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18章 有期徒刑

第1018章 有期徒刑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18章 有期徒刑

    妻子雪落太干净了!

    她承受不了如此阴暗的东西。

    有些话,封行朗当然不能说给女人听;因为只会徒增女人的烦恼和纠结。

    “哪有庇护!你真当自己的老公缺心眼呢!”

    封行朗抱过女人的腰,用齿间浅咬着女人的耳珠,像是在对女人说错话的惩罚。

    “那你这不闻不问的,算怎么回事儿?是不是觉得老婆伤得还不够重?觉着这点儿伤还构不成对蓝悠悠的惩罚?”

    愠怒起来的女人,逼迫着封行朗作答她的疑问。

    “老公这不是在精神上支持着你嘛!再说了,蓝悠悠好歹也是我大哥的老婆,就算我卖我大哥点儿面子,不让我们兄弟之间太过尴尬!”

    “你为了不让你大哥尴尬,就可以不顾及你老婆我的感受么?你老婆可是死里逃生呢!是邢十四用他自己的生命换回来的!邢十四的命不算命?难道就她蓝悠悠的命金贵?”

    雪落怒了,对着男人那张‘和稀泥’的脸端正着他该有的正义。

    这一刻的雪落,就认定男人又是在和稀泥的偏袒蓝悠悠了!

    “雪落,咱不要那么激动好不好?要相信法律!该怎么判刑就怎么判刑,我想我大哥这一回也不会多说什么的。”

    男人心疼的收紧自己的臂膀,将怀中的女人拥紧一些。

    “封行朗,你这态度……太让我失望!”女人愤恨一声。

    “这衙门又不是我封行朗开的!我还能怎么办?”

    见女人泪眼汪汪的,男人心疼的凑近自己的唇吮去了她眼角的泪珠,“蓝悠悠活不出监狱的!乖乖的等上半年时间好不好?”

    “少来这套!半年又半年;半年再半年……然后十年就过去了!然后一辈子就过去了!是么?”

    当时的雪落并没有理解男人话语中的言外之意。只觉得男人又在跟她玩可恨的缓兵之计。

    “老婆,不闹了好么?你真要老公把心挖出来给你看么?”

    “我闹?我哪里在闹?蓝悠悠可是蓄意谋杀!”

    微顿,雪落咬紧牙关,“封行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一直在暗中替蓝悠悠寻找什么幕后主谋?好为了开脫蓄意谋杀的罪名?”

    封行朗微眯起了幽深的眼眸,“你怎么知道的?谁这么嘴快告诉你的?”

    “封行朗!你混蛋!你……你表面上不闻不问,暗地里还真在帮她蓝悠悠?!”

    气急的雪落拿起床头的水晶就要砸向男人,可举在手里好半天也没舍得朝男人身上砸下去。

    “要砸就砸嘛……老举在手里累不累?”

    男人从雪落的手里夺来水晶台灯,‘哐啷’一声,他自己给砸在地板上。

    “这一个还不够响……把那个拿来也砸了吧!”

    封行朗竟然对愤怒中的女人提出了这样的变态要求。

    林诺小朋友端着食物托盘进来的时候,便看到了地板上被砸坏的水晶台灯。

    “诺诺,小心点儿,别扎着自己的脚!”

    封行朗还是站起身来,“你还是站着别动!亲爹过来抱你!”

    “封行朗,你是不是又惹我妈咪生气了?”小家伙厉厉的。

    “不是我惹的!是你妈咪自己生气的!我很无辜!”

    封行朗一手接过儿子手里的食物托盘,一手将他提抱了起来。

    “过去亲你妈咪一下后,就下楼去跟安奶奶说:我亲爹和我亲妈在吵架,吵得很凶很凶!记得说大声点儿!随便让她上楼来打扫个卫生!”

    “……”雪落有些不解男人的所作所为。

    只觉得男人似乎想对楼下的人表达一些什么。

    因为这个时间点,封立昕父女应该在封家的客厅里等着用晚餐。

    “封行朗,你好讨厌!又把我妈咪给气哭了!我要跟你绝交!”

    封行朗抱起咋咋呼呼的儿子,由得他用自己的一双小手笨拙的替亲妈雪落擦拭好泪水后,便随即将他抱离开妻子雪落的身边,丢到了主卧室的门外去了。

    “你妈咪跟亲爹吵得很凶,又哭得很伤心,所以不想下楼吃饭了!你让安奶奶把你妈咪的晚餐送上楼来吧!顺便让她带上工具把卧室里打扫干净!乖,快去!别饿着你亲妈!不让你亲爹会心疼的!”

    封行朗催促着儿子的离开。他知道儿子会是个很好的传话筒。

    小东西瞪了混蛋亲爹一眼,这才愤愤不平的下楼去了。

    楼下的客厅里,封立昕应该是听到了三楼传来的争吵和摔砸声。

    “诺诺,是不是你爸妈吵架了啊?”封立昕担心的问。

    “是啊!吵得很凶很凶!我妈咪都哭了!都是因为蓝巫婆,我妈咪才会跟我混蛋亲爹吵架的!蓝巫婆把我木头表舅差点儿撞死,还撞伤了我妈咪,她都这么坏了还不用死,你们太偏心眼了!你们都是坏人!”

    小家伙厉厉的嚷嚷着。

    “……”封立昕喉咙一紧,“对不起啊诺诺。”

    怀里的封团团低垂下了头,泪眼汪汪的瞄看着生气中的诺诺哥哥,像是她自己做错事了一样。

    见大伯封立昕和小可怜虫的封团团如此的低姿态了,林诺小朋友也没再咄咄逼人,只是努了努自己的小嘴巴,便朝厨房方向走了过去。并将亲爹吩咐的话跟安婶说了一遍。

    ******

    晚餐时间,封行朗出现在了餐桌上。

    “行朗,怎么又跟雪落吵上了啊?她受了这么多的委屈,你应该多安慰安慰她。”

    封立昕也没什么胃口,只是在不停的喂女儿封团团。

    “是那女人自己不懂事!她委屈?我还觉得我委屈呢!你是我大哥,相伴了我快三十年!她林雪落才跟了我多少年呢,就想跟你相提并论?!”

    封行朗一边好胃口的喝着安婶端来的养胃羹汤木瓜炖血燕,一边开声埋怨着雪落。

    “行朗,你怎么能这么说呢?那得多伤雪落的心呢!她受了多少委屈,你是最清楚的!”

    封立昕放下汤勺开始责备起弟弟封行朗。

    “她受再多的委屈,都无法跟你我的兄弟手足之情相提并论!”

    封行朗睨了一眼静默中的封立昕,“大哥,我曾经就说过:这世上没有哪个女人,会比你对我更重要!”

    “胡说!”

    封立昕轻厉一声,“雪落是你妻子,是要跟你携手共老的!你不能这么没良心!”

    “唉,”封行朗微叹,“你说的我都懂。但要我看着你痛苦此生,我真的做不到!我的命都是你换的……”

    “行了阿朗!过去的事都不用再提了!我已经想开了……有团团陪着我,我不会痛此生的!”

    封立昕顿了顿,换了一口气才能继续,“雪落说得对:悠悠必须为她自己的行为付出该有的代价!任何人的生命,都值得尊重和敬畏!”

    封行朗微眯起了眼:他等的,就是封立昕这番的顿悟!

    也不枉费他下了这么多的功夫!连老婆孩子都当上了群众演员,而且还是本色出演!

    “叔爸,叔妈还在哭吗?团团想把这碗甜甜的木瓜汤送去给叔妈喝,好不好?”

    封团团眨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弱弱的开口问道。

    “不用管你叔妈!既然她想哭,那就让她多哭一会儿好了!”

    封行朗起身来接过封团团手里的木瓜炖血燕,“团团有心就好,叔爸替她喝了!”

    封团团朝楼梯方向望了望,最终默默的低垂下了头。

    三人静默了片刻,封立昕又淡淡的开了口。

    “行朗,我想明天带着团团去看看悠悠……毕竟悠悠是团团的妈妈。”

    “嗯,应该的!你也想想办法,尽量的替你女儿的妈减减刑!雪落那边,我哄哄她就行了!”

    封行朗随口应声。好像根本就不上心自己的妻子会不会受委屈。

    封立昕沉默了片刻,“我不会替悠减刑的!既然她做错了事,就必须得到法律的制裁!给雪落一个公平!也给雪落的表弟一个公平!”

    这是大彻大悟的节奏么?

    封立昕能有如此的顿悟,最欣慰的人,要算是封行朗了!

    “这毒驾肇事,也判不了几年。大哥,你也别太担心了!”

    “可我觉得悠悠她,更像是……”

    侧头看了一眼正认真聆听他们交谈中的女儿,封立昕便止住了接下来的话。

    封行朗看得懂封立昕的意思,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对了大哥,你明天去看你女儿她妈的时候,记得把自己的女儿照顾好。有些对她成长不利的话,你做为她的监护人,要替她过滤掉!团团应该有,也必须有正确的人生观!”

    封行朗说得深沉。

    封立昕点了点头,“我知道。”

    ******

    然而,封立昕带着女儿封团团想见蓝悠悠,并不有想像中的那么顺畅。

    第一次过来看守所时,被告之蓝悠悠因毒一瘾过深,而送去了戒毒所强行戒毒;

    第二次过来时,蓝悠悠到是在看守所里;可她却说不想见他们父女二人!

    要说蓝悠悠不想见封立昕还有得一说,可她怎么会不想见自己的女儿封团团呢?

    虽说封立昕有些想不通,但也没有执意要见蓝悠悠。

    阚队长也没让他们父女俩白来,给他们看了蓝悠悠在看守所里的监控视频。

    封立昕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封行朗所为。

    直到一审判决,封立昕父女才真正见到了蓝悠悠本人。

    蓝悠悠构成毒驾肇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七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