝,我来医院看她呢。”

    “哦,那替舅舅恭喜她了。”

    客套上一句后,夏正阳立刻言归正传,“雪落啊,你能不能帮舅舅打个电话到封家啊?我想请行朗帮个忙!以画他……”

    “不帮!”

    雪落不知道哪里来的无名之火,“有关夏以画的事,你还是自己想办法吧!我挂了!”

    “……”

    这孩子,一早吃火药了?

    冷不丁的被外甥女挂了电话,夏正阳半天都没能回过神儿来。

    “哇塞,林雪落,当上了封太太,这气势这口气,真令人刮目相看呢!”

    不知情的袁朵朵开始表扬起了雪落,“之前,就只有你在夏家人面前唯唯诺诺,现在也能横着说话了!你够拽!”

    “不过,那个夏以画是谁?”

    等夸奖完之后,袁朵朵似乎才意识到雪落刚刚提到了一个不算陌生的陌生人名。

    这夏以琴、夏以琪、夏以书的……顺口不就来了个夏以画么?

    “是我舅舅的私生子!前几天刚带回夏家去了!”

    雪落黯然一声。

    反正舅舅夏正阳已经着手将夏以画的身份公布于众了,也就没有替他隐瞒的必要了。

    “啊?你舅还真造出了个夏以画啊?还是私生子?儿子?”

    “嗯,都已经17岁了。我舅藏得可是滴水不漏呢!整整17年?他可真够用心的!”

    雪落涩意的说道。

    “呵,那夏家岂不是要热闹了?就你舅妈那彪悍的母老虎气质,她是一定不会放过夏正阳的。有得跟他闹了!”

    “我舅妈跟以琪两人都拿刀砍人了……”

    “拿刀砍人?必须的!符合你舅妈的个性!”

    可说完之后,袁朵朵却又叹息一声,“我现在觉得你舅妈也挺可怜的!自己辛辛苦苦给夏正阳生了三个女儿,夏正阳不领情不说,还在外面搞出了个私生子……换了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两个女人都默声了。

    或许是同为女人,又同为母亲,就更能设身处地的体会温美娟的心境了。

    “那你舅妈现在打算怎么办啊?”

    看着隔壁庥上正被月嫂翻身做着婴儿抚触操的女儿,袁朵朵叹息一声问。

    “不知道呢,”雪落也是一声叹息,“我舅妈听了封行朗的话,说是要她先稳住我舅夏正阳,然后接受夏以画!”

    “我x!你家封痞子也太没人性了吧?这种欺负我们女同胞的事儿,也就他能想得出来!”

    “那还能怎么样?闹离婚?闹分割财产?”

    雪落的眼圈突然就红了:

    “我舅妈是真心爱我舅的!为了嫁给我舅,她差点儿跟温家决裂!又为了能给我舅生个儿子,满足我舅重男轻女心愿,即便当时身体不允许,可她还是冒着生命危险给我舅生下了以书……可我舅到好,竟然为了他自己的一己私欲,跟别的女人搞出了个私生子!我舅妈都六十岁了,她需要的不是什么万贯家财,她只想跟我舅相濡以沫。”

    “就没有法律可以制裁这种背叛婚姻、背叛爱情的渣男么?”

    袁朵朵也跟着怒了。

    “我舅那么贼,我舅妈根本斗不过他!你是不知道我舅有多宠那个夏以画!”

    “那就让你家封行朗正义一回,帮帮你舅妈吧!夏正阳的这种行为,实在是令人发指!”

    雪落默了一下,然后神情便肃然了起来。

    “可我现在已经开始怀疑:我家行朗很有可能跟我舅同流合污了!因为我家行朗也是‘私生子’,当时在封家并不受待见……我觉得他肯定会帮无辜的夏以画!”

    看是真是知夫莫若妻啊!

    “事已至此,夏以画的确是无辜的。说来说去,还是夏正阳最不要脸了!”

    两个女人又是一阵叹息。

    “对了,那个,你家傻默默知道豆豆和芽芽是他的亲闺女了么?”

    这个话题,可以让雪落暂时轻松一些。

    “应该知道了吧……所有的医生护士和月嫂来客的,都说我家豆豆和芽芽像白默……唉,”

    袁朵朵无奈的叹息一声,“雪落,你说白默这得有多傻多木,才不会怀疑女儿是他自己亲生的?”

    微顿,袁朵朵突然就严肃了起来,“不过,我觉得我家老爷子应该已经知道了!”

    “哈哈,”雪落一乐,然后就话赶话的脫口而出,“白老爷子早就知道了!”

    “啊?老爷子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在你怀孕时,他就已经知道了!你想啊,白老爷子多老狐狸啊,你那点儿骗术,又怎么可能逃得过他的法眼呢!”

    袁朵朵狠狠的呆掉了!

    也是啊,这老爷子走过的桥要比她走过的路而多……又是她能班门弄斧的?

    只是,这老爷子藏得也太深了吧?简直就是亚历克斯-斯科特啊!

    “那……那白默他……他知道了没有啊?”袁朵朵惊声问。

    “瞧他那整天乐呵呵抱着他闺女们又亲又蹭的样儿,知道不知道,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雪落到是旁观者清。

    “雪落,那……那……那我是不是有必要亲口跟他承认一下?”

    袁朵朵是心虚的,“还是再等等?”

    “趁你现在身娇体弱,跟他承认无疑是最好的时候!他打不得你,也骂不得你,关键还有白老爷子和俩闺女护着你呢!怕什么怕?”

    听雪落这么一分析,袁朵朵到也觉得这的确是个机会。

    自己刚生孩子,白默即便再怎么委屈,也不应该对她动粗的。

    再说了,的确是她袁朵朵的错,大不了真被挨打一顿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也好!虽说我现在攻击力度弱了些,但防御力能还是有的!要实在挨不住了,我就喊救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