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99章 透支健康

第999章 透支健康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99章 透支健康

    精健的体魄横躺在了沙发上,封行朗的面容有些扭曲。

    静谧,压抑着封家的整个别墅客厅。

    良久,封行朗才从沙发上抬起头来,“老莫,我哥受伤了,你扶他回房间去处理一下。”

    封立昕的鼻孔里已经有鲜血溢出。

    他本就体质孱弱,根本经不起封行朗这样重力的推搡。

    “好好。”

    莫管家见二少爷封行朗终于平静了下来了,也不由得松下了一口气。

    “大少爷,我扶您上楼吧。您鼻子流了血,我帮您看看有无其它受伤的地方。”

    封立昕没有离开,而是执着的盯看着沙发上的封行朗,良久才哑喃了一声,“行朗,对不起……”

    封行朗没有应答他的话,只是朝莫管家清冽说道,“老莫,扶我哥上楼去!”

    “好,我这就送大少爷上楼。”

    见大少爷依旧执意着不肯迈动脚步,莫管家提醒式的岔开话题,“这些天来,团团一直眼巴巴的盼望着您早点儿回家呢。”

    “团团……”封立昕的神情立刻转变过来,“她还好吗?她在哪儿呢?”

    “好着呢!二少爷和二少奶奶,一直对团团视如己出。”

    莫管家再一次搀扶住封立昕的手臂和腰际,“大少爷,老莫先扶您上楼,然后再跟您细说团团的事儿。”

    在莫管家的半哄半诱之下,封立昕最终成功的被搀扶上了楼梯。

    扫了一眼楼梯方向,封行朗从茶几的抽屉里取出了一包烟,有些急切的点上一支来深吸。

    烟雾缭绕后的俊脸,笼罩着一层他人无法看穿的深意。

    “安婶,送点儿雪落爱吃的食物去医院。顺便带上一个手机交给诺诺。”

    “好的二少爷,我这就去准备!”

    空荡的客厅里,只剩下猛抽着烟的封行朗。

    还有隐匿在边角处的巴颂。他一直朝封行朗行着注目礼。

    他想上前来提前封行朗:阳光房里的丛刚已经有两天没吃东西了!

    可他又担心如此暴躁到连他大哥都下手的封行朗,会不会迁怒到boss,然后对他又是一通暴打和侮辱?

    还没等巴颂想出一个万全之计,沙发上坐着的封行朗突然将指间的烟蒂很掐在了烟灰缸里,然后迅速的站起身来,健步如飞的朝楼上奔来。

    似乎这一刻的封行朗,已经完全忽视他那条行动不便的受腿。

    应该说,他的健步如飞,那是对健康的透支!

    巴颂暗叫一声‘不好’!

    因为他已经觉察出:封行朗是要上楼去对丛刚兴师问罪!他便连忙跟了上来。

    阳光房里的三套连锁接连被打开,封行朗看到了乖乖坐在沙发上静默着的丛刚。

    丛刚总能这般的风轻云淡。

    不管他自己处在什么样的境地里,他总能淡定如泰山盘石一般。稳稳的坐在那里,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睨视着世间的一切风云变幻。

    听到开门的响动声,他只是侧头来瞄了封行朗一眼,又正过头去思考着他自己的人生。

    封行朗二话没说,扑上前来便卡掐住了丛刚的颈脖,眼眸里露出凶狠之气。

    “狗杂碎,蓝悠悠蓄意谋杀雪落,是不是你安排策划的?”

    将一场蓄意谋杀,策划成了毒驾肇事,的确需要一定的计谋和手段。

    以蓝悠悠的清高和傲慢,她不会为自己的蓄意谋杀遮掩什么。

    这一回,丛刚反抗了。

    很好的发扬了他的骆驼精神:在两天没有吃东西的情况下,他用自己的胳膊肘撑开了他跟封行朗之间纠缠;在膝盖处积聚上力道将封行朗硬生生的给顶了开来。

    丛刚揉了揉被封行朗掐疼的脖子,低厉着声音冷哼:“怎么,你想为蓝悠悠找借口开脫罪名,也用不着将黑锅往我身上扣吧?!我谋杀你老婆干什么?我还没闲到那种程度!”

    的确,丛刚有没谋杀林雪落的任何动机!

    封行朗紧紧的盯视着丛刚的眼底,想扑捉一些蛛丝马迹,可丛刚的眼眸里只有对他封行朗的藐视和嘲讽,并无其它!

    不是他掩饰得太好,就是他真的跟这件事儿毫无关系!

    “狗杂碎,千万别让我查到这件事儿跟你有关!要不然,你会死得比我十年前捡到你时还要惨!”

    面对封行朗的咬牙切齿,丛刚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这小三要谋杀正室,完全是件太正常不过的事了!你封行朗却还能联想到其它?”

    丛刚轻蠕了一下有些干裂的唇,似笑非笑道:“你不想蓝悠悠死就直说,我完全没意见的!但这黑锅我可不背!你还是找其它人去吧!这样可信度高一点儿,也容易过你老婆那一关!”

    封行朗菲薄的唇片因愤怒而微颤,一字一顿的低嘶:

    “丛刚,你最好别跟我玩花样!蓝悠悠开的那辆黑色轿车,它是经过改装的……还有,蓝悠悠并不是从白公馆一路尾随至申大的。我想,应该是有人通知她:林雪落去了申大才对!”

    丛刚淡淡的扫了封行朗一眼,“这些你还是去跟警察叔叔说吧!真用不着跟我说的!”

    “丛刚,我会调查清楚的!”

    封行朗低声冷嘶,“我不会一而再的放过你了!让你多活了这么多年,你也应该知足了!”

    “封行朗,如果你真的想救蓝悠悠,我可以替她背这个黑锅。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丛刚顿住了后面的话,似乎在等待封行朗的反应。

    “什么条件?”封行朗问。

    “接下来,如果我要弄死河屯,你得答应不插手!”

    丛刚说出了他的条件。

    封行朗静默着。

    “怎么,很难抉择?”

    丛刚挑眉微笑,“用一个只是生物学上的亲爹,去换自己心爱女人的命,是一件完全值得的买卖!”

    几秒后,封行朗才从唇角勾起一抹冷生生的笑意。

    “一个是亲爹,一个是旧爱;这手心手背都是肉……说真的,我还真的挺难抉择的!”

    封行朗的俊脸上笼罩起一层不明朗的幽深之意。

    有些让丛刚读不透了。

    “要不,让你考虑几天?”

    丛刚笑着接过封行朗的话。

    封行朗索性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不用考虑几天了,我现在就答应你!你替蓝悠悠背这个黑锅,我答应你的条件!只是……只是我老婆那边实在有些难交差……”

    封行朗将身体朝丛刚前倾过来,一直贴近得可以将自己口中的气息喷吐在丛刚的脸颊上。

    “这样吧,你替我想一个完美的谋杀策划过程,要能把我老婆给说信服了!要不然,我老婆一定会觉得我是为了偏袒蓝悠悠,而抓你替蓝悠悠背黑锅的!她又得跟我闹腾了!”

    封行朗的这番话,着实让丛刚无语到凝噎。

    他真的很希望封行朗的这些话能让林雪落听到……

    “封行朗,你这是有多爱蓝悠悠啊?!舍不得她死不说,竟然还要找个背黑锅的去糊弄自己的老婆?我就奇了怪了:你跟林雪落离婚娶了蓝悠悠不就得了?也省得你这么幸苦了!”

    “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我有我自己的难言之隐!你只要替我想一个完美的谋杀计划,能让我老婆信服就行!”

    封行朗向丛刚追要着‘谋杀计划’。

    “你比我聪明,又比我了解你自己的老婆,还是你想吧!”

    丛刚警惕的应答着封行朗的每一句似真似假的话。

    “谋杀、栽赃、嫁祸什么的,你最在行了!还是由你来想吧!我相信你,会想出一个天衣无缝的过程,能让我老婆所相信的!”

    封行朗逼问着丛刚。

    “先去给我弄点儿吃的吧!这都饿了我两天了,也该解气了吧?!再说了,你现在不是还有求于我么?动作快点!”

    丛刚并没有跟封行朗继续上面的话题。

    因为他已经感觉到:封行朗似乎在给他下套挖坑,就等着他主动的往里面钻!

    “好,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弄吃的!”

    封行朗起身走出了阳光房。

    然而,他并没有去给丛刚真弄什么吃的,而是去了书房里的监控室。他想看看:丛刚会不会狗急跳墙的去给卫康等人联系。

    如果真是丛刚,那他就一定有联系卫康等人的方式。

    不急,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可供他丛刚‘活动’!

    等了一个多小时,都没等到丛刚做出任何有价值的动作;他只是背对着摄像头看着窗外。

    封行朗便让巴颂送些食物去给阳光房里的丛刚。

    当巴颂端着食物靠近阳光房时,便受到了丛刚警示的目光。

    “封总让我来给你送吃的……你爱吃不吃!不吃我可拿下楼去喂狗了!”

    “你家封总想让我背黑锅,却又没有任何的诚意……这算什么?”

    丛刚低沉着声音。更像是一场表演。

    “我家封总选了你,那是给你面子!别不识抬举!”

    巴颂跟丛刚的对话是完全没有毛病的。

    只是封行朗有些疑惑:前两天还为了维护丛刚跟严邦打大出手的他,这一刻对丛刚的转变……似乎生硬牵强了一些!

    巴颂打开了连锁,将装有食物的托盘放在了茶几上。

    “巴颂,封行朗付你多少佣金?只要你放我走,我加倍!”

    “别做梦了!我只会效忠于封总!”

    突然,丛刚就朝巴颂袭击过来……

    等巴颂‘好不容易’摆脫丛刚的袭击,跑出阳光房并锁上门后,他口袋里便多出了一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