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19章 人性之善恶

第1019章 人性之善恶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19章 人性之善恶

    判刑之后的蓝悠悠,被从看守所送去了申城郊外的监狱服刑。

    被判毒驾肇事,或多或少还是让蓝悠悠有些意外的。

    虽说这个计划还算完美,但如果封行朗‘全力以赴’想判她个蓄意谋杀,也不是没有可能!

    以封行朗的睿智,又岂会揣摩不透其中的端倪之处呢!

    难道说,那个男人再一次对自己法外开恩了?

    从两个月前的盘问之后,蓝悠悠便再也没见过封行朗。

    林雪落到是来过看守所两回,都被她拒绝了。因为蓝悠悠不想看到林雪落那趾高气扬的嘴脸!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蓝悠悠唯一痛恨的,就是自己没能抓住最好的时机将林雪落给撞个死透!

    还有机会不是么?才四年多时间!

    想想她林雪落当初被河屯带去佩特堡的五年时间,那日子过得应该也不会太自在!

    或许唯一想念的,就是自己的女儿。

    林雪落没死成,会不会变本加厉的折磨她的女儿?

    明着她林雪落或许不敢,可暗地里她不知道要使多少恶劣的手段让自己的女儿吃苦头呢!

    也不知道封立昕那个弱不禁风的没用男人,能不能保护好她的团团。

    被转移到申城郊区监狱服刑的第三天,封立昕便带着女儿封团团再一次的来看望蓝悠悠。

    这一回没有被阻止,也没有被搪塞任何的借口,封立昕通过自己的渠道,顺利的见到了在此服刑的妻子蓝悠悠。

    “团团……团团……”

    “mama……”

    封团团扑了上前,却被一堵玻璃墙阻隔住了。小可爱听不到里面的妈咪正跟她说什么,但她能够感受到妈咪对她的到来很欣喜。

    封立昕特地一早起床将女儿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一身小洋裙装着高贵又灵韵,像公主也像仙子一样可爱又美丽。

    蓝悠悠单膝跪在地上,这样可以跟自己的女儿平视;封团团听不到妈咪所说的话,便只能一遍又一遍的隔着玻璃亲吻着里面的蓝悠悠。

    女儿简单又执着的动作,让蓝悠悠忍不住的泪如雨下。

    这堵玻璃墙所阻隔住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

    “团团,过来跟妈咪说话……”

    两边的电话被接通,封立昕按下了免提。

    这样不但可以方便女儿听到蓝悠悠的声音,也方便他能够监听到。

    这两个月来,跟女儿每天的朝夕相处,让封立昕格外的平静。

    或许正如弟弟封行朗所说的那样:自己的幸福就在自己的手中!不用再去追逐那虚无缥缈的东西!

    他每天都可以抱着自己的女儿,亲着自己的女儿,给自己的女儿讲故事,陪她去游乐场,学习各种感兴趣的东西。

    有这个小精灵陪伴着他,日子过得想不充实都难!

    还有一个关键点:他不用再担心女儿会被什么人抢走!

    现在回想起来,原来以前那一切的不安稳因素,或多或少,或深或浅的都源于这个女人!

    而现在,这个女人被关押在了监狱中,自己跟女儿反而过上了平静又安稳的生活。

    失和得,在封立昕这里相辅相成,又相生相克!

    “团团……团团……听到妈咪的声音了吗?听到了吗?团团……快跟妈咪说说话啊!”

    蓝悠悠有些憔悴,更为清瘦。穿着监狱统一服装的她,难免会笼罩上凄凉之意。

    “mama……团团听到了!你还好吗?团团好想你。”

    “妈咪也好想团团……”

    蓝悠悠再一次的落泪。或许她这一生,钻了无数的牛角尖,肆意又妄为!

    在知道真相之后,恨不得亲手杀了封立昕,再将这个本不该出世的小东西远远的丢掉……

    可这一刻蓝悠悠似乎才感觉到:自己唯一在心间羁绊的,却只剩下这个小东西了!

    想起什么来,蓝悠悠连忙抹去了眼泪,厉沉着声音追问起了女儿,“团团,告诉妈咪,林雪落有没有虐待你?她打你了没有?”

    “没有……叔妈对团团很好!叔妈是好人,她从不打团团的!”

    小可爱如实的评说着叔妈林雪落。

    “好人?呵呵,她林雪落那么恶毒,怎么可能会是好人?是不是她打了你,你不敢说?”

    “没有!叔妈真的没打过团团!叔妈很爱团团的,每天早上都给团团做公主餐。叔妈做的公主餐又好看又好吃……团团最爱吃叔妈做的公主餐了!”

    “闭嘴!快闭嘴!林雪落那个贱人,她不是想收买人心,就是想毒死你!反正她是不会对你安好心的!”

    蓝悠悠的话还没有说完,封立昕便拿起了听筒,并按去了免提。这样女儿封团团就听不到了。

    “悠悠,雪落对团团真的很好!她贵在有一颗善良的心!她从来没有因为你对她的迫害,而迁怒在团团身上。这便是雪落的可贵之处!”

    “我呸!林雪落那个恶毒的女人,她就知道做表面功夫!封立昕,是你自己太蠢了!”

    “行了蓝悠悠!你还是呆在里面好好的反醒反醒吧!等你什么时候能领悟到雪落对他人的真诚和友善,就不枉你在里面服刑这四年多!”

    “封立昕,你这个蠢货!你被林雪落那个贱人给欺骗了!”

    蓝悠悠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面对女人暴怒狰狞的面容,封立昕却慢慢的变得平静。

    “悠悠,我会把女儿照顾好的。会引导她拥有一个正确的人生观!”

    封团团听不到妈咪在说什么,只是觉得妈咪的病还是没好,还是喜欢这样狂躁的大叫大喊着。

    小可爱凑近过来,对着听筒大声说道:“mama,你要乖乖的听警察叔叔的话!好好的在里面看病思过哦!团团跟papa会在家里等着mama的!”

    “团团,你这个傻东西!你怎么能跟封立昕一样傻呢?”

    封立昕没有让蓝悠悠说完,便将电话给挂断了。

    “团团,跟妈咪说再见!”

    “mama再见!团团下次再来看你!”

    小家伙朝玻璃墙内暴躁拍打玻璃的妈咪蓝悠悠挥动着小手。

    封立昕立刻抱起女儿,半遮挡着她的眼睛,快速的走了出去。

    ******

    蓝悠悠的蓄意谋杀,最终被判定成了毒驾肇事,雪落难免心里会有些不甘!

    但判也判了,自己的生活还得继续!

    整个过程,封家俩兄弟既没有明显的庇护,亦滑明显的过问;似乎成了林雪落跟蓝悠悠两个女人之间的私人恩怨一样!

    好在邢十四醒了过来,而且恢复得还算不错。如果情况乐观,重新站起来的机率很大。

    后来雪落才知道:是丈夫封行朗为邢十四费尽周折从沃斯特请回的骨科专家。

    相比较于没人性且冷血的河屯,封行朗到是更加的有情有义。

    也因为邢十四的重伤是因为保护他封行朗的妻子!

    男人是懂自己妻子的。知道这个傻女人会因为邢十四的伤情而愧疚难安。

    邢八和邢十二他们都很感激封行朗!

    而对于义父河屯想将邢十四送回佩特堡由他自生自灭的冷血行为,他们却不敢怒、更不敢言!

    林诺小朋友已经开学了。所以每天也不是很闲。

    而封团团原本这学期也是要被送去幼稚园小小班的,却因为蓝悠悠的案子一直拖延到现在。

    雪落从学院回来的时候,封团团正一个人闷闷不乐的摆弄着她的城堡积木。

    雪落已经能走两步了。但因为让着疼,走路的模样就没那么好看了。

    “团团,怎么一个人在玩啊?你诺诺哥哥呢?”

    “诺诺哥哥上楼做作业了……”

    “……”

    自家儿子竟然能主动做作业?关键他有作业可做吗?

    “团团看起来怎么不开心啊?”

    雪落试探的问。她知道封立昕今天带着封团团去监狱看服刑中的蓝悠悠去了。

    “团团跟papa今天去看我mama了……我mama的病还没好!”

    “是吗?”雪落顿了一下又问,“是不是你妈妈又骂你了?”

    小家伙点了点头,“我mama还是大吼大叫的,好凶好凶。团团看着好害怕!”

    雪落蹲坐在了榻榻米上,将皱着小眉头的封团团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团团不用害怕,也不用担心,里面的警察叔叔会替你妈咪把病看好的。”

    小家伙委屈的点点头,将泪汪汪的小脸埋在雪落的肩膀上。

    “叔妈,今天我mama又骂了你……团团不喜欢mama骂你!”

    雪落心间一暖,“为什么啊?”

    “因为叔妈是好人!叔妈对诺诺哥哥好,对团团也好!团团很喜欢叔妈!”

    “……叔妈也很喜欢团团!”

    怀抱着呜呜咽咽的封团团,雪落心间五味杂陈:看来小家伙已经有了她自己的善恶之分。

    ******

    这两个月里,丛刚像换了个人似的。

    大部分时间,他就独自坐在院落中的花房里怔怔的出神儿。

    卫康问了巴颂好多次:boss在被封行朗软禁在封家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

    巴颂只说丛刚被饿了两三天。估计是被饿出了后遗症。

    至于封行朗扒掉boss衣物的事儿,巴颂绝口不提。

    一来是因为那有损boss的颜面;

    二来他有可能会承受‘护驾’不周的惩罚。

    “boss,今天下午封行朗去了一趟戒毒所。并把一个东西交给了蓝悠悠的医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