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17章 维系一个完整家

第1017章 维系一个完整家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17章 维系一个完整家

    “就抱着……不能做其它的事!”

    袁朵朵咬着唇,生生的从齿间溢出这句话来。

    对于白默这种直肠子的祸害,还是开门见山的好。省得他……他……

    “不能做其它什么事啊?”

    白默随口反问一声后,似乎才意识到了什么。

    那笑容便邪恶了起来,“你不说,我还真没想到呢!”

    言毕,他的目光便在袁朵朵的身上流连忘返着,从上瞄到下,再从下瞄到上,然后将目光锁定在了袁朵朵的肚子上。

    袁朵朵下意识的用双手抱住了自己的大肚子,并朝后退上了两三步,“白默,你想干什么?不许乱来……不然我喊爷爷了!”

    “喊什么喊?喊过来参观呢?”

    白默扫了袁朵朵一记白眼,“你那肚子都大成那样了,你说我会饥不择食么?我还怕你晚上睡觉时非礼我呢!”

    “……”袁朵朵彻底的无语了。

    月嫂在门外听上了半个多小时,房间里的闹腾声是此起彼伏。

    毕竟袁朵朵已经有七个多月身孕了,也不太适合做夫妻之间的爱情之事。

    “啊……白默!你往哪里摸呢!再乱动你就出去……别……别动!再动我揍你了!”

    “来啊……来揍我……啊!”

    白默的那声惨叫响彻整个房间,“袁朵朵,我就摸了你一回,你竟然咬本公子?”

    “咬你怎么了?你再不老实,我就剁了你的手!”

    “你敢剁我的手?借你十个胆子,你未必敢……啊!”

    白默的惨叫声带上了哭腔,“袁朵朵,你再咬我……我真动手了!”

    “哐啷”一声巨响,某个不明物体砸在了地上。

    有白默这个少爷在,月嫂也不方便进去,只能一路小跑着朝白老爷子的房间奔去。

    不远,就相隔一条走廊,还有一间书房就是。同在楼下,方便这一老一孕的日常生活和起居。

    “老爷子……少爷他……他在少奶奶的房间里呢。”

    “好啊。正好让他们增进一下感情!”

    言毕,含笑的老爷子又微微的蹙起眉头,“他们,没闹腾吧?”

    “正闹着呢!动静还挺大!又摸又咬的,还砸了东西……”

    “这混小子!乱搞什么呢?不知道朵朵怀着身孕经不起他折腾么?”

    老爷子有些坐不住了。

    “听少爷的口气,好像今晚要留在少奶奶的房间里……我担心……”

    月嫂欲言又止。她是担心这少爷整日里没个正形,万一一时把持不了,随着自己的荷尔蒙去做事,那已经有七个月,而且还怀着双生子的少奶奶岂不是……

    老爷子起了身,住着拐杖在房间里踱步上片刻,“你再去盯着点儿,要是动静大,你就敲门,说我找默小子有事情要商量!”

    “好的老爷子,我这就去盯着!”

    月嫂再次返回房间的门口时,屋里的动静似乎小了很多。连说话的声音都隐隐约约的。

    这反而让月嫂更担心起来。这万一两个小年青干柴着上了烈火,怀着双生子的少奶奶岂不是要受累得狠啊。

    月嫂在外门徘徊了一会儿,再次侧耳细听时,房间里却安安静静了。

    ******

    夜幕低垂,给这繁华的都市笼罩上了一层更为暖魅的色彩。

    封行朗等在封家的院落里。

    一辆保姆车驶来,平稳的停在了院落门口。

    一个隽秀的小男孩儿敏捷的跳下了保姆车,只是瞄了封行朗一眼,并没有开口说话,便急急忙忙的跑到了保姆车的另一侧将车门给打了开来。

    一个温婉清丽的女人探出头来,在看到了等在院落里的男人时,目光里流动着复杂的情愫。

    司机小胡从车后取出了轮椅,刚要上前来搀扶女人,却被一只大手给拖拽向后。

    封行朗不由分说的打横将女人抱起。

    本以为男人会将自己抱放在轮椅上的,却没想男人抱着她径直朝封家的客厅走去。

    “封行朗,你放下我吧!我坐轮椅就可以了,你腿还没完全康复呢。”

    男人的怀抱无疑是温暖的;可雪落更心疼男人受过伤的腿,支撑不了两个人的体重。

    “知道老公腿还伤着,那还不抱紧点儿?”

    男人上托着女人的身体,快速的在女人纯净的脸庞上啄了一下,“乖,抱紧点儿老公!”

    “封行朗,不许你抱着我妈咪!”

    林诺小朋友咋咋呼呼的嚷嚷声随后而至。小东西总是这般的不解风情。

    “等你什么时候抱得动你妈咪之后,再来跟你亲爹叫板吧!现在你只有看着的份儿!”

    “封行朗,你好讨厌!”

    虽然这么说,小家伙还是体贴的帮着亲爹托着妈咪的腰际,“封行朗,你行不行啊?千万别把我妈咪摔着了!”

    男人直接把雪落抱上了三楼的主卧室。

    等将女人平放在床上之后,封行朗才急促的喘起了粗气。

    “看来是真的老了……”

    男人将头埋在女人的胸际,柔蹭了几下。

    明显是故意的。

    “封行朗,你真没用!”

    小家伙刚想蹬掉鞋子爬上庥,却被亲爹封行朗单臂给揪了下来。

    “下楼去给你亲妈拿点儿糕点和牛奶!快去!”

    “我要守着我妈咪!还是你下楼去拿吧!”

    “林雪落是你亲妈,又不是我亲妈!”

    “哼!我妈咪也不想有你这个不孝顺的儿子!”小家伙哼哼一声。

    “……怎么跟亲爹说话呢?反了你!快下楼去拿!不然亲爹就跟你妈咪多造几个娃,你这个老大让直接失宠!”

    “我妈咪才不要跟你造娃呢!她已经对你失望透了!”

    小家伙哼哼咧咧的带上不满的小情绪下楼去了。

    偌大的主卧室里,剩下了沉默垂头的女人,还有紧盯着女人的男人。

    “这么不信任老公呢?”

    封行朗低沉着声音,将他的俊脸凑近过来,近到鼻尖几乎碰上了女人的脸。

    雪落摇了摇头,“没有……我是不信任我自己。”

    “这么伤感?说来让老公听听。”

    男人在女人的身边坐下,环过手臂将女人兜抱在自己的怀里。

    “行朗,这些天我想明白了很多事……其实我们俩本就不属于同一个世界的人!却被命运强行捆绑在了一起!你应该有你更为辉煌明媚的人生,没必要因为我将你自己的人生压抑得如此黯然晦涩!”

    雪落抬起头,轻嗅了一下鼻间,“我知道你小时候过得很心酸!我真的希望你今后的人生能活得开心一点儿……不需要每天活得这么压抑!”

    男人拨正女人的脸,让她直视自己的眼底,“为什么会这么想?”

    雪落咬了咬自己的唇,继续着刚刚的话题:“诺诺那里,我会跟他去说的。”

    “去说什么?”男人紧声追问。

    “封行朗,我知道你很爱诺诺,视他如生命,你舍不得孩子难过!想给诺诺维系一个完全家……”

    雪落有些哽咽,“其实你用不着牺牲你自己的幸福来成全诺诺的!你有你的人生,他有他自己的。我知道从你的角度出来,我不应该生下诺诺的……他就像责任的枷锁一样,束缚着你的心,让你无法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行朗,诺诺是个坚强的孩子,我们离婚对他来说……”

    女人的话,被男人瞬间给吻住了!吻在了喉咙的深处!

    女人无声的哽咽着,在男人怀里不停的颤抖。

    “行朗,不要觉得对不起我和诺诺……更不要为了给我跟诺诺一个交待,去逼迫自己做一些终身痛苦的事儿!做为你的妻子,我不想看到别的女人一辈子都活在你的心里!”

    男人抬起女人泪流满面的小脸,用温热的指腹替女人抹去了滚落在脸颊上的泪水。

    “这么不自信呢?”

    雪落苦涩的一笑,“我感觉我好像从来没有自信过……”

    “林雪落,你觉得像我这种奸诈又阴狠的男人,会将一个不爱的女人留在自己的身边做妻子?”

    “还有,以我的智商,想忽悠一个才6岁的小p孩子接受一个新妈,是件很难的事么?”

    男人深深的凝视着女人,“你觉得我像是那种能将就的男人吗?要不是爱上,你觉得我会对你林雪落死缠烂打?”

    女人微愕的抬起头,恍然的看着男人那张近在咫尺的俊脸,轻蠕着红唇,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那你为什么这些天都愁眉苦脸的?”

    女人嗅着鼻子问。那梨花带雨的表情,着实让男人看着心疼。

    “毕竟要死的是我大哥的女人,是我侄女的亲妈!我总不能每天当着他们父女俩的面儿欢呼雀跃吧?必要的样子还是要做好的!”

    雪落咬着唇,瞪看着男人那张讳莫如深的俊颜。

    “你是不是又想替蓝悠悠开脫?”

    “怎么会……”

    “怎么不会?都这么多天了,也没见你找律师给你老婆和邢十四打官司啊!”

    雪落不再忌讳在封行朗的面前对表弟‘林森’用上‘邢十四’这个称呼。

    “我只觉得:由你出门找律师打这场官司,更加的出师有名!”

    男人的神情肃然了一些。

    “说来说去,你们兄弟俩还是想庇护蓝悠悠!”雪落瞪了男人一眼。

    男人微眯起眼,他很想问女人:如果他跟她说,他会亲手弄死蓝悠悠,女人听着会堵心吗?

    恐怕不但会堵心,而且还会纠结上一辈子吧!

    因为女人的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