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04章 魔高一丈

第1004章 魔高一丈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04章 魔高一丈

    封行朗并不知道儿子诺诺拖拽团团下水池的事儿。

    听蓝悠悠的陈述顺序,应该是发生在白公馆里。

    她竟然对白公馆里发生的这些事如此了解,但却不知道她自己的女儿被雪落带去了白公馆里?

    看来,那个幕后唆使者是经过精心安排的。

    听到封行朗询问有关v字脸面具人,蓝悠悠立刻有所警惕。

    虽说蓝悠悠也仇恨v字脸曾经开车撞逼她,以实施蓄意谋杀林雪落;但比起她跟林雪落之间的不共戴天之仇,那简直不值一提了。

    那个贱女人不但抢了她的男人,还装白莲花欺骗过众人的目光,暗地里却做出虐待她女儿封团团的事情来!团团才4岁,真是个卑鄙无底线的恶毒女人!

    即便她蓝悠悠暂时被困在警局里,能在林雪落身边留下v字脸面具人,那再好不过了!

    可要怎么说,才能替v字脸撇清关系呢?至少不能让封行朗调查出任何的蛛丝马迹!

    还是被丛刚猜对了:蓝悠悠会保全他!不会向封行朗提供任何能够查找出是他丛刚幕后指使的证据和线索!

    当然,蓝悠悠暂时还不知道v字脸就是他丛刚!

    “我觉得那个v字脸……一定是严邦!严邦要林雪落死,好跟你天长地久的在一起!”

    一石二鸟的作答!

    蓝悠悠冷冷一笑。为自己敏捷的智慧暗自赞叹。

    不管他封行朗信又不信,她只会一口咬定v字脸面具人就是严邦。反正那个v字脸戴着面具,说谁就是谁!

    “你终于承认:你跟v字脸一起蓄意谋杀我妻子林雪落了?”

    “我没有蓄意谋杀!”

    感觉到封行朗故意在圈套自己的话,蓝悠悠急忙矢口否认。

    “我再怎么的跟林雪落不和,也不会做出蓄意谋杀她的事情来!那可是死罪,我还有女儿要养呢!”

    蓝悠悠开始小心翼翼的用词,“要真想谋杀她,选在封家岂不是更好?”

    手机的作响,暂停了封行朗对蓝悠悠的套话。

    电话是林诺小朋友打来的。

    封行朗扫了蓝悠悠一眼,还是接听了儿子的电话。

    “混蛋封行朗,你在哪里?”

    手机那头传来小东西厉厉的嚷嚷直叫声。

    “亲儿子,又没大没小呢?快叫声亲爹!”

    “才不叫呢!快说,你在哪里?你是不是又要偏心眼大巫婆了?你这回再不把大巫婆灭掉,我这辈子都不要理你了!”

    小家伙愤愤的恐吓着亲爹封行朗。满满的戾气。

    “你一个熊孩子,哪来那么多的戾气呢?亲爹答应过你会将大巫婆绳之以法,就一定说到做到!”

    算是对儿子的安抚;也算是对蓝悠悠的警告和威慑。

    蓝悠悠的脸黯然了下去。狠蠕了一下嘴唇,突然尖声喊道:“你亲爹在跟我约会呢!他要让我给你当后妈!”

    说实在的,蓝悠悠这样的行为看起来着实的幼稚。明知这是轻易就能被拆穿的谎言!

    恶心一下那个小野种和贱女人也好!谁让那个贱女人扬言要当她蓝悠悠女儿的后妈呢!

    竟然是大巫婆蓝悠悠的声音?

    “封行朗,你这个大混蛋!我跟妈咪都不要理你了!再也不要!”

    手机里的小家伙上了蓝悠悠的当,更为戾气的嗷嗷直叫起来。

    逗一个才6岁的孩子?

    封行朗似乎没想到死到临头的蓝悠悠竟然还能玩出这么幼稚的戏码来?

    “行了,别瞎嚷了!我在跟警察叔叔一起审问她呢!亲爹挂了,晚上去看你跟妈咪!”

    不等小家伙再开声嚷嚷,封行朗便将手机给按了。

    “挺没意思的,蓝悠悠!”

    封行朗深睨着蓝悠悠那张不以为然的脸,“有一点儿我可以肯定:你今生再也见不着团团了!”

    蓝悠悠一惊,“你们把团团怎么样了?”

    “v字脸把团团从白公馆里劫走了!扬言让我用我亲儿子去交换……你说我还会答应吗?”

    封行朗冷冷一笑。

    蓝悠悠慌了,“什么?团团被人劫走了?不会的……不可以……团团是你大哥的亲生女儿,你会救她的对不对?”

    “我也想救团团呢!只是……我会想办法的。但我不可能拿我儿子去做交换了!只希望v字脸能够仁慈点儿,不要对一个4岁的孩子下毒手!”

    丢下这番话后,封行朗便起身离开了审讯室。

    “阚队,麻烦你了。别让任何人会见蓝悠悠!包括我哥,还有律师!”

    “你哥封立昕我到是可以拦一拦,这律师……恐怕拦不了啊。”

    “理由你来想!帮我留意一下所有试图会见蓝悠悠的人!先稳住来人,然后给我电话!”

    微顿,封行朗拧着眉头再次转身,“对了阚队,能把蓝悠悠律师的资料给我看下么?”

    “可以可以,封总这边请。”

    ******

    对于给林雪落请律师,白默表现得相当积极。

    一接到袁朵朵的电话,他就立刻去律师事务所找来了一个金牌律师赶来医院见林雪落。

    奈何不了封行朗那个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家伙,白默自然就特别的想帮助同是‘受害者’的林雪落。

    雪落并不想麻烦白默的。

    可自己的脚一时半会也好不了,而且袁朵朵都已经怀孕七个多月了;雪落实在不想劳烦她替自己跑来跑去。

    雪落的行为,让河屯相当的不满!

    求助一个外人?闹什么呢!

    河屯觉得林雪落擅作主张,根本不把他们父子俩放在心眼里!

    “白先生,我儿媳妇林雪落的事儿就不劳你费神了!我会处理好蓝悠悠的事情!”

    “可当事人林雪落并不这么认可!”

    白默并没有畏惧河屯的霸道和强势。

    “领着你怀孕的女人回去好好过日子吧!别让她见血,不吉利!”

    河屯真是一言不合就亮刀。

    什么威胁恐吓,都是他常用的伎俩。

    以白默曾经的年少气盛,非跟河屯扛上不可。

    可一想到身怀有孕的袁朵朵,他还是隐忍了很多。

    虽说女人肚子里的种没他白默什么事儿,但既然自己已经娶了她,那孩子就跟他姓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