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22章 爱过

第1022章 爱过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22章 爱过

    下午上完两节《ci策划与设计》,雪落本想去看看袁朵朵的,可还是放心不下早晨被逼带上封团团去上学的儿子林诺,便改了方向赶去了儿子的幼稚园。

    寻思着接上儿子一起去看望袁朵朵也不迟。

    袁朵朵已经有九个月的身孕了,还有三四周就要临产;其实她肚子里的双胞胎已经足月,白老爷子心疼她怀得辛苦,想劝说她剖腹产的,可袁朵朵却执意要顺产。

    远远的,雪落便看到鹤立人群中的封立昕。他的后影,依旧有着贵胄公子的玉树临风模样。

    这两个月来,虽说封立昕看上去并没有因为蓝悠悠的入狱而寝食难安,又或者想方设法的去营救;但每每孤寂之时,雪落还是能感觉得到他的忧心忡忡。

    有些刻骨铭心的过去,并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还好,有了封团团这个小黏人,这两个月来愣是没让封立昕太闲着。只是团团现在要上幼稚园了,封立昕胡思乱想的时间也就多了。

    “大哥。”雪落上前来轻唤一声。

    “雪落?”封立昕转过身来微微一怔,笑着问:“不是说我今天下午来接团团和诺诺的吗,你怎么也来了?担心我照顾不好两个孩子?”

    “我家诺诺闹腾起来,连他亲爹都扛不住!”

    雪落叹息一声,“已经被河屯给带野了!”

    “我到是挺喜欢诺诺这股野气的!”封立昕微微一笑,“很有个性的孩子!”

    “行了大哥,你可千万别再夸诺诺了,再夸还不得上天呢!”

    雪落无奈的又苦叹一声,“这谁家孩子谁知道!”

    “雪落,一直觉得挺对不住你的……”

    封立昕本就不太清晰的吐词,更是哑然,“逼着你嫁进封家……受委屈了!”

    “大哥,都是过去的事,就不提了!再说了,我也不觉得委屈。”

    又违心了不是?可不这么说,又能怎么样呢?

    “对了雪落,我们接了诺诺和团团之后,一起出去吃点儿东西吧。把行朗也叫上。”封立昕提议。

    一提起那个男人,雪落这浑身就像散架似的又累又酸。

    “你宝贝弟弟日理万机的,我们还是别叫他了!”

    想起什么来,雪落连声,“要不,我们一起去白家看看吧?你去看望白老爷子,我去看袁朵朵?”

    “嗯,好。是好久没有去拜访白老爷子了!”

    完全出乎了雪落的意料:儿子林诺竟然没有摆出一副气呼呼的模样,而是牵着封团团的小手,在万众瞩目之下,美滋滋的走出了校门。

    那是一种‘我有你没有’的傲娇情结!

    “这小女孩儿好漂亮哦……”

    “像芭比娃娃一样美!”

    “她的眼睛好大好萌……”

    “我觉得她像童话里的小公主!”

    “林诺诺,这个漂亮的小女孩儿真是你妹妹吗?”

    “你怎么会突然有一个这么漂亮又可爱的妹妹呢?我好像把她带回家!”

    “……”

    “团团,这是我的好朋友,叫郝子含。”

    “子含哥哥好!”

    封团团又乖又甜的叫着人,偎依在诺诺哥哥的身边,有些怯生生的。

    “我叫夏浩瑞……你叫我浩瑞哥哥。”

    “不许叫!诺诺哥哥跟他不熟!”

    封团团立刻乖巧的闭上了自己的小嘴巴。

    雪落总算是看出来了:自家儿子分明是在显摆啊!而且还是拿封团团当成了显摆的筹码。

    “团团……诺诺……”

    封立昕见两个孩子和和睦睦的,也是满心的惊喜。

    “papa……叔妈……”

    封团团立刻像只漂亮的花蝴蝶一样飞奔了过来,如同误入人间的美丽又灵动的小精灵一样。

    说实话,每当看到封团团的乖巧和懂事时,雪落想生一个女儿的信念,也就越发的强烈了。

    “诺诺,团团妹妹今天没给你丢脸吧?”

    “还可以了。”

    林诺小朋友哼哼一声。上前来抱住妈咪雪落的腰,讨宠般的蹭上又蹭。

    封立昕早在开学前,就已经把女儿封团团送来幼稚园里试上学了三天。小东西很乖巧,没有出现封立昕所担心的失控大哭。

    “papa,团团想跟诺诺哥哥分在一个班上,一个教室里。”

    “那怎么行呢,团团才4岁,要上小班,诺诺哥哥已经6岁了,可以上大班了。”

    “那可不可以让诺诺哥哥等一等团团?等团团6岁了,就可以跟他一起上大班了!”

    “小傻子,等你6岁时,我都已经8岁了!”

    林诺小朋友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再说了,我才不要跟你一个班呢!你当我的跟屁虫还差不多!”

    封团团扁了扁小嘴巴,没吭声。

    “诺诺,我们带着团团妹妹一起去看大朵朵好不好?”

    “啊……大朵朵生了吗?”

    “还没有!”

    “她怎么老不生呢?”

    “……这个,要等足月了就可以生了!”

    “叔妈,生宝宝是不是像母鸡生鸡蛋一样?”

    一个月前,为了让女儿封团团理解鸡蛋是怎么来的,封立昕特地给她买了一只生蛋母鸡回封家。

    “差不多吧!只是母鸡是卵生的,而人类是胎生的。”

    雪落的这一解释,让两个孩子更糊涂了。

    “妈咪,卵生的和胎生的,有区别吗?大朵朵是不是会生出两个大蛋?”

    “……”

    “叔妈,朵朵阿姨是不是跟母鸡一样,都从pp里把宝宝生出来?”

    “啊,从pp里生出来?那不得臭死么?”

    “……”

    “每一个妈妈,都有专门的新生命通道。十月怀胎之后,宝宝就可以从那个专门的生命通道里出来了。”

    见雪落被两个孩子问懵了,封立昕连忙接过话来。

    于是,这一路上,封立昕都在给两个孩子解释生命的起源、孕育和出生。巧妙的用上了科学的、易懂的语言。

    雪落再一次的发觉:正常中的封立昕,着实是个温文尔雅且好耐心又好脾气的绅士。

    对于两个孩子稀奇古怪的问题,他总是能带上微笑细致认真的作答。

    雪落突然就回想起了当初自己嫁进封家时,竟然傻乎乎的连自己嫁了谁都不知道。

    如果当时所嫁之人就是封立昕呢?又会是怎么的不同人生?

    雪落不由得为自己有这般幼稚的想法而淡淡的发笑。

    看向车窗外快速移动的景致,雪落不由自主的想到:四年之后,也许还用不着四年,等蓝悠悠出狱之后,还会这般安宁的氛围吗?

    雪落拧了拧自己的太阳穴,不再去想。

    先过好今天再说吧!

    至于明天的事儿,等明天再说。

    不过想想也挺后怕的:自己用死里逃生,换得了蓝悠悠四年多的牢狱,这代价……

    *******

    监控视频里的背景,应该是在戒毒所里。

    淡蓝色的药液,被一个医护缓缓的推之进了蓝悠悠的手臂之中,跟她的血液融在了一起。永远的都无法再分离!

    视频是两天前送来的。

    封行朗将它丢在一旁,直到今天才打开查看。

    两个月之后,这样的情景应该还会上演。

    到时候,就算这个世界上真有神仙,也无力回天了。

    封行朗突然很想见见蓝悠悠。没有任何的理由,就只是单纯的想见见她。

    时隔两日,蓝悠悠已经从戒毒所里被送回了监狱中。所以封行朗便直接来的监狱。

    动用了一定的关系之后,蓝悠悠被带进了封行朗所在的会客室。可以面对面的交谈,不用相隔着玻璃墙用电话联系。

    “为什么不判我蓄意谋杀?你是舍不得我吗?”

    蓝悠悠的气色并不好。落在封行朗的眼里,就像笼罩了一层死亡的霾气。

    封行朗只是沉默。他直视着蓝悠悠的眼底,这样无声胜有声的目光,已经很好的作答了她。

    “蓝悠悠……恨我吗?”

    良久,封行朗才淡声问。

    “恨!”

    只是一个字,蓝悠悠在下一秒便泪如雨下。

    “我很抱歉……让你这么恨我!”

    封行朗深吸着,微吐气息,“在雪落母子回到申城之前,我一直觉得你是无辜的。你只不过是个棋子,奉河屯之命行事的棋子!我都能原谅河屯了,自然也能原谅你……”

    蓝悠悠抬起泪眼,就这么盯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

    这个男人说他会原谅她的?自己没听错吧!

    “为什么不帮着你的女人将我定罪成蓄意谋杀?以你封行朗在申城一手遮天的能力,应该不难吧?你这样会让我误解:以为你对我依旧念念不忘呢!”

    蓝悠悠笑得有些苦涩。干枯的头发看起来有些乱;本就白皙的脸庞上,更是白得凄惨。

    “蓝悠悠,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能帮上忙的,我会尽力。”

    封行朗没有作答女人上面的问话,而是反问女人。

    “怎么,我是快死了吗?”

    蓝悠悠哼哼冷笑。

    “我只是觉得:你那么心高气傲的一个女人……怕你扛不住监狱里的生活,再做出什么自寻短见的傻事来!”

    封行朗淡声的应答。

    “你放心!林雪落还活得好好的呢,我又怎么舍得死呢!”

    蓝悠悠咬牙切齿的话,让男人低垂下了眼眸。

    “看来,我并不该来。”

    封行朗站起身,头也不回的朝会见室的门口走去。

    “封行朗,你爱过我吗?”

    身后,传来女人满带希冀的询问。

    “……爱过。”

    良久,男人才从齿间溢出这两个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