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88章 会有感情

第988章 会有感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88章 会有感情

    夜,静谧而幽深。

    离封行朗将丛刚禁足,已经过去三个多小时了。

    凌晨三点左右的封家,笼罩在一片静寂之中。

    连续的‘咔哒’细响,应该是开启阳光房套锁的声音。

    在阳光房的沙发床上,侧躺着一个被黑色包裹中的身影;犹如一头潜伏在黑暗中的兽。

    在不经意间,似乎就会诡异的伺机而动、扑袭过来。

    “boss……boss……”暗黑中,传来了压低声音的轻唤。

    一只手搭放在了丛刚的肩膀上;几乎是一瞬间,来人根本没看清侧躺之人的动作,他搭放在他肩膀上的那只手便被扣住,随之反剪压下。

    “你干什么?”

    低厉的责问声。

    “boss,您醒了?”

    巴颂压低声音询问,顾不得被反剪作疼的手臂。

    丛刚却没有应声,而是锐利着眼眸环看着四周。

    “放心吧boss,监控画面我已经做定屏处理。”

    所谓定屏处理就是维持着原有的画面不动,却又能保持着录制的效果。换句话说,巴颂打开阳光房进来的画面,是不会被录制下来的。

    丛刚这才将巴颂反剪的手臂给松开,低沉发令:“回自己的屋去!别让封行朗发现!”

    “放心吧boss,我刚刚从封行朗的房间经过,他睡得很沉,应该是真困了!”

    巴颂一边说,一边从身上取出了打开脚铐的钥匙。

    “不用了!”

    可丛刚却拒绝了巴颂救主心切的一片忠诚之意。

    “boss,您,您不打算出去了?”巴颂微怔。

    “我担心你的身份会暴露!”

    这蹩脚的理由。

    “应该不会的。即便我把你给放出去,封行朗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怀疑到我的头上来!只会认为是卫康他们救了你!”

    这一刻的巴颂犯了一个典型的错误:就是永远不要去劝说一个不愿离开的人离开!

    “你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丛刚另起话题,“你去告诉卫康,让他盯紧点儿林雪落!一旦有她单独出行的机会,你就让卫康先通知我,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好的。”

    巴颂领命刚要起身离开,却又顿足回头,“boss,您真不打算离开这里啊?”

    “如果我想离开,你觉得这一家子的老幼妇孺,外加一个残废能拦得了我?!”

    丛刚淡哼一声,“快去做你自己的事吧!”

    巴颂点了点头,却又忍不住的又问一声:“boss,这脚铐……您戴着挺难受的吧,要不我帮你解开它吧?”

    “不用!把钥匙还回去!”

    丛刚再一次的拒绝了巴颂的急主心切。

    巴颂很不理解boss为什么不愿意离开,而是甘愿承受着封行朗施加给他的酷刑。

    “蓝悠悠袭击林雪落,我需要回避一下!”

    或许是看出了巴颂的疑惑,丛刚这才将理由出说。

    原来是这样!巴颂恍然大悟的连连点头。

    这样一来,丛刚就有不在场的证据了。

    换句话说:蓝悠悠袭击林雪落,就跟他丛刚半点儿关系也扯不上了!他在封行朗这里,封行朗不可能怀疑到他!至少短时间里不会!

    不失为一个绝好的策略!

    只是巴颂有些不明白:以丛刚的能耐,想灭掉林雪落一个弱女人,并不比踩死一只蚂蚁难;他为何还要借蓝悠悠之手呢?难道是怕封行朗报复他?

    boss丛刚连河屯都不畏惧,又何惧封行朗的报复?

    有些事,是巴颂后来才知道的!

    然而,boss的所思所想,并不是他一个手下能够揣摩的!

    ******

    与其说丛刚是被一阵食物的香气诱醒的,到不如说他是被某个人的盯视给逼醒的。

    丛刚睁眼睛时,便看到封行朗坐在近在咫尺的小吧台上吃着重口味的早餐。

    又是培根肉之类的食物!

    虽说丛刚是个嗜血为生的人,但在饮食上,他到是挺注重养生的。

    像这种二次加工后的肉类,丛刚几乎连闻都不会去闻!

    可封行朗却是那种无肉不欢的主儿。

    只要合他的胃口,他根本就不会去考虑什么二次加工及添加剂之类的因素。

    “怎么,没抽个空逃跑?”

    封行朗悠然着声音扫了一眼四肢依旧被禁锢的冰冷铁链中的丛刚。

    “你还真以为我是神呢!能用手劈开这脚铐手铐?”

    丛刚自嘲了一声,便有些吃劲儿的从沙发床上坐直起身体,瞄了一眼托盘里的食物。

    “我不吃这个,你去给我换点儿清淡点儿的!”

    “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是阶下囚么?还想挑三拣四的?!”

    睡饱觉的封行朗,看起来格外的俊逸非凡。

    为非作歹的丛刚被他束手就擒了,剩下的就只是耍嘴皮子劝导之类的工作了。

    “不想吃就饿着吧!像你这种败类,纯属浪费粮食!”

    封行朗将一大块的培根肉煎鸡蛋塞进自己的口中,胃口极好的吃着。

    “这种加工肉,我看你还是少吃的好!”

    丛刚的这一句劝说,硬生生的把这咄咄逼人的凌厉气氛给破坏掉了。更像是两个久别的哥们兄弟坐在拉家常一样的温和。

    “可它味口好啊!至少能爽口!”

    微顿,封行朗斜了丛刚一眼,嗤声冷哼:“你它妈一个亡命之徒,还谈什么养生之道!你不觉得太讽刺了吗?”

    丛刚睨了封行朗一眼,便默了。

    也深知封行朗的这些恶习,并不是他三言两语能够劝服的。他就是这种犟得让人牙疼的主儿。

    甚至于有时候反而会适得其反!

    “说说吧,最近又憋着什么坏呢?”

    封行朗的正式盘问,现在才刚刚开始。

    “我那点儿小伎俩,又怎么会逃得过你封大总裁的慧眼呢!你不都已经调查清楚了么?”

    丛刚晃动了一下脚踝上的脚铐,微微蹙眉:不知道是在嫌弃这脚铐的做工不够精良呢,还是在嫌弃戴着它实在不够赏心悦目。

    “丛刚,你跟河屯之间的仇恨,我不会过问;你们爱着就怎么着!但你为什么要牵连到我封行朗一家?诺诺可是我封行朗的命!”

    封行朗厉声质问着丛刚。

    “当初为了你哥和蓝悠悠,你把你家还是个胚胎的小东西拱手于河屯的时候,也没你见你这么义愤填膺呢!”

    丛刚悠哼一声,一直专注着自己四肢上的脚铐和手铐。

    似乎在着手准备处理这些碍事的东西。

    这番话,触及了封行朗的逆鳞,也触动了他内心的疼点!

    “丛刚,你它妈的究竟想干什么?”

    封行朗丢砸下手中的叉子,怒不可遏的朝丛刚扑身过去。

    预知到封行朗会动粗,却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的蛮横。

    他掐卡丛刚颈脖的力道很大,几乎用上了能卡掐死他的力道。

    换了平时,丛刚或许还能抵挡得住封行朗暴戾的蛮攻;但这一刻的丛刚,四肢可是束缚在镣铐之中的,使不开力道的他,只能承受着封行朗施加给他的暴力。

    封行朗健硕的体魄硬生生的冲撞过来,径直把本就清瘦的丛刚撞了个趔趄倒地;

    良久的卡掐,一直持续了四五分钟之久。

    直到丛刚的气息微弱,一张脸涨得暗红,封行朗才松开了对他的卡掐。

    再卡掐下去,丛刚或许真会死!

    咳嗽、急喘;

    等平息之后,丛刚才嗤嗤的冷笑一声,“封行朗,看来你还是太仁慈了!你明明有机会弄死我的……可惜了,你却下不了狠手!”

    “因为在我封行朗看来:即便是捡回来的一条狗,养久了也会有感情的!”

    封行朗直视着丛刚的眼底;可丛刚却回避着封行朗这样深沉的,却又简单的目光。

    丛刚默了。

    久久的都没有开口说话。

    “丛刚,收手吧!不要再制造麻烦和灾难了!”

    封行朗掰过丛刚一直在回避的脸,让他直视自己的眼,“我希望你能像个人一样活下去!不要在活在别人的阴影里!活出你自己的人生,不需要把自己当成别人的附属品!”

    丛刚没有应声。

    但却能看出,他此时此刻的内心并不平静。

    他的喉结在剧烈的上下滑移着,压抑着什么话,却最终没有说得出口。

    门外的巴颂一直紧绷着自己的神经。他已经做好了攻击封行朗营救丛刚的准备。

    但即便是被封行朗卡掐得几乎是奄奄一息的丛刚,依旧维持着按兵不动的手势。

    幸好,封行朗最终还是放过了丛刚。

    也让巴颂更加好奇boss跟封行朗之间的关系。

    看起来,他们两个好像早就认识了一样。

    只是不太清楚,他们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故友?

    仇敌?

    ******

    池塘里的锦鲤,是白老爷子的最爱之一。

    闲暇之际,他就会坐在池塘边看着这群游来游去的生物。

    看着天上飞的,水里游的,会让人能情不自禁的放松心境。

    这些锦鲤,大多色泽艳丽。

    红白、大正三色、昭和三色、别光、浅黄秋翠、黄金、花纹皮光鲤、金银鳞、丹顶等等。

    “哇啊,好漂亮的鱼鱼啊!”

    封团团趴在池塘边,惊奇的看着这群艳丽的锦鲤。

    “团团,我们下去抓一条上来瞧瞧吧。”

    封团团仅限于赞美,可林诺小朋友看着看着就手痒了。

    他想下去池塘抓上一条来近距离的观赏观赏。像这么多色彩艳丽的鱼,他还真没见过。

    池塘里的水并不深,也就一米左右。