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000章 替蓝悠悠开脱罪名

第1000章 替蓝悠悠开脱罪名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00章 替蓝悠悠开脱罪名

    封行朗是惊醒的。

    他只在书房里眯了一会儿,便被梦魇给惊醒了。

    看着监视器上一成不变的画面,封行朗揉推了一下血丝渐染的双眸,所有所思。

    只会有两种可能:

    一种,就是自己想太多了;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丛刚掩藏得太好!

    封行朗亲眼见识过丛刚的诡计多端。将他的那些伎俩学得唯妙唯俏,而且领悟能力相当的强。

    曾经,封行朗还是很看好丛刚的。他觉得丛刚的悟性很高,比较适合留在自己的身边,去替他完成一些见不得光的高难度事件。

    但封行朗也越来越发现:丛刚是一个很难真正去驾驭的人!

    他会有他自己的思想,骨子里透着一股不会臣服于任何人的劣根性,所以封行朗并不能完全将他控制。

    丛刚一直游离在控制与无法控制之间!

    刚刚过去的两三个小时,也就是在封行朗入睡之前,他一直在思索一个动机:丛刚谋杀妻子林雪落的动机!

    丛刚跟妻子林雪落接触得并不多。封行朗记得当初还是丛刚带着林雪落赶去佩特堡将他救离的。

    当时的封行朗还是很感动的。觉得自己总算是没有白捡丛刚一命!

    而现在……

    封行朗之所以睿智出众,大部分源于他的思维模式并不会局限和固定。

    他会冷静的从各种角度去看待问题。

    就比如说现在,他突然有种想法:会不会丛刚的醉翁之意不在妻子林雪落,而是另有其它的目的和动机?因为重伤的那个人是邢十四……

    邢十四是河屯的人!邢十四的死,对丛刚来说无疑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那么问题来了,他为什么要协助蓝悠悠完全这样的谋杀计划呢?

    或许真是自己想多了!

    因为蓝悠悠想谋杀妻子林雪落的动机,简直已经到了路人皆知的地步!

    只是封行朗觉得:蓝悠悠实施不出如此周全的计策来!

    惊醒后的封行朗,揉了揉自己有些发涨的太阳穴,更深的拥在大班椅内,借着窗外丝缕的月光清理着脑海里的一些东西。

    突然,封行朗从大班椅内一跃而起,健步朝书房门口走来……却在握住门把手时,又折回了办公桌边,从办公桌上的收纳盒里拿出一把瑞士军刀后,才再次走出了书房。

    封行朗朝阳光房一路疾步而来。

    在封行朗打开那三套连锁的时候,丛刚便已经有所察觉。

    他黑沉的眉宇微微敛起:这家伙的精力可真够好的!只是不知道他又要怎么折腾自己了!

    又丛刚的敏锐,不可能不知道封行朗已经在怀疑他!

    不过怀疑归怀疑,没有证据的封行朗也只能是怀疑!不然他也不会深更半夜的又跑来阳光房里企图折腾他了。

    丛刚侧躺在沙发床上。这样的姿势便于他防备任何的突然袭击。

    就在丛刚寻思着封行朗会是叫醒自己呢,还是一脚踹醒自己时,封行朗整个人已经扑身过来,将他严严实实的压制在了他的身之下。

    还没等丛刚缓过神来封行朗的意图何为,‘刺啦’一声,瑞士军刀的刀尖便挑开了他的上衣,顿时丛刚的胸膛上狠狠的一凉……

    丛刚有些被吓着了。

    是真吓着了!

    或许封行朗踹上他一脚,或是捅上他一刀,他也不至于如此的恐惧!

    因为封行朗竟然在……竟然在割扯他的衣物。

    “封,封行朗,你想干什么?”

    丛刚问话的腔调都带上了轻颤。或许这是他有生以来从来都没有过的惊慌体验。

    封行朗没有作答丛刚的问话。他也懒得去作答。

    将丛刚的衬衣割破之后,封行朗随手便将它扯得更开更破。可以清晰的看到他起伏不定的整个胸之膛。

    “怎么?害怕了?”

    封行朗将丛刚不淡定的急促呼吸理解成那是他在害怕和恐惧。

    “封行朗,你到底要干什么?想杀了我?”

    “那你到是说说: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需要我动刀砍死你!”

    封行朗的手随即就探进了丛刚的身上,开始细致的摸查他有可能携带的任何可疑物品。

    在丛刚被封行朗锁进阳光房里的时候,他已经将丛刚的浑身上下严实的搜查了一遍。将他身上所有的东西取了下来。可惜并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物件。

    如果丛刚也参与了谋杀事件,他一定会跟外界联系。

    封行朗的手掌是温润的,但并不是很平滑,带上了浅薄的粗糙感;那只手在丛刚的上身仔细的摸寻了一遍,连他的疤痕和发际都没有放过。

    丛刚有了片刻的窒息感。可呼吸却越发的急促,胸肌起伏得也更加的剧烈。

    就像行刑之前的精神催残!

    直到……直到封行朗用手中的瑞士刀去割挑他身上的皮带!丛刚才快如闪电的用手按压住!

    “封行朗,你要干什么?”

    “丛刚,你该不会是把什么东西藏在下面了吧?”

    丛刚的心虚,让封行朗更加有把握能从他身上搜查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来。

    “你不是已经搜查过了吗?”

    丛刚低沉着声音,压制着心头的慌张。

    “对啊,我是搜查过了……但我觉得:我上一回的搜查,一定还没搜查干净!”

    封行朗拖拽起丛刚压制在皮带上的手,“你再不把手让开,老子就要连你的手一起开割了!”

    “封行朗,你这个混蛋!你别动我!”

    “怎么,这么紧张?是心虚了吧?”

    封行朗健硕的体魄,并不是丛刚想翻身就能翻身的。而且还是慌神中的丛刚。

    “你住手!我身上没你要找的东西!”

    丛刚低厉一声。他实在无语于封行朗这种卑劣行为。

    “我都还没说我要找什么东西呢,你怎么就知道你身上没有?”

    看着丛刚那恼羞成怒的模样,封行朗到是挺欢心的,“怎么?你个狗杂碎该不是害羞了吧?放心,你有的东西,我都有!而且只会比你的更强更猛!”

    听到铁链的吭啷作响声,巴颂连忙从楼下飞身而上,却见到阳光房里另一番激切无限的情景。

    这封行朗要干什么?该不会是想……想……

    巴颂有些不好意思往下想了!

    “滚!”

    丛刚愤怒的低吼声嘶嘶传出,“快滚!”

    这是让自己滚吗?

    自己要是滚了,boss要是被封行朗给……给弄了,那可怎么办?

    “快滚!”

    丛刚低厉的嘶吼声,穿透着巴颂的耳膜。

    滚就滚吧,想必boss应该对付得了封行朗的!

    虽说巴颂有些放心不下,可他能清楚的辨别出:丛刚是在让他滚!

    “让我滚也可以!除非你乖乖的配合我!”

    想压制住丛刚,的确需要一定的体力;全神贯注中的封行朗并没有发现身后悄然上楼来的巴颂。他便以为丛刚是在让他滚。

    十分钟后,丛刚还是被封行朗这个‘人渣’给剥了个光赤。

    可封行朗却没能在丛刚的身上、皮肤里,甚至于为人类所不齿的地方发现任何可用来联系的电子设备。丛刚的身上,从头到脚都很干净。

    丛刚坐在地砖上,身上覆裹着一层薄毯,目光静滞,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而封行朗则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有些想不通的狠抽着指间的烟。

    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丛刚根本就没有参与蓝悠悠的蓄意谋杀。

    又或者,这么多天来,是蓝悠悠自己想出的一套缜密的方案?

    这十多天,蓝悠悠又跟谁在一起呢?

    除了大哥封立昕,还会有谁?

    看来,必须见着蓝悠悠本人,才能获得更多更为确切的信息了!

    “怎么,觉得自己受侮辱了?”

    封行朗瞄了一眼神情呆滞且一声不响的丛刚。

    无论他怎么逼问,丛刚就是一言不发。

    看那架势,估计用铁钳也撬不开他的嘴了!

    “哐啷”一声,封行朗将手中的瑞士刀丢在了丛刚跟前的地砖上。

    “给你留把刀自杀吧!”

    言毕,封行朗便起身朝阳光房门外走去,头也不回的离开。

    良久的良久,丛刚才缓缓的抬起头,朝着封行朗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牙齿咬得咯吱作响。

    这个卑劣、低俗、肮脏,又龌龊的人渣!

    ******

    一天的晨,开启于东方的那线金色光亮的地平线。

    是唯美的,又是孤寂的。

    “封总……封总……不好了……丛刚他……他跑掉了!”

    封行朗只眯了不到两个小时,就被巴颂从睡梦中嚷醒。

    “跑了就跑了吧……他又不是你亲爹!”

    封行朗的声音染着困意的迷蒙,还不忘带上一缕冷幽默。

    其实将那把瑞士军刀丢下给丛刚,便是封行朗对丛刚的另类救赎。也算是放他一条生路。

    封行朗不清楚手无寸铁的丛刚究竟能不能逃出阳光房,但有了那把瑞士刀,他便可以游刃有余的逃走了。

    正如封行朗所预料的那样:丛刚成功的逃跑了!

    封行朗如此淡漠的反应,到是让巴颂怔愕在原地,有些接不上话。

    难道说,昨晚发生了一些不该发生的事?

    不应该啊!以boss的身手,即便被铁链束缚着,也能敌过残着一条腿的封行朗的!

    丛刚是成功逃脫了封行朗的魔爪;可留下来的巴颂却任重而道远。

    首先,他必须赶去医院告诉林雪落:封总正努力的寻找着主谋,好替蓝悠悠开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