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21章 带女朋友上学

第1021章 带女朋友上学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21章 带女朋友上学

    林诺小朋友小小的身子,却霸占着主卧室偌大的kingsize床。

    而一旁的沙发上,却缠着一对几乎已经分不开彼此的身姿。浓浓的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让人只是闻着就脸红心跳不已。

    女人最终还是做了男人的多选题:她选择让男人爱自己,同时也选择了让自己去爱这个男人。

    雪落真的很爱这个男人!或许从踏进封家的那一晚起,就命中注定了要跟这个男人纠缠上一辈子!

    也许,现实生活中真有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就像她遇上这个叫封行朗的男人一样!

    说雪落软弱,她的确也软弱;

    可在她软弱的表象下,却拥有着一颗坚韧的且勇往直前的心!

    好久没爱这个男人了,雪落今晚的绽放分外的美艳!

    羞于将大庥上的儿子吵醒,她隐忍着齿间消魂的哼喃之音;而男人的低嘶和满足的沉吼,却将这个房间溢得满满当当。

    男人力量感的背脊微躬而起,每一次的动作都那么的凶猛,却又那么的含情脉脉。

    戏调归戏调,封行朗在女人面前大多时候是浮魅的,也是轻薄的。

    可在内心的情感深处,封行朗却并不是一个擅于表达自己情感的男人。

    总的来说,他说过的流气话,要远多于男女之间的肉麻话。

    能用体力去做、去表达的,他就不会说!或是很少说!

    “行朗,好了吧……你明天还要去公司做事呢……睡了好吗?”

    雪落轻轻着声音,在男人的耳际说着类似于求饶的绵软之话。

    “还不够……”女人的话,在男人声音下变得支离破碎。

    “可你老婆累了。”

    雪落不依的娇哼着。想推开封行朗的体魄,却发现自己的体力几乎被男人如数的抽过去了一样,软化成了一摊的柔情且似水!

    “累了你先眯会儿……这体力活都我一个人做了……你还能喊累?”

    “讨厌!”

    雪落连举起拳头去砸男人后背的力气都没有了,“你这么能折腾我……是不是乱吃什么东西了?”

    “就吃你一个!”

    “……”

    ******

    巴颂离开封家的时候,三楼的主卧室里正如火如荼的上演着带劲的真人版爱情之动作片。

    应该不会被找了。所以巴颂便悄然无息的离开了封家。

    他不知道boss丛刚非要他这个活人过去一趟的意欲何为,但巴颂是不敢违背丛刚意思的。

    什么事儿如此之重要,在电话里无法说清楚,要冒上如此的风险?

    直觉告诉巴颂,应该不是什么要他抛头颅洒热血的事儿!大概是要被问话了!

    巴颂刚出小区不远,便被等在那里的黑色商务车给接走了。

    丛刚居住的地方很偏僻,听说原先是屠宰场,后来又改成了墓地;墓地搬迁至公墓后,又被开发商搞成了度假山庄。虽说人一流量不大,但这里的生意却剑走偏锋的好。

    这幢老式的二层楼,是卫康早在半年前租下的。大部分的空间,被丛刚用来养那些花花草草。平时只有卫康跟着他。

    巴颂刚一进客厅,就被卫康揪去了一边。

    “老六,你肯定有事儿瞒着我!老实交代:boss在封家的那两三天,是不是受了封行朗非人的折磨?”卫康厉问。

    “没……没有啊!boss怎么了?”巴颂装傻的问。

    “真没有?”

    在卫康眼里,丛刚都快是神志不清的人了。精神上的神志不清!

    “有!boss被活活饿了两天半!”

    “就只是饿了两天?其它呢?”

    “其它的,我就真不知道了!应该没有吧……我看boss逃出来的时候,身体干干净净的,应该没受什么重伤。”

    巴颂绝口不提丛刚被封行朗扒了光衣物的事儿。

    “上去吧,boss等着你呢!”

    卫康推了巴颂一把。要不是巴颂反应不慢,差点儿就撞墙上了。

    隐在楼梯口的身影,又悄然的退回了房间里。应该已经听到了楼下两人的谈话。

    “boss……”

    “嗯。”

    丛刚哼应了一声后,问:“封行朗应该已经对你起疑心了吧?”

    巴颂蹙眉恍然,“好像还真是!我记得他两个月前,就是你离开封家之后,封行朗问了我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他问你什么了?”

    “他先问我觉得严邦那个人怎么样,后来又问我觉得你这个人怎么样。”

    “你怎么答的?”丛刚的眼眸深眯起来。

    “我说严邦太暴躁了……然后说您……您挺有城府的。”

    巴颂的话,博来丛刚的一记嫌弃的白眼。

    “封行朗怎么说?”

    “他说严邦是疯狗,您是……”

    “什么?”

    “野……野猫。”巴颂弱声。

    “哼,野猫?还家猫呢!”

    丛刚嗤之以鼻。似乎并不太满意封行朗对他的偏激评价。

    不过对严邦‘疯狗’的评价,到是挺贴切的。

    “封行朗还说要……要……”

    巴颂支支吾吾了起来,有些后悔自己的口无遮拦,可又觉得自己要是不告诉boss,他又承担不起后续有可能会发生的恶劣事件。

    “要怎么?”

    丛刚厉声逼问。似乎两个月消失的阴狠之气,又再一次的聚拢而来。

    “他说,你跟严邦,他要杀一个,留一个!”

    见boss动了怒,巴颂连忙如实汇报。

    “他还问我,究竟是杀严邦留您;还是杀您留严邦……我当然说杀严邦留您了!”

    丛刚默着。清冽的眉宇拧得有些深沉。

    “boss,您说封行朗会不会对您不利啊?他,他真会杀了您吗?”

    丛刚冷生生的从唇角吁出一声冷哼:“杀我?就凭他?”

    “可封行朗身后还有河屯!要是他们父子连手……”

    巴颂进去过浅水湾,也见识过邢十二身手的狠厉,要远在他之上。

    “那我就等着他们父子俩连手来杀我吧!”丛刚冷哼。

    “其实听封行朗那口气,也不一定的。说不定他会杀了严邦留您呢。”

    巴颂的本意是想安慰丛刚的。可这话却听出了那么点儿丛刚所处境弱势的可怜意味儿。

    “杀严邦?封行朗会吗?他都快把严邦当成他自己的命了!”

    丛刚的情绪似乎有些燥意了起来。

    “那……那岂不是说:封行朗会杀您留严邦?”

    “他杀得了我吗?就凭他封行朗?他只有被我杀的份儿!”

    丛刚带怒的嚷声。这无名之火来得着实的突然。

    卫康走了进来,从巴颂的身后戳了一下他的背脊。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boss,我是继续留在封行朗的身边吗?”巴颂问。

    “那当然!即便他发现了你的身份又怎么样?他能在短时间里找到一个比你更适合的近身保镖么?就严邦身边的那群酒囊饭袋么?”

    看到巴颂身后的卫康,丛刚似乎才意识自己的情绪有些失控了。

    “你继续待在封行朗的身边。不用主动联系我,我会联系你的。”

    “知道了boss。那我回了。”

    “嗯。”

    巴颂离开之后,丛刚便再次的陷入了无声的沉寂。

    “boss,该不会是我们利用蓝悠悠对付林雪落的事,被封行朗发现了吧?”

    “发现了又能怎么样?杀了我?”

    丛刚的言语里满是不冷静的戾气,“他封行朗有这能耐吗?”

    卫康默了几秒,“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什么都不用干,就等着他封行朗来杀我!”

    丛刚的话染上了赌气的成分。

    就不知道是在跟他卫康赌气呢,还是在跟封行朗赌气。但看这情况,应该是后者的居多。

    卫康还想说些什么,可感觉到boss这强烈怒意,便默了。

    ******

    “不要!我才不要带一个鼻涕虫去上学呢!”

    雪落是被儿子的嗷嗷直叫声给吵醒的。浑身像是被碾压了似乎的,累得提不上力气。

    “不要啦……就不要啦!”

    在儿子那连绵不绝的嚷叫声传上楼时,雪落只得打起精神起了床。

    封家的客厅里,站着一脸发懵的封团团小可爱。她不知道诺诺哥哥为什么会反应如此的强烈。

    “诺诺,你再嚎也没有用的!团团妹妹你必须带着去上学!而且还要照顾好她!”

    “我就不要!你要是非让我带上她,我就逃学给你看!”

    小家伙当然不是被吓唬大的。从小到大,只有他狐假虎威着去吓唬别人。

    “来来来,你给亲爹逃个学试试!”

    “封行朗,你不要太嚣张!我这就打电话给我义父,让他把我带回佩特堡!哼!”

    “诺诺,不许胡闹!”

    雪落刚一开声,林诺小朋友就撒腿跑了过来,“妈咪,混蛋封行朗非要逼我带上鼻涕虫一起去上学!”

    “团团是你妹妹,而且今天打扮得又漂亮又整洁,你把她带着一起去上学,保证特有面子!肯定很多小朋友都会问:林诺诺,你哪来这么漂亮可爱的妹妹啊?”

    林诺小朋友回头来瞪上封团团一眼,“她一点儿都不可爱!”

    “团团很可爱的。”小东西连忙反驳道。

    “你哪里可爱了?动不动就哭鼻子,烦都烦死了!”

    “团团今天保证不哭鼻子!诺诺哥哥,团团给你亲一下下,你带上团团好不好?”

    “我才不要亲你呢!满脸都是肉!”

    “那团团给你抱抱……”

    “我也不要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