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29章 相当嗨的地方

第1029章 相当嗨的地方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29章 相当嗨的地方

    “……”

    这也能成为他傲娇的资本?

    还真不把自己那见不得人的身世当回事儿呢?

    “爸爸怎么会骗你呢!你知道爸爸最爱你了!”

    夏正阳半哄半骗着,目的就是为了想让这倔脾气的东西赶紧的跟雪落离开夏家。

    雪落真心听不下去了。

    说真的,此时此刻夏正阳说这番话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正妻温美娟和他女儿们的感受?

    “夏以画,如果你不想被砍死,那就先跟我走!要是真不想活了,那就留下来被砍死好了!”

    雪落上前来,二话没说便揪起沙发上死赖着夏以画,半拖半拽朝夏家门外走去。

    “小野一种,有种的你就别跑!”

    夏以琪举刀追了出来,却被父亲夏正阳给拦住了。

    临行出门,夏以画转过头来,对‘浴血奋战’中的夏正阳喃哼一声:“爸,你小心点儿,别让那个疯女人砍到你!我可不想有个残废的爹!”

    “你快走吧,爸爸应付得来!”

    那煽情上演的‘父子情深’,着实的刺瞎众人的眼睛。

    也足以证明夏正阳这‘重男轻女’的病有多重了!

    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太可恶了!简直就是一群泼妇!竟然拿菜刀砍人?难怪生不出儿子!”

    在疾驰的宾利里,夏以画还在拿他那点可怜的优越感在叽叽喳喳着。

    看他那恃宠而骄的模样,恐怕一时半会儿也意识不到他自己尴尬又见不得光的身份了!

    雪落有几次都忍不住的想斥声优越感十足的夏以画几句,可最终还是忍住了。

    怎么说呢,夏以画的身份,并不是他自己可以选择的。换句话说,无论此刻的他是刚出生,还是已经17岁了,他都是无辜的受害者!

    雪落也不忍心用太过难听的话去警示他什么!他顶多就是个被舅舅夏正阳溺爱坏了的少年!

    朝夏以画发不出火的雪落,便将目光朝正在开车的丈夫封行朗瞪了过去。

    “封行朗,你要是敢在外面做了对不起我跟诺诺的事儿,我就先阉了你,然后再把你跟你的私生子统统赶出去,曝光你们,让你们远都别想抬头做人!”

    雪落这番话无疑是在变相的警示后排的夏以画别那么嚣张。

    “……”

    封行朗的唇角微微一抽,他当然知道妻子的动机,便很配合的应答道:“老婆,你借我十个胆儿,我也不敢呢!我会为你们母子洁身自好、守身如玉的!再说了,这私生子的头衔太见不得光了,会害了孩子一辈子的!”

    前半截话,也算是对妻子的宽慰;后半截话,则是说给夏以画听的。

    “停车!快停车!我要下车!”

    这夫妻二人的一唱一和,夏以画显然是听进去了,愤愤的嚷着要下车。

    “咔哒”一声,车被上了童锁,任由夏以画怎么拽门,都无法打开。

    “夏以画,你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的身份吗?任何一个人都能代表正义来追砍你!你温阿姨还在气头上,你也不怕自己的小命不保?”

    封行朗淡悠着声音半哄半吓着桀骜中的夏以画。

    “私生子怎么了?又不是我愿意的!法律都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

    夏以画顶了封行朗两句。

    “话虽这么说,但要是法律都能管用,那还要警察叔叔干什么呢?”

    封行朗从后视镜里瞄了夏以画一眼:除了单薄了那么一点儿,还真像极了少年版的夏正阳!

    “既然我爸生了我,那他就必须得管我!我只要十个亿!”

    夏以画怨中带怒。

    “十个亿?你嘴巴还真敢张?真觉得自己这么值钱?”

    封行朗淡淡的笑了笑。

    “凭什么不值啊?我爸的财产都应该是我的!”

    “凭什么值啊?就因为你裤子当中多出的那条玩意儿,你就能继承夏正阳的财产了?人家还有一个正妻三个女儿!你顶就也就能分个二分之一里面的四分之一,也就是八分之一!”

    “八分之一?这怎么可能?我可是儿子!”

    “还说你懂法律呢?要是夏正阳先于温美娟升天了,你又无法证明你自己的身份,在没有遗嘱的情况下,那么夏正阳的所有财产都将归配偶和她女儿们所有。估计你半毛钱都得不到!”

    封行朗的这番话,让夏以画彻底的安静了。他皱着稚气未脫的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刚到封家,雪落还没来得及盘问夏以画一些问题,舅舅夏正阳便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

    连那身血染的衣物都没来得及换下,就匆匆忙忙的赶来,足以说明夏正阳真的宠爱他这个宝贝儿子了。

    “以画,你没吓着吧?”

    该吓着的人,应该是温美娟母女们才对吧?

    夏以画蔫蔫的摇了摇头。

    “舅,你……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舅妈呢?她可是你同甘共苦的妻子啊!”

    同为女人,也同为妻子和母亲,雪落自然是站在女同胞的立场上。

    “什么妻子啊?你瞧她温美娟还念及一点儿夫妻之情么?竟然拿刀砍我?!有她这么当妻子的吗?简直就是歹毒之极的泼妇!”

    夏正阳这番‘义正言辞’的话,着实把雪落气得够呛!

    他还委屈上了?

    雪落刚想说什么,便接到了舅妈温美娟打来的电话。

    虽说夏正阳听不到温美娟在电话里询问了些什么,但雪落时不时瞄看向儿子夏以画的目光,让他十分的警惕。

    于是,夏正阳二话没说,牵着夏以画的手便头也不话的离开了封家。

    “舅妈,我舅把夏以画带走了……”

    果不其然,雪落这一回跟温美娟统一战线了。

    大概下午三点左右,正办公中的封行朗接到了夏正阳的电话。

    “行朗,说话方便吗?雪落在不在你旁边?”

    “雪落可是你亲外甥女,连她你都要提防?”

    封行朗故意悠声反问。

    而此时此刻的雪落,早已经赶去了夏家安慰舅妈温美娟去了。听说温美娟被夏正阳的那一推搡,摔了个骨裂。

    “亏我这么疼她,现在到好,跟她舅妈统一战线去了!”

    “这私生子你也已经造了,还容不得你女人发发怨怒啊?”

    或许在大部们男人的眼里,弄出个私生子,并非什么多大的事儿!

    “行朗,求你帮个忙。你先把以画找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我要回一趟公司。温美娟那婆娘已经下手了,我不能让以画一无所有!以画是无辜的!”

    “你就怕我告诉你外甥女林雪落?”

    “你办事儿,我放心!我们就在gk风投的地下停车场里,劳你下来接一趟吧。”

    “……”

    这说来就来了?还真够相信他封行朗的!

    虽说是妻子娘家的琐事,但如果处理不好,妻子林雪落也会跟着一起闹心;她一闹心,想必他们父子俩也要跟着一起纠结了……

    于是,封行朗还是从专用电梯下来了地下停车场。

    “以画,这是你表姐夫,叫封行朗。gk风投的总裁,申城的大财阀!他会带你去一个地方住几天,等爸爸处理完手头上的事儿,就跟你回洛杉矶。”

    “万一你丢下我不管了,怎么办?”

    夏以画紧紧的拖拽住夏正阳的胳膊。

    “怎么可能呢!你可是爸爸的命之根子!即便爸爸拼上一条老命,都要保你周全!”

    夏正阳抱过儿子的脸,在他的额前亲了一口。

    看来是真心宝贝啊!

    “爸,你可千万别死!”

    夏正阳还没来得及感动,儿子夏以画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凉了心。

    “你要是死了,财产岂不是都要被她们母女四人霸占了?!那我可就半毛钱都得不到了!”

    “放心吧,爸爸会帮你把属于你的那部分家产夺来的!”

    夏正阳也不生气,继续溺爱着他的宝贝儿子。

    这儿子是宝,女人就不是宝了?

    这重男轻女的思想,也没谁了!

    夏正阳亲自将儿子夏以画的手交到了封行朗的手上,“行朗,以画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你能保他安全的!你的人情,夏某定当回报!”

    “行了,赶紧去办你的事儿吧!让温美娟母女抢了先机,你跟你宝贝儿子真就只有卷铺盖走人的份儿了!”封行朗提醒道。

    目送着夏正阳离开,夏以画回头瞄了封行朗一眼,好奇的问:

    “你真是总裁?申城的大财阀?”

    “是又怎样?又跟你没关系!因为我有亲儿子!”

    “……”

    ******

    思前想后,封行朗还是决定把夏以画送去严邦的御龙城。

    一来那里森严,温美娟不可能找得到;二来,把他丢在御龙城里也有人照顾,自己不需要整天替夏正阳看着。

    “以画,表姐夫带你去一个相当嗨的地方,有吃有喝,还有人伺候!”

    “真的吗?在哪里?”

    “去了你就知道了!”

    当封行朗的超跑驶进御龙城地,夏以画着实被里面奢华的环境给震撼到了。

    这才是享受的人间天堂啊!

    “二爷……”

    一群西装革履的内保,以及大堂经理和领班等等,对封行朗各种毕恭毕敬。

    “表姐夫,他们为什么都喊你二爷啊?那‘大爷’是谁?”

    “一会儿你就能见到你‘严大爷’了!”

    封行朗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让严邦那个暴脾气教调一下这个自命天高的愣头小子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