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08章 你可以劫我的色

第1008章 你可以劫我的色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08章 你可以劫我的色

    封行朗没有应答严邦,只是沉默。

    一副让别人去猜的无声方式!

    严邦浓眉上挑了一下,“如果你是拿那东西自杀用……那还真没有!”

    微顿,严邦又补充说道,“以后也不会有!虽说老子不止一次的想弄死你,但还是舍不得看到你死!”

    “我拿那东西,是要搞死丛刚的!”

    良久,封行朗才从他那好看的薄唇中轻溢出这句话来。

    提及弄死丛刚,严邦的浓眉大眼立刻放起了光亮,“你会搞死丛刚?你觉得我信么?”

    封行朗慵懒着姿态扫了严邦一眼,“信不信由你!”

    在思维的敏锐上,封行朗的睿智要远在严邦之上。

    换句话说,封行朗想诓严邦,那是一诓一个准!而严邦也乐得被封行朗这么诓耍着。

    严邦是不信的。但又忍不住去相信!

    如果说丛刚必须得死,那么弄死他的人最好不过是封行朗了!因为这才能彻底的抵消严邦对丛刚的怨恨之心!

    “你真想弄死丛刚?”

    严邦疑惑一声,“一枪蹦了他不就得了,用得着浪费那么好的东西么!”

    严邦记得:丛刚是铐住了四肢被封行朗锁在封家阳光房里的。别说用枪了,直接上刀就能把他给轻而易举的弄死!

    封行朗因长时间的饥饿,胃壁的空蠕搅得他腹部阴森森的作疼。

    也就更懒得去搭理严邦了!

    他侧卧在沙发上,用掌心抵着自己的胃,以减少疼痛感。

    “如果你不方便下手,我的人可以代劳!”

    暂停,严邦的眼眸沉了沉,“那个巴颂呢?你今天带上那条狗了没有?”

    如果巴颂今天还敢来他严邦的地盘儿,他一定让他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封行朗的面容有些泛白起来,额头上已经有少许的冷汗溢出。

    似乎这才想起了女人的好:每次用餐之前,都会软磨硬泡的缠逼着他先喝下一碗养胃羹汤。早餐晚餐亦是如此。

    自己的胃已经不见疼好久了,只是这几天女人不在,又被自己给作疼了起来。

    “你能先死出去催一下饭菜吗?”

    封行朗低厉一声,鼻间染着粗重。

    “封行朗,你它妈的也就在我严邦面前耍耍横!老子真它妈的想弄死你!”

    严邦一边嘴上骂骂咧咧,一边却已经站起身去给他封大爷催要饭菜。手下的那群安保加厨子,自然又少不了被一通好骂。

    十分钟后,封行朗开始对眼前丰盛的食物狼吞虎咽。还不断的有新菜端进来。

    严邦依在沙发的靠背上,静静的盯看着好胃口中的封行朗。

    “怎么饿成这样?要不,让老子来养你吧!保证每天让你都能吃上香的喝上辣的!”

    美餐中的封行朗连白眼都懒得赏给严邦。

    大半饱之后,才抬起眼眸朝保险柜的方向睨上一眼,“去把保险柜打开!”

    “怎么,让你吃饱喝足,还想劫财不成?”

    严邦将指间的雪茄送至唇间猛吸了一口,让浓烈的烟气在口腔里悠上几个回环,然后再霸气的吹吐出来。

    “让你去开你就去开!怎么它妈的那么多废话?”

    哐啷一声,封行朗将手中的银勺丢在了餐盘里。

    “劫财没有,但你可以劫色!”

    严邦深睨的暴躁中的封行朗,他很享受这样的沟通方式。

    “……老子不会给你第三次机会!”

    封行朗嗤声冷哼。

    “这么横?”

    严邦将手中的雪茄掐断在了烟灰缸里,“你就知道欺负我这个老实人!”

    一分钟后,起居室里传来了乒里乓啦的摔砸声。

    “封行朗,你再打老子,老子就还手了!”

    “老子是么?还手是么?来啊!那得看你的骨头够不够硬了!”

    六七分钟后,在封行朗的威逼和狠打之下,严邦还是憋屈的将保险柜给打了开来。

    估计真打下去,封行朗真会剁了他的十个手指头,一个一个的去扫描指纹。

    保险柜并没有想像中的大,也就一个立方左右。

    里面装的并非什么金银珠宝之类,而是一些杂乱无章的东西。

    封行朗拿出一个烫金的纪梵希打火机在手里掂了掂,“这东西你怎么还留着?你用这么个高科技的保险柜就专门留着装破烂的?”

    “你送的,能不宝贝么?”

    严邦从封行朗手中拿过那个纪梵希打火机,握在掌心里用指腹磨蹭着。

    “……”封行朗怔了一下。因为他已经想不起来自己有送过严邦这东西。

    只记得这东西看起来还算眼熟,应该他跟严邦还有白默每人都有一个的。

    好像是定制的,还各自刻上了三人名字的首字母。

    封行朗扫了严邦一眼,没说话。

    随之又将保险柜翻了个遍,却没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那东西呢?你塞哪儿去了?”

    “用掉了!”

    “用掉了?不是有两套的么?城南的癞头三用了一套,应该还剩一套的!”

    “怕那狗东西起死回生,所以两套都给他用上了!”

    当时的封行朗真想狠凑上严邦一记重拳。那么好的东西,真的是暴殄天物了!

    “要多久才能再搞到一套?”封行朗追问。

    “从日本空运过来……至少也要三天!”

    “那我三天后来拿!”

    封行朗怒意的将保险柜的门给甩上了。

    “你真用它来对付丛刚?”

    严邦微眯起了眼,“弄死丛刚,就相当于弄死一条流浪狗!把他的尸体往大马路上一抛,估计连个替他收尸的人都没有,犯得着用那么好的东西么?”

    严邦的剖析,在一定程度上还是相当犀利的。

    微顿,不等封行朗作答,严邦又眯眼问道:“你该不会是想拿它去对付蓝悠悠吧?听说她差点儿搞死你的女人!”

    封行朗抬眸狠盯了严邦一眼,没有应答他的问话。

    而封行朗沉默,让严邦本能的认为那是一种默认。

    “封行朗,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用那东西……真残忍!这万一你哥哭着喊着问你要人,你岂不是又得里外不是人了?!”

    严邦故意说得这般的挑衅。

    封行朗斜眸睨了严邦一眼,意味深长的冷哼:“蓝悠悠可是我的最爱,你以为我会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