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07章 要自杀的封二爷

第1007章 要自杀的封二爷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07章 要自杀的封二爷

    “老八,我想进去给我亲亲妈咪送吃的!”

    小家伙拉长着声音,卖乖的哼哼喃喃着。

    “着什么急啊!你妈咪饿了会吃你混蛋亲爹的!”

    邢八悠然的答道。他很喜欢小家伙这么匍匐在他的怀里拱来拱去的。平日里就光看着小东西跟老十二亲近了。

    “吃我混蛋亲爹?”

    小家伙想扯下邢八一根胡子来,可太短了捏不住。“我混蛋亲爹能吃吗?我妈咪又不爱吃人!”

    “此‘吃’非彼‘吃’,这是大人们之间的乐趣!你不懂!”

    邢八刮了一下小家伙的鼻子,“你妈咪正因为吃了你亲爹一回,才会有你的哦!说不定还不止一回呢!你这么任性又蛮横,估计你妈咪得吃上十回八回的!”

    “我妈咪吃什么东西了?尽说我们小孩子听不懂的话!老八你越来越坏了!我都要不喜欢你了!”

    恃宠而骄的小东西,总会拿‘不喜欢你了’当成要挟义兄们的筹码。

    “乖乖等着吧!他们完事之后,会主动出来吃东西的!”

    邢八亲了小家伙一口,满眸的宠爱之意。

    这一觉,封行朗睡得并不踏实。

    或许是这几天的惊恐和心累,怀里的女人却在封行朗的逼迫下睡得绵实。

    眷恋女人的温柔之怀,可封行朗还是依依不舍的从病床上小心翼翼的爬起身来。

    将自己温热的唇贴在女人的额前,久久之后才离开。

    里面病房的门刚一打开,邢八便有所警觉的侧头过来寻看。

    邢八的怀里蜷卧着酣睡中的小东西,还时不时的轻蠕一下自己的小嘴巴。

    “……我给你去热吃的吧。”

    里面有洗手间,这个时间点封行朗还走出来,应该是出来觅食的。

    “不用了!我出去办点事儿!”

    封行朗上前一步,将手搭放在了邢八的肩膀上,阻止了他的起身,“诺诺就劳你照顾着。”

    “这么晚还出去?”

    “嗯。事急。”

    “那你小心点儿。这凌晨三四点,最是阴气重的时候!”

    封行朗没接邢八另类提醒的话,只是在儿子红扑扑的小脸蛋儿上用指腹轻蹭了几下。

    ******

    都市的夜,从来都不甘寂寞。

    城市的道路虽不及白日的车水马龙,但时不时会有车辆呼啸而过。

    在霓虹灯的映衬下,压根没有邢八口中的阴气感,到为这座城市更添缕缕的爱昧。

    黑色的超跑如离弦之箭,朝着御龙城呼啸而去。

    入口处设置了路障。应该是新换的安保,拦下了封行朗的车。

    “新来的?”封行朗启下车窗淡问一声。

    “先生,请出示您的贵宾卡。”

    御龙城最不缺的,这是各式各样开豪车的会员。

    “你看清楚我这张脸就可以了!以后记住了:我叫封行朗!千万别拦我的车!不然你又得满申城的重新找工作了!”

    “先生,您用不着吓唬我。即便是衙门当家的过来我们御龙城,都得出示必要的通行证。”

    “封总,新来的不懂事儿,您见谅。”

    安保队长立刻赶了过来,一边连声道歉,一边将路障启开。

    “挺好的小伙子!我喜欢!”

    封行朗赏了新来的安保一声称赞,便踩下油门将超跑开进了御龙城。

    “你瞎眼了?!他可是咱们严总的心头肉!你也敢拦?”

    “心……心头肉?他,他不是个男人么?”

    “土老冒,这年头上庥,都可以跨种族了,还用分跟男跟女?!”

    “……”

    没让豹头惊动严邦,封行朗自行走进了严邦的起居室。

    严邦没睡在床上,而是大张着四肢横躺在起居室中央的沙发上。

    封行朗居高临下的盯看了严邦一会儿。探手过去想推醒他,却又顿住。

    环看了一下四周,封行朗的目光落在了起居室北角处。

    保险柜被封在了墙体里,从外观上看不出任何的异样。

    封行朗轻扣了两声,在墙壁上摸索出一个隐藏式的指纹扫描入口,按压了两次没任何反应后,他又侧过身来,将目光落在了沙发上的严邦身上。

    看来只有严邦的指纹才好使!

    十来米的距离,怎么才能将严邦的指纹弄来呢?

    其实方法也挺简单:可以把严邦叫醒,让他自己来按下指纹;或者把他的手指直接剁下来。

    问题来了:在不知道严邦录入了哪根手指指纹的情况下,难道要一个个剁下来试?

    封行朗折回了沙发边,再次居高临下的盯看着酣睡中的严邦。

    “喂,睡死了?”

    封行朗用手背轻抽在严邦的脸颊上,“你大爷来看你了!”

    “封行朗,你不跟丛刚把酒寻欢,来我这里做什么?”

    早在封行朗动保险柜时,严邦已经醒了。

    “来看你死了没有!”

    封行朗冷哼一声,“我要点儿东西,你手上还有存货吗?”

    严邦睁开了染着复杂深意的眼眸,一直盯看着单人沙发上的封行朗。

    “丛刚才是你欣赏的类型?”严邦问。

    封行朗扫了严邦一眼,似乎对他这个问题不感一丁点儿兴趣,便起身朝起居室的门口走去。

    “就走了?”

    严邦侧身看向封行朗的背影,“看来我真的很让你厌恶!”

    封行朗没搭理严邦,将起居室的门推开探出半个身去,“豹头,你家主子饿了,去弄点儿夜宵吧!简单点儿,最好弄个养胃的海参汤。”

    “好的二爷,我这就让厨子去弄。”豹头应声而退。

    封行朗再次折回起居室时,依旧没搭理严邦,而是倒在严邦刚睡过的沙发床上,闭目休憩。

    “忙什么呢?这么晚还没吃?”严邦问上一声。

    “忙着跟我老婆造人!你管得着么!”封行朗嗤之。

    严邦不再作声,只是静静的凝视着闭目休憩中的封行朗。

    他知道封行朗此行带上了很明显的目的性。即便不问,他也会主动开口。

    “那东西你手头上还有存货么?”封行朗再问。

    “什么东西?”

    “对付城南癞头三的东西!”

    “你要那东西……要对付谁?”

    “我用来自杀不行么?”

    “自杀?呵呵,”严邦生硬的冷笑一声,“你封行朗会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