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01章 让雪落心寒

第1001章 让雪落心寒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01章 让雪落心寒

    封行朗离开封家时,只带了司机小胡;将受了内伤的巴颂留下再休养几天。

    巴颂正求之不得。这样他才能脫身去医院见到林雪落。

    听封行朗通话时的语调,应该是要去警局见蓝悠悠的。

    昨晚封行朗跟丛刚的对话,巴颂听得很真切:大概就是什么亲爹和旧爱的取舍!

    其实巴颂并没有完全领悟封行朗跟丛刚之间的高手博弈;但这并不妨碍他去见林雪落,并将丛刚告之他的那句话带去给她!

    【封总正努力的寻找着主谋,好替蓝悠悠开脫!】

    对于这句话,巴颂是持疑惑态度的:封行朗要去寻找主谋,也不一定是想替蓝悠悠开脫啊?!

    再则,来封家不长的巴颂,并不觉封行朗把蓝悠悠当成什么旧爱了!

    就凭上一回蓝悠悠深夜冒雨赶来这幢别墅里抢她女儿封团团的那次,任由那个林森对蓝悠悠推搡甩抛,封行朗都可以视而不见;

    巴颂便觉得封行朗对蓝悠悠不但无情,而且还相当的冷血!根本就没看出有一丁点儿的爱!

    虽说巴难觉得没有冒险去将这个句告诉林雪落的必要;但boss这么吩咐了,他只能照办!

    动了点儿小手脚,前去医院给林雪落母子送早餐的安婶便有些腹泻起来,这光荣的任务自然就落在了巴颂的身上。

    但要见林雪落,并没有巴颂想像中的那么容易。

    林诺小朋友偎依在妈咪的怀里;即便睡着了也会用一双手臂紧紧的环着亲亲妈咪的颈脖,肩负起保护妈咪的重任。

    雪落并没有跟儿子提及肇事司机是谁,可小家伙还是从义父河屯和邢十二等人的口中得知:撞伤他最最宝贝的妈咪的,又是蓝悠悠那个大巫婆!

    而且还把木头表舅撞到重伤昏迷。

    小家伙很气愤,恨不得当晚就要拉上邢十二去警局里灭掉蓝悠悠!

    耳濡目染之下,小家伙对蓝悠悠的憎恶,那是与日俱增了。这并不是当妈的雪落想看到的。

    虽说这一回雪落不会再放过蓝悠悠,但她还是不希望自己才年幼的儿子被迫搅进大人们的恩恩怨怨中。小小的人就满带上仇恨的戾气。

    这一切的再伤害,原本可以避免和扼杀的,却还是发生了;

    事到如今,雪落也不想去埋怨谁了。她要用法律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封家两兄弟可以一而再的包庇蓝悠悠,但雪落相信法律一定不会的。

    雪落早就醒了。

    温情的抚之爱着怀里蜷卧着的儿子,深深的感受着自己被儿子正需要着。

    小东西才6岁,他还离不开她这个妈咪。

    雪落真的很后怕,要是自己真被蓝悠悠给撞死了,自己才6岁的孩子怎么办?

    虽说她这个妈咪当得并不是很好,但母爱却是唯一的,是任何爱都代替不了的。

    “诺诺,妈咪爱你……好爱好爱!”

    雪落亲了亲儿子的额头,小脸,还有那偶尔轻蠕一两下的嘴巴……

    睡梦中的小东西发出哼哼声,条件反射的将妈咪雪落的颈脖环抱得更紧。

    “诺诺,差点儿就让你失去了妈咪……对不起啊,妈咪的最亲最爱的乖儿子!”

    雪落喃喃着,倾述着自己的后怕和心有余悸,也表白着自己对孩子的深爱和不舍。

    河屯让医院给雪落换了一个套间,里间是病房,外间可供家属休息会客。毕竟雪落是女人,而河屯的众义子又都是男人,或多或少有所不便。

    来送早餐的巴颂,被邢八横在了门外。

    “早餐留下,你可以走了。”

    对于巴颂,邢八是敌意的。鉴于他是邢太子的近身保镖,邢八便给了个面子,让巴颂得以将早餐留下来给封家二太太林雪落。

    “封总让我带话给封太太。”

    来都来了,boss的话还没有带到,巴颂自然不会轻易的就离开。

    “跟我说就行了!等林雪落醒了,我会告诉她的。”

    邢八还是没让巴颂进去里间看望林雪落。

    巴颂因内伤而泛着苍白色的脸庞微微揪了揪:他没想到河屯的义子竟然会如此的难搞。

    “封总说了,要我亲口把话带给封太太。”

    似乎巴颂也意识到:自己越是这样执意,邢八就越会起疑心,也就更不会让他进里面的病房去看林雪落了。

    “什么话这么机密?说出来听听!”

    果然,邢八并不打算放巴颂进来。

    他把玩着手里的一把刀:呈棱型,带血槽,刀身不反光;应该是一把改良后的军刺。

    “老八,让巴颂进来吧。我已经醒了。”

    雪落在里间的病房里听了一会儿。感觉到巴颂像是有话非要跟自己说不可,便出声让邢八放人进来。

    邢八低垂着眼睑犹豫了几秒,挥了挥手中的军刺,算是许可巴颂进去病房。只是巴颂走在前面,他悠然着步伐跟在身后。

    “太太,安婶身体有些不舒服,她让我来给您送早餐。这是安婶给您做的紫薯球和南瓜粥,还有小少爷的牛油果椰糕。”

    要清楚的记住这些巴颂自己几乎从来都不会吃的东西,还真的挺费神的。

    “安婶怎么了?”雪落紧声追问一声。

    “说肚子疼。可能是昨天晚上着凉了!封立昕回来了,老莫跟她都忙着照顾呢。”

    这是巴颂要带给林雪落的第一个信息:封立昕已经回封家了。

    “什么?封立昕回封家了?什么时候的事?”

    “就昨天晚上。”

    “那蓝悠悠呢?”

    “蓝悠悠……”

    巴颂欲言又止。他下意识的用余光扫了一眼:邢八依身在门框上,正监督着他的一举一动。

    也就是说,巴颂无法做到畅所欲言了!

    “蓝悠悠怎么了?她也回封家了?”

    “没有……封总正在努力的寻找主谋。而且封总已经调查出蓝悠悠是毒驾,可能是蓝悠悠当时出现了幻觉,才会开车不小心撞到您的。”

    “什么?说她是不小心撞到我的?还毒驾?还幻觉?他竟然还在找主谋?呵呵,他封行朗还真够有心的呢!”

    这一刻的林雪落,一口寒气直接冷到了脚底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