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15章 犯二的美好时光(上)

第1015章 犯二的美好时光(上)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15章 犯二的美好时光(上)

    白默思前想后,最后还是决定给封行朗打上一个告之电话。

    虽然袁朵朵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白默的,但也没有便宜了他封行朗!所以白默还是决定尽一下自己当兄弟的义务。

    他白默可以替别人养孩子!但就是不愿意替封行朗养!

    因为在乎,所以在意!

    白默的理解方式并非一般人能够从常理上揣摩的!

    “朗哥,嫂子让我给她找了个金牌律师,然后我就替她找了!”

    白默漫不经心着口气。不是请示,而是汇报。

    “好。你嫂子应该已经谢过你了,那我就不用谢了!”

    封行朗的言语平淡无味,听不出任何的喜怒。到是反常得让白默皱眉。

    “朗哥,你该不会是跟嫂子……吵架了吧?”

    “何以见得呢?”封行朗问得悠然。

    “这嫂子要打官司,却找我请律师……你这个丈夫当得还真称职呢!”

    白默忍不住的趁机挖苦上封行朗一声。以排解心头的怨恨之气。

    这怨恨之气,一个伴随着白默。在跟袁朵朵谈情之后,便更加的堆积之深了。

    之前,有白老爷子一直拿封行朗当成白默要学习的榜样;

    之后,有袁朵朵一天到晚的说她只喜欢封行朗那个很man的男人,而把他白默比喻成了娘娘腔;

    这让白默很恼火,便自然而然的将这样的恼火算在了封行朗的头上!

    但白默对封行朗却是又恨又爱。

    一般情况下,他还是很听封行朗的话的;即便心头有那么点儿不满的小情绪。

    “你嫂子心血来潮的使唤你一回,瞧把你给美的……还真是个奴才命!”

    “封行朗,你……”

    封行朗的睿智,对于白默来说,完全是碾压级的。白默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你什么你?!记得把你嫂子照顾周到了!等这件案子完事之后,朗哥请你吃好吃的!”

    微顿,封行朗又戏调一声,“再附上惊喜一件!”

    蓝悠悠的这件案子,如果定罪成蓄意谋杀,估计得一年半载;但如果是毒驾肇事,应该两个月足以!无论最终定罪成什么类型,结果都无关紧要了!

    而两个月的时间,想必袁朵朵肚子里的小白白们也呆不住了。

    说实在的,无论是封行朗,还是其它亲眼目睹之人,都会惊叹于女人孕育新生命的神奇之处!

    尤其是袁朵朵的肚子,感觉像是被撑大到了极限,随时都要裂开似的。

    “我才不要你的惊喜呢!”

    白默下意识的认为:封行朗又在想什么馊主意来捉弄他!

    “小心我劝嫂子把你给休了,让你当孤家寡人!也给你一个惊喜!”

    白默愤愤的回击道。

    “……”

    封行朗着实的无语:真是扶白默上轿,他死赖着不肯上;一打一骂,自己主动跑着上!

    真是个欠揍的主儿!

    “以你嫂子对我的真真深爱,你是游说不了她的!这一点儿,我深信不疑!”

    “……”

    被挂断电话的白默,各种的郁闷加憋屈。

    原本还是消遣封行朗一通,却没想到被他反消遣了一回不说,还随手散给他一把狗粮吃!

    不对!自己不是也有老婆了么?

    一想到袁朵朵,白默的心情就变得凝重起来。

    自己结的这算什么婚呢?

    老婆挺着个超级的大肚子,里面却怀着别的男人的孩子!

    虽说白默平日里一直表现出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可安宁下来时,就难免会多想!

    ******

    多次产检的正常,让袁朵朵安心不少。

    但悬着的最后一丝担忧和紧张,估计要等宝宝们都生下来她逐一过目之后,袁朵朵才能真正的安心下来。

    随着月份越来越大,袁朵朵也觉着力不从心起来。

    好比这晚上睡个觉,就折腾得她够呛。

    想平躺,那是不可能的;

    医生建议左侧卧,说是孕妇的正确睡姿。会使孕妇安静入睡。

    可随着怀孕时间变长,子之宫不断增大,几乎快占据了袁朵朵的整个腹腔;

    临近的组织器官受到挤压,子之宫不同程度地向右旋转,使得保护子一宫的韧带和系膜处于紧张状态,系膜中给子一宫提供营养的血管也受到牵拉,会影响胎儿的氧气供给,容易使胎儿慢性缺氧……

    所以袁朵朵最近的一个月,几乎每晚都不能睡上一个安稳觉。睡睡再醒醒,然后给自己翻个身,也同时给肚子里的两个宝宝翻身。

    估计一天最美好的时候,也就是在超大浴缸里洗白白的时候了。

    温水的托力,会让袁朵朵感觉相比轻松一些。

    高高隆起的肚皮上,被袁朵朵用防水的口红左右各画了一个俏皮的笑脸。

    这种独自累中取乐的方式,是既温馨又凄楚。

    温馨是不言而喻的;

    这凄楚……或许是源于夜晚没有陪伴的孤独吧!

    因为夜莊的经营,白默大多昼伏夜出。袁朵朵一天也只能见白默一两面。

    “妈咪的心肝宝贝们……你们想不想你们缺心眼的亲亲爹地啊?”

    袁朵朵泡在温水里,轻轻的抚问着肚子里的小baby们。

    “都想他了啊……”

    “为什么想他呢?”

    “其实你们的爹地,长得就是好看了那么一点点儿……细皮嫩肉了一点点儿……”

    袁朵朵自问自答着。听起来很柔和,可也染上了淡淡的涩意。

    一种想爱又羞于明爱的涩意!

    “宝贝们,你们是不是也觉得妈咪有那么一点点的配不上你们的爹地啊?”

    “其实吧,你们的爹地除了长得好看了那么一丁点儿,那智商……那体力……完全不是妈咪的对手好吧!”

    “呵呵,”袁朵朵傻傻的笑了起来,“不过我觉得你们的爹地傻得很挺可爱的。”

    ‘哐啷’一声,袁朵朵听到了自己房间的门被推开的声音。

    房间的门并没有上锁,好方便月嫂进出照顾已经身怀七月身孕的袁朵朵。

    像这种没素质的直接撞门而进,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白默那个祸害进来了!

    袁朵朵坐躺在偌大的双人浴缸里,想在短时间里爬起身,并把自己遮掩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退而求其次,她只能扯过手边的浴巾,想将水中不挂一丝的自己遮掩住局部。

    可还没完全遮好,白默便风风火火的直接闯了进来。

    “白……白默,你,你进来怎么不事先敲个门啊?”

    袁朵朵相当的窘迫。

    “袁朵朵,你爱我吗?”

    怎么又是这犯二的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