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33章 再也生不出孩子

第1033章 再也生不出孩子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33章 再也生不出孩子

    被女人抛弃下的男人,心情当然不会太好。

    可偏偏这时候,有人不识时务的打来了扰梦电话。

    封行朗已经醒了,却因为某种起晨的现象,只是卧在庥上微眯休憩。

    女人在睡意正眷的封行朗耳际喃喃耳语了一些话后,便离开了。

    打来扰梦电话的人,是夏正阳。

    他一早赶去御龙城接儿子夏以画,却没想到连儿子的面儿都没能见着。

    因为公司需要应酬的缘故,夏正阳还算御龙城的常客。

    在御龙城里洽谈生意,一来可以彰显公司的经济实力,二来也隐蔽安逸。

    可御龙城的后院,夏正阳还从来没有能进去过。他被内保阻拦下来,当然是预料之中的事儿。

    夏正阳说明了来意,安保队长丢下一句‘先等着’,便让夏正阳整整等了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后,安保队长才慢悠悠的从后院里折回。

    “我们严总说了:人是封二爷送来的,当然得封二爷领走才适合!”

    “封二爷?封行朗么?我这就给他电话。”

    于是,被晾在外面一个多小时的夏正阳,迫不得已才给封行朗打来了这通扰梦电话。

    “嗯?”

    “行朗,劳你给严邦打个电话吧。他说以画是你送进去的,也必须由你领出来。”

    手机里,传来夏正阳心切的声音。

    封行朗的剑眉蹙起,“这么早,你就去打扰人家严总休息,合适么?”

    “不早了,外面都快九点了。”

    很显然,夏正阳并没有领会封行朗的言外之意:封行朗是拐着弯儿在责备他扰了他的好梦。

    只是当时的夏正阳纯属爱子心切,又怎么可能会考虑到他的这通电话会惹得封行朗的不快。

    再则,外界都传闻:严邦有那方面的嗜好,他真的好担心自己才17岁的儿子,会落入严邦之口。

    能早一分钟把儿子从御龙城里接出来,就避免了六十秒的危险。

    “虽说夏以画是我送进御龙城的,可他毕竟是您的亲儿子,又不是我的!什么活儿都让我全做了,那岂不是没你这个当亲爹的半毛钱事儿?!抱歉了,我只负责送,不负责接!”

    言毕,封行朗径直把手机给掐断了。随即便关了机。

    到不是封行朗想故意为难夏正阳。只是觉得他这么两袖清风去御龙城就想把儿子给接出来,似乎有那么点儿不给严邦面子。

    他封行朗可以跟严邦称兄道弟,让他心甘情愿的替他做事;但他夏正阳又何德何能的这般使唤严邦呢?

    怎么说,严邦可是申城的地头蛇!而他夏正阳只不过是个有那么点儿小钱的企业家。

    见打不通封行朗的电话,夏正阳更加的焦躁起来。

    这黑不见底的御龙城,实在不是夏正阳想闯就能硬闯的。

    更何况人家手里还有他儿子这个很好的筹码!

    “封行朗这小子,还拿乔起来了?!”

    夏正阳咬唇嗤哼了一声。

    进又进不去,闯又闯不得,这可怎么办呢!

    似乎夏正阳就更加紧张儿子夏以画在御龙城里的状况了!潜意识里,他不得不去担心:自己是不是把儿子送进了狼窝虎口中?

    夏正阳想到了外甥女林雪落。

    一大早,雪落便赶去医院看望袁朵朵母女三人了。

    对于昨晚没能赶来,雪落还是心怀愧意的;但一想到白老爷子一定会把袁朵朵照顾得很好,也就没有过多的担心。

    原本袁朵朵昨晚想把雪落叫过去,是因为她一直放不开被月嫂无隐私的照顾。而且那个催奶师按得她有点儿疼,身心俱疲。

    又没有亲妈之类的女性家人在身边照顾,各种不自在的袁朵朵,便想到了雪落。

    “雪落,你怎么才来啊?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你不是说诺诺跟他爷爷回去了英国么?你就不能丢下你家男人来医院陪我几天啊?求你了!”

    袁朵朵一见到雪落,都快哭了。

    “矫情了不是?你都快被伺候成女皇了,还好意嚷嚷啊?!”

    雪落逗着婴儿床里两个粉嫩嫩的小可爱,满目的喜爱之意,溢于言表。

    “要知道我当初生诺诺的时候,一个人在异国他乡,还要面对河屯那个霸道自私又武断独裁的恶魔……不提了,说多了都是泪!”

    也分辨不出哪个是豆豆,哪个是芽芽,雪落随便抱起一个,把脸贴过去蹭了蹭。

    “你是豆豆啊,还是芽芽啊?姨妈抱着你呢,喜不喜欢姨妈啊?”

    “不喜欢!”

    庥上的袁朵朵不满的哼哼一声,“我那五年也不好过的好不好!时不时的被你家封酒鬼半夜三更的搔扰,搞得整个小区的大叔大妈们都以为你家封痞子跟我有一腿!!背后偷偷摸摸的议论我私生活不检点!我招谁惹谁了我!”

    “你搞清楚了:闹腾你的是封行朗,又不是我林雪落!对吧豆豆,还是芽芽?”

    雪落把怀里的小婴儿抱到袁朵朵的床前,好奇的问:“朵朵,你自己认得出哪个是豆豆,哪个是芽芽吗?手牌呢?怎么没手牌啊?”

    “当然认得出了!要是连我这个当妈的都认不出,这世上估计没第二个人能分得出了!”

    袁朵朵小傲娇的说道,“不过我偏偏不告诉你!”

    “呵,瞧把你给美的?还得瑟上了呢!她们可是你女儿,我根本没必要分清楚的!从现在开始,我就统一叫她们豆芽好了。是不是啊,小豆芽?”

    雪落真心喜欢得紧。

    “雪落,你回来也有一年多了吧?诺诺也六岁了,你可以再生个女儿了。”

    “你说生就生啊?也要怀得上呢!”

    雪落随口一声。

    “怀不上?什么意思?你家封痞子不是挺努力的嘛!每次打电话给你,不是在怀里,就是在怀里;你们俩这功课可没少做啊!怎么可能怀不上呢!”

    “我也不清楚。估计是那个流掉的孩子……”

    雪落欲言又止,眉眼瞬间黯淡了下去。

    “雪落,你别想太多了。我不是也流掉过一个孩子吗,可两三个月后就……就又怀上了,而且还是双胞胎呢!”

    袁朵朵安慰着雪落。随着双胞胎女儿的健康出生,那段黑暗的记忆便被抹去了不少。

    换句话说,雪落要是想从那段痛苦的阴影中走出来,再怀上一个孩子,无疑是忘记过去最好的良药。

    可雪落似乎有那么点儿不好的预感:感觉自己真的好像再也怀不上孩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