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98章 被扼杀的亲情

第998章 被扼杀的亲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98章 被扼杀的亲情

    倍受惊魂和痛楚的女人,在药物的作用和男人怀抱的安抚之下,在男人的怀里哼哼卿卿的睡着了。

    封行朗吮去了滚落在女人脸颊的泪痕,小心翼翼的将女人放回了病床上。

    “诺诺呢?”

    病房门口,封行朗压低声音询问着邢八。却视而不见着河屯的存在。

    “十五被老十二送去浅水湾了。由老五守着他,很安全。”

    以为封行朗只是心切他儿子的安危,邢八便如实作答。

    “劳烦你一趟,去把诺诺接来医院守着他妈妈吧!他是个大孩子了,能承受这样的责任。”

    封行朗也想守着自己的妻子,但他还有迫在眉睫的事儿需要亲自去处理。

    邢八习惯成自然的看向义父河屯,在用目光请示。

    “老十二已经在赶来医院的路上了,我让他折回去接十五吧!这里离不开人。”

    河屯还是听顺了儿子封行朗的意思。虽说他对林雪落抽了自己亲儿子这一巴掌很不满。

    “邢八,你打个电话给邢老五,我有几句话想对诺诺说。”

    邢八又请示性的朝河屯看了过来;河屯微微颔首,算是同意了。

    手机刚被接通,就传来小东西咋咋呼呼的嚷嚷直叫声。

    “你是谁?是臭十二?还是坏老八?”

    能想像得出,作响的手机是被小家伙从邢老五身上抢夺过去的。

    “八哥又怎么惹你了?你这么说八哥,多让八哥伤心呢!”

    邢八他们一直以来对小家伙的宠溺和放任,是直接造就小家伙娇惯嚣张的源头。

    “臭十二呢?他死哪里去了?赶紧让他回来给我开门!竟然敢把我锁在屋子里,要造反了他!让我义父知道了,非扒他一层皮不可!”

    小家伙这嚣张的气焰,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足以证明其它义子们的日子,是何等的水深火热。

    “行了,你先别嚎叫了,你亲爹有话跟你说呢!”

    虽说邢八有些不舍叫停自己跟小十五这样叫嚷式的对话,但还是将手机递送给了封行朗。

    “诺诺,我是亲爹。”

    “混蛋封行朗?你怎么跟坏老八混到一起去了?”

    “你先听亲爹说:一会儿邢十二会回去接你来医院。你妈咪……她受伤了;你必须24小时守在她的身边寸步不离的照顾着她,直到亲爹赶过来!懂么?”

    “我妈咪受伤了?怎么受伤的?伤到哪里了?”

    “……你来医院就知道了。亲爹还有事情要去处理,记住亲爹的话:要寸步不离的守着你妈咪,直到亲爹赶过来!”

    “知道了……妈咪怎么会受伤的呢?该死的木头表舅又去哪里了?他怎么没保护好我妈咪啊!”

    手机那头,小家伙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小泣声。

    小家伙最最心疼的,就是自己的亲亲妈咪了。

    封行朗很清楚:有儿子封林诺寸步不离的守着妻子林雪落,也就意味着邢十二他们会有人陪着小家伙一起守着。

    这样的方式或许有些迂回,但封行朗实在不想开口跟河屯多说什么。

    封行朗赶去警局的时候,并没有见到蓝悠悠。说是被送去强制戒毒了。

    “蓝悠悠吸一毒?”

    “是的。她的尿检呈阳性。而且她在拘押期间,出现了强烈的毒一瘾发作现象。据她自己交待,她因为吸一毒出现了幻觉,才会去攻击封太太的。”

    “吸一毒出现了幻觉?”

    封行朗冷哼一声,“当时的监控视频我看过:她就是蓄意谋杀!她是一路跟踪我妻子去的申大!这不是蓄意谋杀是什么?”

    “蓝悠悠承认了她是一路跟踪封太太去的申大。但她解释说:您太太把她女儿封团团给藏起来了,她是想跟踪您太太找到自己女儿的下落!”

    “全它妈的放p!”

    封行朗低厉的斥吼一声,将手中的口供资料径直砸在了办案民警的脸上。

    “封先生,您别动怒。蓝悠悠的律师已经介入了这件案子,我们也是秉公执法。”

    “蓝悠悠的律师?这么快就找好了?谁给她请的!”

    出事才几个小时,律师就已经找到了?而且还是在被拘禁期间?

    “是你大哥封立昕!”

    封行朗的俊脸上,慢慢的聚拢起一层瘆人的寒意:是不是意味着,大哥封立昕也加入了这一场谋杀当中?

    刚从警局出来,封行朗便接到了莫管家的电话:说是大少爷封立昕已经回到封家了!

    消失了这么些日子,偏偏在这一刻就出现了?

    在赶回封家的路上,封行朗的心境是此起彼伏的。

    脑海里萦绕着女人在医院里跟他说过的话:【你念及你跟蓝悠悠的旧爱之情,念及你大哥的舍身之义,念及蓝悠悠是团团的亲生妈妈……你有没有念及过:我林雪落是你封行朗的妻子啊?】

    蓝悠悠这一回的作死,无疑是将她自己推向了死亡的深渊。

    如果封立昕也参与了这次的蓄意谋杀……

    ******

    这些日子,封立昕过得如梦似幻;他所看到的,所听到的,似乎周围的一切都是虚幻的。

    封立昕并不知道自己身处哪里,只知道自己被关在一个四角的空间中。

    大部分的时候,他只是沉睡。

    几乎快把他自己后半生的睡眠都给提前睡去了一样。

    “大少爷,这些天你都去哪里了啊?”

    面对莫管家的询问,封立昕也是懵的。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去了那里。更不知道关押他的地方,究竟是何处。那里并不冷,也不热,也不缺少食物。

    感觉到大少爷的精神状态很不好,莫管家便给二少爷封行朗打去了电话。

    封行朗赶回封家的时候,封立昕正满别墅的寻找着自己的女儿。

    鉴于大少爷的精神状态,莫管家跟安婶并没有告诉他封团团的下落,他们在等二少爷封行朗回来再做安排和打算。

    巴颂站在楼梯口,静静的盯看着满屋子寻找女儿的封立昕。他也看出了封立昕精神状态的异常。

    封立昕很消瘦很恍惚,但身体却行动自如。

    足以说明封立昕在消失的这些日子里,并没有忍饥挨饿。

    封立昕不跟他说话;巴颂当然就赖得去主动搭理他!他的任务就是要看守住阳光房里的丛刚。

    听到汽车的引擎声,封立昕连忙从楼上跑了下来。腿脚的不利索,让他看起来更像是半爬半滚。

    “行朗,团团呢?团团在哪儿?”

    封立昕急喘着粗气问。

    封行朗静静的盯看着多日不见的大哥封立昕:恍惚的神情,消瘦的面容,还有那风一吹几乎就能跌倒的身体。

    要是五年前,自己放弃了拯救他……他在另外一个世界,会不会活得更好?

    “你就只关心你自己的女儿?”

    封行朗淡淡的反问,“你怎么不问问,我的老婆和孩子现在在哪里?他们好不好?有没有生命危险?”

    “雪落?诺诺?他们……他们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封立昕恍惚的神情在一点一点的消退,似乎在慢慢的转回到正常之中。

    “哥,你这么装傻,就太明显了吧?你都已经给蓝悠悠请好了律师,难道不知道她做了些什么事儿吗?”

    封行朗在笑。笑得生冷。

    看不到任何的兄弟手足之情,更多只是审问的冷漠和疏离。

    “悠悠毒驾……撞了一个二十左右的小年青……”

    封立昕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雪落和诺诺怎么了?该不会是……”

    封行朗深深的凝视着封立昕那张微显吃惊的脸,淡淡的冷哼一声:

    “既然你装着不知情,那我就跟你讲讲你女人蓝悠悠所做的‘好事’吧。她蓄意谋杀所撞的那个小年青,是雪落的表弟;他陪着雪落一起去申大办事的。要不是他以命相搏,我妻子,也就是你的弟媳,今天就会死在申大的校门外了。”

    封立昕愕怔住了,整个人像真傻了一样,微张着无法闭合的嘴巴,不可置信的瞪大着眼。

    “悠悠她……她要谋杀雪落?”

    “别它妈给我装傻了!”

    封行朗发出一声凄厉的咆哮,“封立昕,我给过你跟你女人太多次机会了!可她却一而再的想置雪落于死地!我亲爱的好大哥,我就问你:谋杀雪落,有没有你的份儿?”

    面对封行朗的咆哮,封立昕像是思维脱节了一样,只是干巴巴的张着嘴巴,瞪大着双眼。

    他没有作答弟弟封行朗的逼问,而是抱着头蹲跪了下去。

    “封立昕,你说话啊……你有没有参与谋杀雪落?有没有?”

    封行朗一把揪起蹲跪在地板上的大哥封立昕,怒不可遏的甩晃着他摇摇欲坠的单薄身体。

    封立昕始终都没有说话,只是呆滞的看着暴躁如雷中的弟弟封行朗。

    “二少爷……你冷静点儿!”

    看到快支撑不住的大少爷,莫管家连忙冲上前来,将大少爷封立昕从二少爷封行朗的手中抱过。

    “我老莫敢用性命担保:大少爷绝对没有加害雪落太太的心!你可别忘了,当初可是大少爷把雪落太太领进封家,逼着你们相亲相爱的啊!大少爷又怎么会做出伤害雪落太太的事情来呢!!”

    莫管家用身体紧紧的保护着随时都有可能被封行朗给晃碎瘫软倒下的大少爷封立昕。

    莫管家半白的头发和封立昕流泪的脸……

    让封行朗渐渐的冷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