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27章 更有滋味!

第1027章 更有滋味!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27章 更有滋味!

    一切不以爱情为最终目标的男女功课,都是不厚道的耍流氓。

    至少这世间大部分女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而这个道理,封行朗自然很懂。

    不过在他看来:这升华夫妻感情之际,顺带造出一个可爱的附加产品,那岂不是一举两得?

    而且还能无比享受过程的惬意与愉悦!

    当然,这并不能说出来。

    因为那会引起女人的反感。女人向来都是因为爱情而做而爱!

    “升华夫妻感情?”

    雪落喃了一声,有一下没一下的用纤纤的十指去拨弄拱在她怀里的男人的黑亮头发。

    “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还有可升华的空间吗?”

    对于自己跟男人之间的夫妻感情,雪落并没有太多的自信。

    男人在处理蓝悠悠问题上的不冷不热,足够让雪落心凉的了。

    但最终,雪落还是没有顾及封家两兄弟的感受,毅然决然的将蓝悠悠送进了监狱。虽说最终的判刑不尽如人意,但雪落总算是能松一口心头的怨恨之气了!

    “当然有!接下来,就是属于我们一家人的美好时光了!”

    封行朗在女人的脸颊上浅浅一吻,“老公会把你宠到怀疑人生!”

    宠到怀疑人生?

    雪落心间狠实的一暖:自己真会被男人当成手心里的宝吗?

    “你……不生我的气?”雪落喃声问。

    “生气?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

    男人钳捏过女人的下巴,让她直视自己的眼眸,“那你到是说说看,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老公的事?”

    雪落咬了咬自己的唇,低下眉宇,“我执意把蓝悠悠送进了监狱,你跟你大哥,是不是都挺生我气的?虽然你们兄弟俩表面上不说……”

    男人在女人喋喋不休的唇上浅咬了一口,叫停了女人的胡乱猜忌。

    “你把蓝悠悠送进监狱,那是你的勇敢!是你对正义的追求!我跟我大哥都不会生你的气!雪落,你有这样的魄力,老公为你高兴!”

    说实在的,这一刻面对男人深邃亦真挚的双眸时,雪落有着片刻的恍惚。

    男人的这番话,应该是可信的!

    但雪落总感觉自己有那么点儿惶恐。

    不知道是对他们之间的爱情不自信,还是觉得男人的转变太过迅猛了。

    “蓝悠悠入狱了……你不难过?”

    雪落若有试探的问。

    “我只是替我大哥和团团难过!我大哥爱错了女人,而我却让团团摊上了这样的妈妈!我这个叔爸,或多或少有一定的牵连责任!”

    封行朗淡淡的作答着妻子的询问。

    “就说你自己!你自己有没有因为蓝悠悠的入狱而难过?你别扯大哥和团团!”

    女人不满的打断了男人的话。她不想听男人这含糊其词的回答。

    “蓝悠悠的身体不太好……估计活不到出狱的!一个将死之人,能包容的就包容,不能包容的,就让它随她一起尘封到土壤里去!”

    丈夫封行朗这番讳莫如深的话,着实让雪落听的渗得慌。

    “蓝悠旧伤复发身体不好?怎么会呢?”

    雪落想说:几个月前她开车狠撞自己的时候,不知道有多野蛮狂力呢!

    “估计是她身体之中的毒瘾,再加上精神方面的分裂抑郁……也就半年左右的时间吧。”

    前面的话,是封行朗信口胡编的;不过后面的一句,却是真真切切的大实话。

    “半年左右的时间?你骗谁呢?估计我死了,她都不会死!”

    雪落当然是不相信的。

    “闭嘴!不许胡说!”

    男人厉斥一声,叫停了女人的信口开河。

    雪落吓了一跳。看男人动怒了,便也抿紧了嘴。

    或许她并不知道:男人所说的蓝悠悠会在半年之内香消玉损,那是真的!

    “行朗,你是先去gk呢?还是先送我去学校?”

    “今天还去学校?你被袁朵朵那个大嗓门儿折腾了一晚上,不累么?”

    窝在女人怀里的男人口齿不清的喃问。

    “今天上午有个关毕业答辩的主题座谈会。”

    “不去!跟我去公司补觉!”

    男人不由分说的给自己的女人安排好了行程。

    本以为自己去了男人的狼窝,男人又会趁机耍流一氓的;

    可男人却由着雪落安安稳稳的一觉睡到了下午一点多。

    雪落醒来之后走出休息室时,大班椅内正办公的男人抬头睨看过来,呈上招牌式的浅魅笑容。

    “醒了?睡饱了没有?没老公抱着睡,是不是不太习惯?”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没你搔扰我,我睡得特别好!”

    雪落喜欢看着男人坐在办公桌前办公的样子。男人对事业的认真的模样,落在雪落的眼底,格外彰显男人的魅力。

    “过来。”

    男人淡淡一声。声音并不高,可却透着一股不可抗拒的气势。

    “干什么?”

    雪落喃问一声。但还是乖乖的走上前来。却在偌大的办公桌前顿住了脚步。她并不想打扰男人做事儿。

    “有事儿跟你商量。”

    男人说得一本正经。雪落便没有多想,便听话的绕开办公桌走到男人的大班椅边。

    男人长臂一捞,便将她抱坐在了他的长腿上。

    “封行朗,你干什么呢?这里可是办公室!你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啊!让人看着影响多不好啊!”

    雪落惊慌的张望着四周,生怕nina或是其它的秘书冷不丁的闯进来,那尴尬了。

    “整个gk都是我的!我在我地盘上抱我老婆,别人即便有意见,也只能忍着!”

    男人凑上自己色淡如水的唇,重重的亲在了女人发烫的脸颊上。

    “封行朗,你别这样!你是总裁,要以身作则!”

    虽说按时间算,自己跟封行朗已经算是老夫老妻的了,可在办公室里行苟且之事,雪落还是很难为情的。

    “饿了吧?我让nina把食物加热好送进来,我们一起吃点儿。”

    男人嗅着女人脸颊上羞涩的味道。

    “你也没吃啊?”雪落微微一怔。

    “嗯,陪着老婆一起吃,更有滋味!”

    雪落的左脸颊刚挪开,可右脸颊上又被男人狠亲上了一口。

    她就像一只被困在男人怀中的小鹌鹑一样,被男人肆意的亲来亲去的。

    ******

    雪落拿起筷子刚扒拉了两口饭,便接到了舅妈温美娟打来的电话。

    为了能让女人睡个安稳觉,雪落的手机被男人拿出了休息室,且转换成了飞行模式。

    可刚打开没多久,舅妈温美娟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玩什么手机!好好吃饭!”

    男人探过长臂来抢夺雪落的手机。

    “行朗,别闹了。我舅妈要没什么急事,一般不会想到打电话给我的。”

    雪落刚滑开接听,手机那头便传出温美娟哭天抢地的声音。

    “舅妈,你怎么了?”

    “雪落……舅妈已经活不下去了!还不如死了算了……”

    “舅妈,你胡说什么啊?好好的,干嘛活不下去啊?”

    雪落着实一惊。

    因为在雪落的记忆里,舅妈温美娟就像一个威风凛凛的母老虎一样,强势而霸气。

    “你舅他……他……”

    温美娟哽咽住了,泣不成声。

    “我舅怎么了?出什么事了?”雪落急声问。

    “他……他不但……不但有了外遇,而且还搞出了一个17岁的私生子!!!”

    word天呢,17岁的私生子?这什么情况啊?

    “舅妈,你别听外人的风言风语!17岁的私生子?才比以书小6岁,怎么可能呢!”

    “怎么不可能?连亲子鉴定我都做过十遍了!真是你舅的私生子!夏正阳这个杀千刀的,他竟然趁以书才几岁,就在外面搞上了野女人!!!”

    手机那头的温美娟,哭得是撕心裂肺。

    雪落愕然了。她知道舅妈温美娟的性子:如果不是已经验证了这个私生子的真伪,她是绝对不会轻易相信的!

    这么说来,舅舅夏正阳真有了一个17岁的私生子?!

    天啊,都17岁了啊!!这隐藏得可真够深的呢!

    “雪落……舅妈只求你一件事:如果我死了,求你看在舅妈养育你这么多年的份儿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你就帮衬帮衬你以琴姐吧!还有以琪和以书!她们姐妹三人,就快走头无路了!”

    温美娟哭得是肝肠寸断。或许她真的不相信:同床共枕了几十年的男人,竟然在外面有了女人不说,还搞出了个17岁的私生子来!!

    “舅妈,您别这样!有事我们好好商量!先不说这个私生子是不是我舅的,即便真是,该死的人也不是您啊!您可千万别想不开啊!”

    雪落好言相劝着。即便曾经的舅妈对她如何的刻薄,她也不希望看到温美娟自寻短见。

    “那个私生子,现在就在夏家客厅里坐着呢!他说他要替他妈妈讨回公道,并要回属于他妈妈应该有的名分,而且还要继承整个正阳集团!呵呵呵呵……”

    温美娟凄厉的大笑起来,“雪落,你是知道的:你舅舅一心想要个儿子……现在他如愿了!”

    “妈……妈……你千万别跳!你要是死了,我们可怎么活啊!”

    手机里隐隐约约传来夏以琪哭喊的声音。

    然后是一阵噼里啪啦的摔砸声,好像是瓦片掉在大理石地面上的声音。

    半个小时后,雪落跟封行朗赶到了夏家。

    并见到了舅妈温美娟口中的那个私生子——夏以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