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30章 很彪很温柔

第1030章 很彪很温柔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30章 很彪很温柔

    当夏以画看到严邦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或许是封行朗看习惯了严邦还没什么,但夏以画是第一次见到严邦的:那凶神恶煞似的面容,魁梧健壮的体魄,怎么看怎么让人渗得慌!

    关键严邦的脸上还留有昔日的疤痕,用面目狰狞来形容他,再形象不过了!

    “以画,这就是你严大爷。”

    封行朗给身后的夏以画介绍。

    因为上回地下银庄的案子,严邦还被困在御龙城里等待随时的传唤。虽说封行朗已经帮他找好了顶包的,但表面文章还得做漂亮做严谨。也就不能太过高调的在申城里四处横行。

    封行朗的不请自来,严邦还是相当愉悦的;可看到封行朗身后的小年青时,眼眸便微眯了起来。

    “严……严大……大爷。”

    还是第一次用‘大爷’这样的称呼去叫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人。因为严邦看起来要比夏正阳年轻很多,顶多也就比封行朗大上几岁的模样。

    “哪来的小嫩孩子?换口味儿了?”

    “小表舅子!夏正阳的亲儿子!送你这里来藏几天。”

    封行朗走进了严邦超大的起居室,舒展着四肢拥坐在弹性极好的布艺沙发上。

    “夏正阳的亲儿子?他不是生了三丫头吗?”

    严邦打量了夏以画几眼,还真跟夏正阳有那么点儿驴子生骡子的意味儿。

    “难道你不知道这年头还有一种儿子:叫私生子么!”

    封行朗拿起餐盘里的一块糕点,送自嘴边吃上了。这一整天,光顾着陪着老婆在夏家当裁判了。

    “都凉了!我让厨子给你现做!”

    严邦随后朝着门外提声吼了一嗓子,“豹头,让厨子去给你二爷做点儿喜欢吃的热糕点!”

    “艾!我这就去。二爷您稍等!”

    门外候着的豹头应声而去。

    其实夏以画也饿了,但畏惧于严邦那狰狞恐惧的模样,一直局促不安着。

    严邦吩咐完豹头刚一转身,夏以画就本能的后退上一大步避让;‘吭咚’一声,便撞在了身后的屏风上。

    封行朗抬头看了一眼,“严邦,你说你是缺钱呢,还是缺心眼儿呢?你脸上那癞蛤蟆似的伤疤,就不能给整整干净?瞧把人家孩子给吓得……晚上会做恶梦的!”

    严邦侧头看向一直避让他的夏以画;

    被严邦这么一看,夏以画就更紧张了,战战兢兢的,本能的朝封行朗身边靠了靠。

    “别害怕,虽说你严大爷长得彪,可还是很温柔的!”

    封行朗安慰一声。但夏以画还是有些不信。

    “折腾一天也饿了吧,吃点儿糕点先垫垫饥!一会儿你严大爷有好吃好喝的盛情款待你!”

    夏以画瞄了严邦一眼,打颤着手拿起餐盘里的一块糕点咬了一口。

    “口味儿如何?”

    “嗯,好吃!”

    “算你小子有口福!你严大爷这里的伙食要称申城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

    “坐一边去!”

    吃得正欢的夏以画,突然被严邦冷斥上一声。

    原因很简单:因为夏以画坐在了封行朗的身边!

    而封行朗所坐的双人沙发,只能容坐两人。所以封行朗身边的那个位置,显然是他严邦的。

    夏以画先是一懵,然后便立刻乖乖的坐去了旁边的沙发上。

    封行朗没发声,算是默认了严邦的霸道。

    “白默生了两闺女,你去瞧了吗?”

    封行朗随口一问。但却带上了目的性。

    “没去!我不喜欢孩子!又吵又闹!”

    严邦应得直截了当。

    “你就打算这么孤独终老?”

    封行朗斜了严邦一眼。

    “‘孤独’是肯定的了!至于‘终老’,那就不一定了!或许等不到老的那一天,就挂了!”

    严邦的话音不凄凉,可听起来却满是凄凉之意!

    封行朗喝咖啡的动作一顿,眸色沉了一下后,又浅笑的看向夏以画。

    “以画,有没有兴趣替你严大爷收尸啊?那他的整个御龙城都可你归你了!”

    这个话题,似乎更轻松一些。

    封行朗不喜欢被压抑。

    夏以画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我可以替他收尸……但这里……我不要!”

    这孩子还当真了?

    “瞧见了没有?你的破庙,没人感兴趣!所以呢,还是你自己留着好好打理吧!”

    封行朗话锋一转,以更为锐利的方式作答了严邦刚刚的话。

    几样封行朗喜好的糕点和小食端送了进来。

    “打包吧,我带走!我家诺小子快放学了。”

    封行朗刚站起身来,夏以画连忙也跟着站起来。

    “表姐夫,我跟你一起走。”

    夏以画靠了过来。很显然,他是畏惧严邦的。他不想单独留在严邦这里。

    封行朗回头来睨了夏以画一眼,“怎么,你害怕你严大爷会吃了你?”

    见封行朗一针见血,夏以画本能的朝严邦瞄了一眼;迎上严邦看过来的目光,心头又是一阵悸怕。

    “就你这胆量,还想跟那群母老虎抢财产?”

    封行朗被夏以画那战战兢兢的模样给逗乐了。跟在夏家桀骜不驯的模样,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乖乖留着吧,你严大爷不吃人的!”

    封行朗拍一下夏以画的肩膀。

    “表姐夫……”

    “豹头,找个房间让他好好呆着!我去送你二爷!”

    电梯口,封行朗顿住了步伐,“回去吧,别送了!”

    “让我送一下,你会死啊!”

    严邦有些燥意。

    “那孩子涉世未深,你别太粗鲁了。”

    刚才夏以画的表现,足以证明他真的只是个年少气盛的小毛孩子。

    “嗯,知道。听你的。”

    严邦随口应声。还是执意的跟封行朗一起迈进了电梯。

    “最近有无丛刚的消息?”

    电梯的内饰同样奢华,金箔镶嵌的镜面里,映着两个高大精健的体魄。

    “你这是在担心他呢?还是担心我呢?”

    提及丛刚,严邦的脾气总会不太好。说起话来,便带上了芒刺一样。

    “邦,给你留一条思考题吧!省得你漫漫长夜无心睡眠,然后胡思乱想。”

    封行朗看向严邦,唇角隐匿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

    “思考题?测我智商?”

    严邦挑眉问。

    “嗯,算是吧!”

    封行朗从严邦的手中接过打包好的糕点和小食。

    “思考题是这样的:在你跟丛刚之间,我要杀一个,留一个!你猜我会留谁?”

    摊开手掌,在严邦发懵的脸颊上轻抽了两巴掌后,封行朗才怀着不明朗的笑容离开。

    杀一个……

    留一下?

    这个思考题,还真够他严邦冥思苦想上好几个晚上的了!

    ******

    下午的时候,雪落赶去了夏家安慰舅妈温美娟。

    不为什么养育之恩,就为同是女同胞的那点儿打抱不平和同仇敌忾的精神劲儿。

    大概三点半左右,就在雪落刚走出夏家,准备去幼稚园接儿子林诺时,河屯的电话却打了过来。

    “雪落,我是爸爸。十五在我这儿,我告之你一声的。”

    “哦。啊?”

    雪落刚应声,就觉察出了不对劲儿,“现在才三点半呢!诺诺不是四点才放学么?”

    “我提前了一个小时,让十二把十五从学校里接出来了。再过几天就是十五奶奶苏禾的祭日了,我想带十五回佩特堡祭拜一下她。”

    这理由,还是挺合情合理的。善良的雪落当然是不会拒绝的。

    只是河屯这先斩后奏的方式……

    “那……那行朗知道吗?”

    雪落当然是不会斥责河屯的不是的。更何况河屯还有正当的理由。所以她只得把河屯的亲儿子封行朗给搬出来提醒他了。

    “阿朗当然不知道!你给他传个话好了。”

    这话说得……也太理直气壮了吧?

    “您让我给行朗传话?这,这不太合适吧?我还是觉得您亲口跟您亲儿子说,比较妥当一点儿!再说了,您儿子那臭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尽把烫手的山芋往她林雪落手里丢,她招谁惹谁了啊!

    “我就是担心跟阿朗说了,他会不答应。”

    “……那,那您也不能先斩后奏啊!”

    “只能这样了!”

    河屯将手机递给了正在机舱里翻跟头的孙儿小十五,“十五,快跟你妈妈说句话,我们马上准备起飞了!”

    “妈咪……亲爱的妈咪……亲儿子坐着专机就要起飞了哦……妈咪不要太想亲儿子了!亲儿子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亲亲妈咪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哦!”

    欢天喜地的小家伙,就如同那刚出笼的小野獸一样,高兴得就快飞起来了。

    跟在义父河屯身边撒野,要远比天天被无情的亲爹亲妈丢在幼稚园里好太多了!

    “诺诺……诺诺……”

    雪落还没来得及跟儿子把话说完,手机便被河屯拿离。

    “雪落,就这样了。我们就要起飞,爸爸要关机了。”

    “……”

    这算什么事儿啊!

    真是够了!

    被挂断电话的雪落,已经是无语凝噎了。

    要强行带走她的孩子不说,也不跟她这个亲妈事先商量一下?

    打这么个电话告诉她一下,就算完事了?

    真搞不懂谁才是林诺的监护人!

    自己不打电话给他亲儿子‘请示’,还让她给传话?算什么啊!

    果不其然,赶去幼稚园接儿子的封行朗,却没能接到儿子封林诺。

    “papa……叔爸……”

    只有欢快成花蝴蝶的封团团。

    “诺诺哥哥呢?”

    “被他的十二哥哥接走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