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02章 龙凤胎

第1002章 龙凤胎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02章 龙凤胎

    果不其然,那个男人还是本能的想庇护蓝悠悠:替她找主谋,找一切可以开脫罪名的可能!

    雪落在笑,笑得牙齿都跟着打起了轻颤。

    感觉林雪落的反应有些激烈,巴颂微微敛眉:这是boss的话起作用了?

    难道说:那个蓝悠悠真是封行朗的旧爱?可蓝悠悠明明是封立昕的老婆啊?

    好吧,这不是他一个近身保镖应该去考虑的道德范畴!

    “太太,您好好休息吧,别想太多!”

    巴颂安慰林雪落的话,让邢八听得眼皮都眯在了一起。

    这个巴颂是缺心眼儿呢?还是没城府呢?怎么他的话满是挑拨离间的意味儿?

    关于蓝悠悠有可能会被定罪成的毒驾肇事,邢八他们并没有告诉林雪落。

    因为在他们看来:蓝悠悠最后会被定成什么罪,都已经无关紧要了!河屯是不会再放任歹毒的蓝悠悠留在林雪落母子身边的。

    弄死蓝悠悠对河屯来说,只不过是信手拈来的事儿。无论她蓝悠悠是有心之谋,还是无心之害,她都已经免不了死路一条了!

    所以邢八他们并没有将警方所调查出的‘蓝悠悠毒驾肇事’让雪落知道。那样只不过是徒增她的烦恼,然后又变着法儿的跟封行朗闹腾!

    林雪落闹腾封行朗,就等同于在闹腾河屯;闹腾河屯的结果就是,他们这群义子又要随着义父河屯的心情而忐忑度日了。

    巴颂的一句‘别想太多’,俨然已经起到了适得其反的作用:雪落不想太多都难!

    巴颂走后,林雪落整个人都落寂了。

    毒驾,幻觉,寻找主谋?

    那个男人正在替蓝悠悠努力的寻找开脫的办法!

    从愤怒和怨恨,转变成了这一刻的哀伤和心寒!

    瞄了一眼呆坐在病床上一动也不动林雪落,邢八的眼眸沉了沉:这封行朗真要想方设法的替蓝悠悠开脫呢?

    真不把自己的老婆当回事儿?

    又感觉不像那么回事儿!昨天的那记耳光,可是清脆又响亮!

    封行朗想调查清楚这件事儿,也无可厚非,但要是真替蓝悠悠开脫罪名,那就真有些过了!

    邢八没有出声安慰独自黯然神伤中的林雪落。

    或许是林雪落的那记耳光,让他觉得女人是个很可怕很搞搞的生物!

    他只要守护住林雪落母子的安全就可以了!其它的,还是让她自己自行调节吧!

    “邢八,我想去看看十四。你能找个轮椅过来推我过去看他吗?”

    雪落叫住了想转身离开的邢八。

    “十四还昏迷着呢,没什么好看的!再说了,重症监护室也不让进。”

    邢八委婉的回绝了雪落的请求。因为去看望昏迷不醒中的邢十四,只会徒增林雪落的伤感。

    雪落默了。久久的沉默不语。

    她很想去看望昏迷中的邢十四,可心里又恐惧不安。她真的好害怕邢十四会像邢八所说的那样成为植物人,或是终身残疾……那太残忍了!

    “好好休息吧!我义父会把蓝悠悠处理干净的。”

    宽慰一声后,邢八便离开了病房。应该是听到了病房门外传来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应该有三四个人之多,除了义父和老十二,其它应该还有两个……陌生人。

    “河先生,雪落伤得严不严重啊?怎么会这样?这该死的蓝悠悠怎么还阴魂不散啊!”

    袁朵朵担心了雪落一个晚上。昨晚获知得晚,白老爷子又心疼身怀双胞胎的她,说什么也不让袁朵朵昨夜凌晨赶来医院。更何况她还有个封团团要照顾。

    一早跟着家仆的采购车溜出白公馆的袁朵朵,正好在医院的楼下遇上了河屯。

    高高在上的河屯之所以搭理了询问的袁朵朵,完全是看在她高高隆起的身孕上。

    河屯情不自禁的想:要是儿子封行朗能再多生几个孩子就好了。一个小十五实在是太少太孤独了。这么多人都宠不过来。

    见河屯和邢十二都盯着自己的肚子看;尤其是那个邢十二,简直就是无比惊奇的目光。

    似乎在惊叹:袁朵朵这肚子怎么会大成这样?这不会裂开么?

    不仅仅是邢十二,打开病房门迎接义父河屯的邢八,也是同样惊奇不已。

    “我怀的是双胞胎,所以肚子显得特别大!”

    袁朵朵托了托自己的肚子,随口解释了一句。

    “啊,是双胞胎呢?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还是龙凤胎?”

    河屯顿时对这个话题感了兴趣。那羡慕的眼神似乎想表达:要是雪落也怀上个双胞胎,那就好了!

    “还不知道性别呢……”

    袁朵朵朝里面的病房看了一眼,“河先生,我先进去看雪落了。”

    身后,传来河屯自言自语的微叹声,“唉,要是雪落也能怀上个双胞胎,那该有多好啊!也就不用为了十五争来争去的了!”

    雪落听到了河屯的话,却只是冷生生的笑了一下。

    联想到河屯曾经逼迫她接受封团团,还要她视如己出,雪落就觉得自己的心被拧疼得利害。

    估计河屯恨不得他儿子能够遍地播下种,给他生个十个八个孙子孙女!

    “雪落,你怎么样了?快让我看看,伤在哪里了?瞧你这下巴和脖子上伤痕,都快破相了!”

    袁朵朵急切的寻看着雪落身上的伤。

    可雪落的神情却是暗沉的,淡应了一声:“朵朵你来了。”

    “这蓝悠悠怎么阴魂不散呢?还有完没完?”

    袁朵朵骂骂咧咧了起来,“封行朗干什么吃的?怎么可以任由一个疯女人对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一而再的伤害呢?”

    这一提,雪落再次沉默了。她总不能说:自家老公正想方设法的替蓄意谋杀自己妻子的女人找开脫的办法吧!那样她的心会疼死!

    “朵朵,能麻烦你家白默替我请个律师吗?要好点儿的,有经验的律师。”

    “好!我现在就给白默打电话!”

    “不急……我先谢谢你了。”

    雪落的黯然和消沉,让袁朵朵有些疑惑不解,“雪落,你怎么了?是不是跟封行朗吵架了?”

    按理说,这妻子被撞伤了,不应该是丈夫出头请律师打官司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