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10章 杀严邦留丛刚

第1010章 杀严邦留丛刚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10章 杀严邦留丛刚

    “哥,我现在把团团交还给你!她的人生是明媚阳光,还是阴暗哀苦,你做为她唯一的监护人,就必须肩负起该有的责任和义务!”

    微顿,封行朗的眼眸深厉了一些,“别让她像蓝悠悠一样:霉变得失去了最基本的人性!”

    顿上几秒,似乎在等封立昕消化自己的话。

    随后,封行朗探手过来,勾过封立昕的颈脖,前倾着上身,吻在了他的额头上。

    “哥,我爱你!”

    顿时,封立昕的泪水便蜂涌而出,泣不成声,“行朗,哥也爱你!”

    “带着你的女儿好好生活吧!无论是你,还是团团,都需要一个健康安宁的生活环境!别再毁了团团的人生!你没这个权力!”

    封行朗俯身过来,又在封团团那弹指可破的红扑扑小脸上亲了一口。

    “叔爸也爱你!”

    随之,封行朗缓缓的站起身来,像慢动作一样,一桢一桢的在封立昕的眼前播放着。

    满是亲情的温馨,还有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沉甸感!

    “行朗,替我跟雪落和诺诺说声抱歉……蓝悠悠所犯下的恶行,她会受到法律制裁的!”

    封行朗没有转身过来,只是唇角隐约过一丝淡清清的笑意,若有若无。

    他相信:无论大哥封立昕能不能从真正意义上放手蓝悠悠,但至少不会再阻碍!

    换句话说,蓝悠悠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他也能接受这一残酷的现实了!

    只是这一回跟以往不一样了:他封立昕不接受也得接受!

    封行朗只是想让封立昕在面对这样的接受时,变得好受一点儿罢了!

    ******

    楼下,安婶已经给二少爷封行朗准备好了丰盛的早餐。

    巴颂已经是一身利索的行装,应该是做好了跟封行朗一起出门的准备。

    封行朗在餐桌前沉沉的坐了下来,一边搅动着咖啡杯,一边朝巴颂瞄上这么一眼两眼的。

    巴颂的内心是心虚的;可一直在强装镇定。

    他总觉得封行朗的目光带上了一定的穿透性。就像医院里给病患做全身扫描的仪器一样。

    冷生生的,没有一丝的温度。

    “巴颂,你觉得严邦这人怎么样?”

    封行朗抿上一口咖啡问道。

    “有点儿嚣张!崇尚于以暴制暴!”

    巴颂以实话实说的方式作答了封行朗的问话。

    封行朗微微颔首,“嗯,评价得还算客观。”

    微顿,封行朗又问出了一个巴颂不想面对,且更不愿作答的话题。

    “再说说丛刚吧!你觉得他怎么样?”

    封行朗问得风轻云淡。听起来跟第一个问题挺承上启下的。

    巴颂很不想回答。

    可又不得不作答!

    他不知道封行朗是不是已经开始在怀疑他的身份。所以他有些犹豫不决。

    “丛刚……不太熟悉!接触过不多,说不好!”

    不偏不倚的话。很好的回避了封行朗猜不透心思的逼问。

    “有什么说不好的?又不是什么国家的机密话题!我就随便听听而已!”

    封行朗将叉子上的煎鸡蛋送进自己的口中,缓慢的咀嚼着。

    他并不饿,因为在御龙城里已经吃过了。

    “丛刚吧……看起来要比严邦有城府!”

    巴颂只得硬着头皮说了一句,寻思起什么来,立刻化险为夷道:“关键还挺经得起饿的!两天没给他东西吃,他竟然还能活得好好的!”

    “呵!还别说,丛刚还真是个骆驼型人才!真想把他丢进沙漠里,看他能撑上几天不死!”

    封行朗接过巴颂的话,很顺畅的往下接着编。

    只不过这个话题编得有些冷。

    巴颂没觉得好笑,但却不得不干巴巴的皮笑肉不笑了一下。

    “这些天,我一直有个困惑……挺头疼的!巴颂,要不你帮我做做参考?”

    喝了一口杯中的牛奶,封行朗才悠然开了口。

    “就我这智商,不给封总您添乱就万幸了。”

    巴颂越发感觉到每跟封行朗多说一句,便越觉得艰难。

    “有时候吧,这人也不能太聪明!”

    封行朗拿过纸巾将唇角的奶渍拭去,“就比如说我吧:想得太多之后,便成了庸人自扰。无尽的困扰接踵而至,搞得我是精疲力尽!”

    巴颂沉默着,在等待着封行朗的下文。

    有那么点儿好奇,又有那么点儿胆战心惊。不知道封行朗又要跟他耍什么心眼儿!

    “其实丛刚,是我从唐人街捡回来的。当时的他被人追杀得奄奄一息,是我救了他!”

    封行朗默了几秒,“其实也不算救……当时的我只是好奇:一个人被砍成那样,究竟还能不能起死回生!后来,丛刚没辜负了我的好奇之心,真就活过来了……挺神奇的!”

    封行朗的唇角淡过一丝浅浅的笑意。

    “再后来,他就成了我的近身保镖!不过我不太喜欢他!因为他大部分的时候就像块木头一样,整日的不言不语,我问一句他才答一句!偶尔他心情不好时,还跟我尥蹶子!”

    “那场大火……他不在我身边!他被我遣出申城去办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儿!后来我就在想:要是当时丛刚在,或许我跟我大哥都不会受伤!因为我会毫不犹豫的把丛刚留下去手动打开那个逃生的闸门!”

    封行朗抬起头,朝一直认真聆听中的巴颂笑了笑。

    “是不是觉得我挺心狠的?”

    巴颂摇了摇头,“让我也会选择自己的亲人!”

    “就不止那些远的了!”

    封行朗微微叹息一声,“我们还是聊聊我目前的困惑吧!”

    封行朗再次端起牛奶杯,一口气将它喝完。

    然后才肃然的开口说道:“严邦和丛刚,我想杀一个,留一个!你说我是杀谁好呢?”

    封行朗的这个‘困惑’,着实让巴颂给惊愕到了。

    刚刚还怀旧来着,现在冷不丁开口就要杀一个留一个?

    这心狠得也太快了吧?!

    巴颂抿动了一下嘴唇,干生生的吞咽了一口后,便脫口而出:“当然是杀严邦留丛刚了!”

    等巴颂意识到自己完全是口无遮拦时,似乎已经太晚了!

    “杀严邦……留丛刚?”

    封行朗微微上扬了一下唇角,“说说你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